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247章 云州之乱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场胜利比之前任何一次来得都要轻松,可李悠的心中却是无比沉重,那些试图攻击他们的饥民难道不知道自己是鸡蛋碰石头么?他们连武器都没有又怎么和穿上这些精兵强将作战?他们必然知道,但是他们同样没有选择,要么展开攻击就饿死,要么原地等死,他们只是选择了一条必然会选择的道路罢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长叹一声来到周寿的船上问安,老先生倒是不痛恨那些饥民,反倒是对那几个领头的神棍大加斥责,“以一己之私欲而怂恿饥民谋反,这些人罪当凌迟。”

    “岳父大人,就算是没有这些装神弄鬼之辈,饥民饿狠了也是顾不了这么多的。”李悠神情黯淡的说道,好在今天杀了几名神棍饥民就退去了,若是领军的不是这些神棍而是和他们一样的饥民,这一关定然不会像刚才那般容易过去。

    “哎,近些年来天不佑我大魏,天灾不断,朝廷诸臣又只顾党争,无人理会赈灾之事,若是再这么下去,后果不堪设想。”周寿也是看不惯朝堂上那些乌烟瘴气的事情,才会在李悠的劝说下告老还乡,谁知道沿途所见比他在京中的听闻的更加严重,不由得对大魏的未来越发担心起来。

    “岳父大人,依小婿看来,天灾最多只能占到三分,剩下的七分恐怕是有人故意为之了。”李悠并不完全赞同他的观点,“不知道有多少人接着天灾的机会发财呢,粮商们囤积居奇,恶意抬高粮价,地主们借机提高租子压榨百姓;租子高了、地里没有多少收获,为了活命这些人就只能去借高利贷,利滚利息滚息之下没有一家百姓能扛得住,唯有将祖辈传下来的土地拿出去换几天口粮,再下去就只有卖儿卖女了。”

    每逢大灾大害都是底层百姓的地狱,地主豪绅的狂欢;每一次灾害过后,他们名下的土地都会多上几块,家里的奴仆、丫鬟再加上几个,而被他们剥夺了土地赶出家门的百姓,要么饿死,要么揭竿而起。

    若是在大魏依旧强盛的时候,这些灾民就像那些扑火的飞蛾,瞬间就会被大魏的军队所镇压,但是如今大魏已经失去了他们最强大的统治武器——京营禁军,再加上朝堂上纷争不断,这次的民变恐怕不那么容易被扑灭了。

    想必杨介夫等人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会通过兴办团练的建议,为他们家族在这即将到来的大乱之中保存一番实力吧?

    周寿终究是文人出身,在朝中多年担任的都是文字类的清贵之职,对于具体的行政事务并没有多少经验,听到这些也只有摇头叹气,拿不出什么应对的办法来。

    从他的船上来到另一艘船上,范蠡和姚广孝的表情却是各不相同,范蠡看着那些远去的饥民不住摇头,似乎是想起了他当年在吴越争霸时遇到的那些流民;而姚广孝面带悲悯口占佛号,似乎在为他们祈福,但目光中却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或许是因为自己的才华即将有用武之地而感到欣喜吧。

    “要击溃云州的乱兵并不困难,但若是想要彻底平定乱民就不容易了,还望两位教我。”李悠拱手问道,云州传来的信息他早就已经看过,虽说作乱的流民多达万人,但其中振振有战斗力的恐怕没有多少;即使团练还没有开始征集,凭着他所率领的三百金兵就足以从正面将他们击溃。

    别的不说,就是周伯符和他手下的一百多陌刀队一出马,吓也能将这些没有经过沙场磨练的乱民吓坏,再来两次冲杀,他们也该退散了。

    但乱民击溃起来容易,想要彻底平息乱事却是难上加难,君不见明末时,无论是孙传庭还是洪承畴,都能一次又一次的击败流民,但这些流民却在他们的一次次胜利中渐渐壮大,;李悠又干不出将这一万多人全部杀死的事情,因此如何善后就成了最头疼的事情。

    范蠡和姚广孝交换了个眼神,最后还是姚广孝出言道,“自古以来,平定乱民不外乎剿抚并用;想那些煽风点火的妖道妖僧断断不能留,必须将其斩杀;还有那些尝过了造反甜头的,日后怕是也不会想着好好过日子了,这些人也应该处死;至于剩下那些只是被携裹的灾民,还是多加安抚的好,只要给他们一条活路,他们定然不会再想着作乱。”

    姚广孝身为出家人,却没有避讳杀戮之事,或许在他看来剿灭这些乱贼,让百姓安宁的生活才是大慈悲吧?

    “要想安抚灾民就得有粮食让他们免于饿死,就得有土地让他们耕种;而如今我带的这点粮食最多够自己收下这些人吃的,既没有粮食可以救命,也没有土地给他们耕种啊。”李悠叹道。

    “此事说来困难,其实也容易。”姚广孝继续缓缓说道,“云州并非没有足够的土地,只是这些人没有地罢了,只要云州的豪绅肯分些地出来给流民耕种,他们就能活下去。”

    “可谁又愿意将到手的土地转给别人呢?”李悠摇摇头,要那些豪绅将土地分给流民,简直比杀了他们还难受。

    “主公负责统领云州军务,想把流民往那里赶还不是主公说了算?若是这些人舍不得土地,那就得这些土地变成无主之物再说吧。”姚广孝说话的语气极为平淡,但其中的意味却是杀气腾腾。

    也是啊,都到了生死关头了,若是这些人还是善财难舍的话,那就让他们抱着地契去死好了;嗯,到了云州之后先打听打听,选出几户恶名昭著的豪绅杀鸡儆猴吧,在见识过运河两岸豪绅作风之后,李悠对这些人并无好感。

    在经历了这场小波折之后,钱飒下令船队加快了速度,除非万不得已也不下船应酬了,不多时船队就到达了钱塘;钱飒带着大半船队下船回家,而李悠等人在钱塘歇息两日后重新上路赶往云州。(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