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262章 婚礼提前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得马上回嘉州去,大师同我一道吧?”说着李悠就开始收拾东西,“若是陛下驾崩,举国都要服丧,到时候一切婚嫁庆典都要延后,所以我还是赶在这前面把婚事办了好了。”李圭驾崩之后大魏的形势可定会发生剧变,李悠只会比现在更忙,所以还不如趁着如今勉强能抽出时间来将婚事提前给办了。

    “主公说的是。”姚广孝不禁哑然失笑,怪不得方才想不起来这件事,试问自己一个出家人又怎么会对婚嫁之事念念不忘呢?不过他并没有答应和理由一起前往嘉州,“我还是去钱塘一趟吧,主公大婚钱老爷子总是要来的,我这就去找他让他提前动身赶往嘉州,以免延误。”李悠父母早逝,钱飒需要在婚礼上担任他的长辈。

    “嗯,如此也好。”俩人三言两语商量完事情,姚广孝先行一步,李悠又和周伯符叮嘱了一番练兵的事情,自己也带着亲随快马加鞭往嘉州而去。

    “小爵爷,这是发什么什么大事?”见李悠刚离开嘉州没多久又匆匆返回,许光立刻紧张起来,他知道若非出了大事断然不会如此。

    “范先生也在?如此正好,我们到房去吧。”李悠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将许光和范蠡带到房之中,命令亲随远远站开防备偷听,这才说道,“京中太平郡主传来消息,陛下不慎落水,如今重病不起。”

    “什么?!”许光大吃一惊,他在离开京城前也曾见过李圭几次,对他的身体状况略有了解,“如今正是秋风乍起之时,陛下身子本来就弱,落水后受冷水一激,恐怕...恐怕情况不太妙啊。”

    “不仅仅如此,我们离开京城前陛下就开始酗酒,落水前也在饮酒,酒后身子发热,池水又是冰凉透骨,情况或许比我们想得还要严重;杨介夫得知消息后立刻召集百官议事,怕是已经准备拥立郕王继位了。”李悠飞快的将事情说了一遍。

    许光闻言坐立不安,范蠡则眉头微皱,似乎在自责自己留在京中的情报系统没能及时送来消息,没等他内疚多久,李悠就对他说道,“范先生,若是京中真的有变,太平郡主和丘兄的前景恐怕就不妙了,还望范先生能通知京中的人手帮他们留意一二,若是事有不测,务必将他们救出来。”

    “属下明白。”范蠡拱手回应,他也明白若是郕王继位,肯定不会放过当初将他从皇宫中赶回郕王府的那些人,钱骅和李悠不在京城鞭长莫及,只能从长计议,于是留在京中的太平郡主和丘尚俭就成了最好的发泄对象。

    “小爵爷,还是我去一趟京城吧。”许光插话道,“许某估计到时候免不了与敌厮杀,许某这身武艺或许能派上用场。”

    李悠不禁有些意动,以许光的武艺和江湖经验,的确要比范蠡手下的人手好用些,不过略一思量就摇头拒绝了,“许先生怕是走不开啊,陛下既然重病,那我和周小姐的婚事怕是要提前了,到时候可是离不开许先生。”

    许光和范蠡瞬间就明白了李圭重病和婚礼提前之间的联系,许光点头道,“的确如此,若不赶在之前大婚,等消息传来后婚事就又要推迟了;按照周老先生的性子,若是没个名分你,他怕是不好一直待在嘉州。”

    “明日一早我就去岳父大人那里说明此事,希望他们能谅解吧。”李悠不禁感到一阵头疼,自己和周南的婚事还真是颇为不顺啊,刚商量好日子就被迫跟着李圭御驾亲征,亲征大败后又要回京夺门,接着又是离京返回嘉州,现在又遇到这样的事情。

    哎,李圭啊李圭,虽说我早就巴不得你快点归天了,但是现在你还是多坚持一些时间吧,好让我将这件事情赶紧给办了,李悠暗暗感慨。

    接着又和他二人细细的商议起京中变局的对策,以及婚礼的筹备事宜,一直到深夜才商议完毕各自散去。

    翌日清晨,李悠带着许光来到周老学士所住的院子里拜访,不过这次李悠却没有告诉他李圭病重的事情,他知道周寿为人方正,若是听闻李悠因为这个原因要将婚礼提前怕是不肯答应,所以李悠就换了一个借口,用近期云州或许会有大变,为避免到时候忙于战事耽误婚礼而请求他将婚礼的日子提前。

    在许光和李悠的共同劝说下,周寿夫妇总算是答应了下来;于是整个嘉州城都开始了紧张的忙碌,上到许光、忠叔,下到普通百姓,都在为这场提前到来的婚礼进行着各种准备。

    好在李悠和周寿都不是喜好奢华之人,婚礼的繁复程度降低了不少,再加上忠叔在李悠刚回来的时候就开始了各项准备工作,如此方才能在这如此短的时间里完成婚事的筹备。

    而这个时候,姚广孝也带着钱飒、钱骅父子赶到了嘉州,他们虽然在得知李圭病重后满是担忧,但如此大喜之事还是让他们将忧愁放到一边,喜笑颜开的向李悠道贺起来。

    经过十多天的忙碌,之前选定的良辰吉日终于到来,整个嘉州城到出口能听到喜庆的鞭炮鼓乐之声,李悠一身大红吉服,乘坐骏马来到周寿的别院,将红布盖头的周南迎进了花轿之中向嘉州伯府行去。

    到了伯爵府,行过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的大礼之后,将周南送入洞房,而李悠则留在大厅之中给道贺的宾客敬酒。

    这次婚礼李悠并未发放太多请柬,要么是钱飒这样的世交,要么是周伯符这样的亲朋,要么是嘉州的故旧;而且忠叔还提前备好了转心壶帮他以水代酒,可纵使如此也架不住总有人起哄,等到了日落该进洞房的时候,李悠已经有些醺醺然了。

    “你们退下吧。”来到洞房之中,挥手让丹青等侍女退下,李悠取过秤杆,缓缓挑开了周难的盖头,“娘子,现在该喝合卺酒了吧?”(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