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269章 你又做了什么?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太后,昨日收到漠北探子的飞鸽传,如今漠北诸部已经尊唐括部的阿鲁布为大可汗,统一在一起的漠北诸部控弦之士部下四十万,若是明年春天他们再度犯边,我大魏恐怕无力阻挡。”长乐宫中,杨介夫向太后汇报了这一不幸的消息。

    “三十万?”太后听到这个数字直接呆住了,在她看来,十万漠北骑兵就击败了三十万大魏精锐禁军,若是再来三十万那还得了?愣了好一会她才急切的问道,“杨相国,他们真得会在明年开春后进攻大魏?”

    “尚且不能确定,阿鲁布将这些新归顺的部落彻底收服也需要时间,若是有人不服他的统治,还能为大魏争取一些时间。”说到这里杨介夫也略微有些后悔当初让李圭带走了太多的京营禁军,不过若是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也会做出同样的决定。

    “重新聚集京营禁军需要多久?”太后也知道大魏的主要兵力都集中在了京营禁军之中,而这两年中京营禁军损失超过三十万,剩下的兵力拱卫京师还有不足,更别说要北上应战漠北诸部了。

    “三年,最少也要三年时间。”杨介夫早就考虑过这件事,听闻太后发问不假思索的回答,“如今国库空虚,加税筹集军饷招兵要钱,为这些士兵置办兵器、铠甲、马匹、粮草也要钱,而筹集这样一大笔钱需要时间;另外征兆士兵需要时间,训练士兵也需要时间,这些时间加起来没有三年是不够的。”

    “可是漠北诸部大概不会给我们三年时间吧?”纵使以太后浅薄的政治智慧,也能想明白其中的道理,漠北诸部又不是傻子,凭什么会放过这个大魏最虚弱的机会呢。

    “是的,太后,所以我们现在要想办法来延缓他们的进攻。”杨介夫缓缓说道,“老臣想了几个办法还请太后参详,第一,派人去漠北联络那些不满阿鲁布的部落,离间他们和阿鲁布的关系,给他们提供兵器粮草让他们发动叛乱,让阿鲁布无暇南顾。第二,重新为宣大补充兵力、修缮城防,纵使那些部落无法阻止阿鲁布,也要将他们挡在长城之外......”

    “这些办法可行么?”太后似乎看到了一线希望,不等杨介夫说完就急切的问道,“若是可行,还不赶紧去办?”

    杨介夫缓缓摇头,“只是略尽人事罢了;过去两年阿鲁布接连击败我大魏,在漠北诸部中威望极高,再加上从大魏抢去的粮食兵器,估计不会有多少人敢在这个时候触怒与他。”更何况还有熟悉大魏情况的袁章辅佐与他,杨介夫现在颇为后悔当时派出的杀手太少了,若是将袁章杀死,唐括部也不会壮大的这么迅速。

    “至于补充兵力、修缮城防,同样需要大量的钱财,而如今国库之中早就空了,为筹办先皇的葬礼和陛下的登基大典,诸位朝臣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发全俸禄了,或许等到秋税缴纳上来之后才能稍微宽松一些吧?”只是如今各地动荡不安,秋税恐怕也不一定会很顺利的收上来吧?

    “那岂不是毫无办法?”太后立刻紧张起来,顿时失去了一贯的端庄严肃。

    “还有第三个办法。”见时机已到杨介夫抛出了自己的真正目的,“或许我们可以用和亲暂时稳住唐括部。”

    “和亲?”太后迟疑的重复了这两个字,“我大魏自开国以来还从未有过和亲蛮夷的先例,此举恐怕不合祖制啊?更何况,从宗室中找出愿意去漠北的女子也不容易吧?”

    都开始考虑人选了还说什么祖制?杨介夫心中冷笑,“太后,宗室享受大魏百姓供奉已经两百余年,现在也该是他们为大魏出一份力了;不过这人选的问题的确的好好商议一番,此次和亲漠北非同小可,必须得选个胆大心细的女子才行,她将为大魏说服阿鲁布暂缓进攻,并且在暗地里挑起漠北诸部的纷争,一般的宗室女子恐怕无力担此大任。”

    “宗室之中有这个本事的怕只有太平了。”太后将京中宗室的女子细细过了一遍,翻出了杨介夫想让她说出的这个答案。不过事实也是如此,京中的这些公主、郡主说起琴棋画来活血还有人懂一些,但是牵扯到政治,她却只能想起李令月,

    “太后英明,只是太平郡主一向...一向我行我素,怕是不好说服。”一想到她杨介夫就深恨不已,若不是李令月,当初李圭也没那么容易重新坐回宝座;只是现在没了李悠、钱骅等人的兵力,她还拿什么来和自己斗呢?这样的女子留在大魏终究是祸害,还不如让她去祸害漠北呢。

    太后终究是个幽居深宫多年的妇人,并不是武则天、吕雉这样的奇女子,三言两语就被杨介夫忽悠的彻底信服,在杨介夫告辞之后,一名太监从长乐宫中出来,直奔太平郡主府上,不多时,李令月再次踏进了这座她已经许久没有进入的宫殿。

    一段毫无意义的寒暄之后,李令月一脸平静的听说着太后的话语,“......如今漠北诸部对我大魏虎视眈眈,而大魏已无多余的兵力可抵御,所以哀家想让太平你去漠北和亲,不知太平你可愿为了大魏的百姓远嫁漠北?”

    若是你还顾忌大魏的百姓,当初又为什么要勾结杨介夫召集郕王入宫?经历了诸多打击之后,李令月对大魏皇室的最后一丝敬畏也在太后打算将她牺牲之时烟消云散了,她依旧保持者平静的神色问道,“我为什么要答应?”

    太平郡主此时的反应完全出乎了太后的预料,在她的印象中太平在她面前一直是很乖巧的形象,一时间她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用杨介夫的借口说道,“宗室享受大魏百姓供奉已经两百余年,现在也该是你们为大魏出一份力了。”

    “的确如此,只是太平想问一句,同样享受大魏百姓供奉多年的您又为他们做了什么呢?”李令月冷笑道。(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