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257章 李令月的决心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少爷,太平郡主府上薛管事求见。”正在房中读的丘尚俭接到了府中仆役的通报,此时他对宫中的变故尚一无所知。

    “快请。”丘尚俭连忙吩咐道,不一会儿薛绍和男子打扮的李令月到了房之中,丘尚俭一眼就认出了李令月,眼中闪过一丝讶色,他知道李令月如此打扮定然是有要事,连忙挥退左右上前拜见,“丘某见过太平郡主。”

    “如今不是客套的时候,丘将军,宫中方才传来消息,陛下酒后落水,至今未醒。”李令月的话直接将丘尚俭砸了个头晕眼花。

    “什么!”他顿时呆住了,立刻和太平郡主想到了一起,若是李圭又个三长两短,郕王继位后他们这些曾经帮助李圭重回帝位的人那还会有什么好下场?于是连忙追问道,“太一怎么说?郡主是从那里得来的消息?”

    “是魏士良派人送信过来的,陛下尚在昏迷之中,太医也一时没什么好办法。”李令月自顾自的找了把椅子坐下,“丘将军,眼下乃是非常时刻,我等得做好准备才行。”

    “今时不同往日,我等如今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丘尚俭闻言颓然坐下,“我已经被从宫中赶出来了,手上的兵马不足五千,即使想有所作为也是力有未逮。”

    “石亨手上还有兵马,他虽然同样被逐出宫外,但他在宫中担任侍卫多年,尚有亲朋故旧留在宫中,若是瞅准时机未尝没有胜算。”李令月仍然不甘心就此认输,急匆匆的说道,“若是陛下醒来一切都好说,若是......若是陛下......杨介夫定然不肯放过我等,与其束手待毙,不如拼死一搏。”

    李令月此时表现的比丘尚俭这个男人更加果决,但丘尚俭闻言依旧是摇头,“郡主似乎忘了一件事情,如今尚在京城没有就藩的只有郕王一位王爷了,即使我等想拥立他人也没有办法。”依照大魏祖制,亲王成年后就要离开京城,前往他的封地,先皇并没有留下子嗣,李圭和郕王都是当年作为太子的候选被先皇从赵王的封地中召入京城,除此之外京城就再也没有近支宗室了。

    “此事本郡主在路上也想过了,我等必然不能拥立郕王继位。”这对他们没有丝毫好处,“京中没有宗室,但其他地方却有先皇的兄弟;除了赵王之外,先皇的三弟福王被封在南方,距离嘉州也才数百里的距离;我可以派薛绍快马加鞭赶往嘉州找到李悠,让他带兵护送福王的世子如今争夺帝位,只要我们能赶在杨介夫之前入宫,则此事尚有一丝胜机。”

    “且不说陛下能不能坚持到那个时候,这自古以来拥立新皇要么有太后的懿旨,要么有文武百官的共同决定,单靠我二人尚且远远不够。”现在丘尚俭和李令月势单力孤,即使将福王的世子推上宝座,恐怕也不能压服杨介夫等人,“到时候大魏必然会有一场混战,如今外有唐括部窥探,内有流民作乱,我大魏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更何况郡主难道认为李悠真的会按照您的意思领军回京么?”丘尚俭伸手止住了李令月要出口的话,摇头说道,“若是他真有此心,当初也不会离京而去了。”

    “这不是他愿不愿意的问题,要是郕王继位,他难道会有什么好下场么?到时候只要朝廷一道圣旨,就能剥夺了他嘉州伯的爵位,将他押入京城受死。”李令月不甘心的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天下乱象四起,而李悠又在云州嘉州开始兴办团练,以他的实力想必很快就能练出一批精兵吧?到时候手上有兵谁又敢惹他不快?更何况他还有钱家相呼应,若是朝廷真的敢颁下这样的圣旨,南方必然大乱。

    文阳贤弟和钱伯父恐怕也是看到了这一点才毫不犹豫的离京返乡吧?若是我英国公府没有勋贵之首的地位,无法离开京城,我也想回到封地去啊;丘尚俭心中叹道,当然这些话终究不好对李令月说,只能劝道,“郡主,如今唯有为陛下寻觅良医,让他早日康复醒来,拥立福王世子的事情,还是不要想了吧。”

    李圭虽然和他们已经生了间隙,但他在宝座之上念着当初的护驾之功,怎么也不会要了他们的命,可是宫门内外的那些人真的能让李圭顺利度过这一关么?丘尚俭和李令月都没有什么信心。

    “既然丘将军不答应,那本郡主就先行告辞了。”李令月抱着极大的希望而来,没想到却被丘尚俭破了一瓢冷水,心情顿时跌入谷底,当即起身欲走。

    “郡主,且再听我一句话,若是来日事情不可挽回,郡主可以逃离京城,前往嘉州,想必李悠念着往日的情分,定然会护住郡主平安。”丘尚俭起身拱手道,他也不想看到李令月在新皇即位后遭受可悲的命运。

    “去嘉州?然后隐姓埋名出家做个道姑么?”李令月面带讥讽,“我李令月若是落到这幅下场,还不如直接死了!丘将军你到时候大可以去嘉州避难,我却要留在京中和他们斗个你死我活。”

    可惜了,若太平郡主是个男儿身,我宁愿赌上丘家九族的性命,也要拥立她登上帝位啊!丘尚俭摇摇头道,“我英国公府世受皇恩,被委以执掌京营的重任,丘某是断断不会舍下这些逃往嘉州的。”

    李令月的脚步稍微顿了顿,但稍倾之后还是推开房门义无反顾的走了出去,薛绍看了一眼丘尚俭丢过来的眼神,最终默默点头似乎答应了什么,也跟着李令月离开了房。

    哎,一名女子都有这般雄心,我身为男子却还如此畏畏缩缩,真是......丘尚俭坐在房之中许久没有起身,他未尝不想和李令月一样殊死一搏,只是英国公府上上下下数千口的性命却像是一条条绳索一般束缚住了他的手脚,让他不敢冲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