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270章 质问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什么?!”太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怕是先皇在位的时候也不会用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听过这么不客气的话了。

    “大胆,太后面前怎敢如此放肆?”一旁侍候的老太监连忙站出来喝道,他不禁为李令月的放肆捏了一把冷汗。

    “让她把话说完!”太后一阵怒气上涌,反倒冷静了下来,直直的看着李令月问道,“你方才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等宗室世代享受百姓供奉,的确该为大魏出力,只是太平想问一句,您身为太后又为大魏做了些什么呢?”知道此时即使哀求也不会有任何作用的李令月直接豁出去了,在她看来那怕被幽闭在府中也要比去漠北和亲好得多,“陛下御驾亲征之时将国事托付给您,您却任由杨介夫等人断绝陛下的粮草,向唐括部传递消息,致使三十万大军一朝丧尽,这就是您对大魏百姓的回报么?”

    “陛下困守孤城,您不仅不发兵救援,还将郕王召进宫中谋求另立新君,这就是您对先皇驾崩前叮嘱的回应么?”无视了太后死灰一般的脸色,李令月继续说道。

    “事到如今您不思励精图治、重振大魏,却将抵御唐括部的希望寄托到我一个小女子的身上。”说到这里李令月冷笑道,“莫不是您以为这两国之间的大事就和您在乡间时两户人家吵架一样,只要把女儿嫁过去就能解决?”

    “李令月!”依照大魏祖制,为了防止外戚做大,皇后、嫔妃都是从小户人家中选出,而太后就是出身于乡间的农家,只是当她被册封为皇后之后就再也没有敢提这件事了,现在李令月将此事拿来攻击太后,她立刻就变得怒不可遏起来,狠狠一巴掌拍着桌子上,直愣愣的瞪着李令月。

    “太后莫要气坏了身子。”长乐宫中的太监宫女纷纷跪下,将头紧紧贴在地上,不断地为自己不幸听到了这样放肆的话语而后悔。

    太平郡主虽然也跪在地上,可是腰板却挺得笔直,毫不示弱的迎向太后的目光,口中放肆的话语依旧不断,“听闻杨介夫里通外国出卖大魏时您不生气,说起您的出身来您却气成了这副模样,如此眼光又怎么能执掌朝政?”

    “杨相国乃是国之栋梁,断断不会做出这般大逆不道之事。”和这个桀骜不驯的后辈相比,太后似乎更加信任看起来老成持重的杨介夫。

    “若非杨介夫从中作梗,御驾亲征的大军又怎么会缺少粮草?若非杨介夫,为何唐括部十万大军进入宣大,却没有人向英国公通报消息?若非杨介夫,您又怎么会在陛下困守孤城之时将郕王接进宫来?若非杨介夫,陛下又何至于整日借酒浇愁?”李令月一连串的发问将太后问得哑口无言。

    细细想来当初李圭御驾亲征、她垂帘听政之时,正是因为杨介夫的进言才让她生出将郕王接入宫中以备不测的想法,而且她虽然不通军事,但经李令月这么一说也隐隐地觉得此事确有蹊跷。

    只是眼下还要依靠杨介夫处理朝中大事,不愿意也不敢去深究李令月话中所透露的信息,只能强行将思绪重新扭转到李令月身上;可是愣愣的看了她半天,太后却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处置才好。

    杀了她?且不说太后究竟能不能狠得下心来,光是杀了李令月之后对她名声的妨碍以及和亲漠北的人选问题就够让她头疼的了;可是如果不严加惩罚,太后的尊严何在?

    愣了半天,太后无力地摆摆手,“哀家乏了,你下去吧;安总管,送太平郡主回府,这些日子就让她在府中静养吧,就不要再出去乱走了;利用这些时间好好想想日后和亲漠北之后该怎么做吧。”

    看着太平渐渐退去的身影,太后心中涌起无尽的迷茫,难道自己当初真的做错了么?不,我当初是为了大魏才将郕王接入宫中的,形势未明之前护住大魏的血脉才是最重要的,哀家没有做错;她只能不断地用这样的暗示来让自己心里好受些。

    “郡主,这些日子您就留在府中修养吧!若是有闲人叨扰,奴婢帮您拦着。”将太平郡主送回府中的安总管一挥手,手下皇城司的人马立刻替代了郡主府护卫、门房的职责,将郡主府牢牢地掌控在了自己手中。

    “如此甚好,省得本郡主再劳累了。”太平郡主冷哼一声,径直走进府中,自从新皇登基后来她府上求见的客人明显少了许多,今日的消息要是传出去,恐怕不再会有什么客人了吧?

    自此太平郡主被太后幽闭到了自己的郡主府之中不得外出,即使连王摩诘这样深受太平郡主大恩的臣子也不敢前来拜访,往日门庭若市的郡主府彻底的冷落下来。而朝中和亲的方略已经通过,和亲使者的挑选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之中,只等人一选出就会前往漠北向唐括部求和。

    薛绍缓缓步入后花园,斥退左右侍女,来到太平郡主身后,“郡主,今日丘将军登门拜访,被安总管留下的人手拦住了。”

    “呵呵,魏士良死后他倒是抖起来了。”太平郡主笑了笑,李圭方才入殓,魏士良就在自己房中悬梁自尽了,或许他早就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采用这种方式免过了一场折磨吧。

    不等薛绍回到李令月又转而叹道,“哎,丘将军这又是何苦呢,此时他就算是不过来,我也不会说些什么。”

    “或许丘将军也知道进不了府门,他只是想借此表示对郡主的支持吧。”薛绍猜测道,对这名毫不顾忌危险上门的客人他心存感激;昔日太平郡主在京中留下无数恩惠,但事到如今敢登门的也就他这一个了。

    “嗯?什么人?”薛绍忽然止住话语,猛地将头转向墙角的花丛之中,右手也搭上了腰间的宝剑,浑身紧绷,只待稍有不对就会拔剑杀出。(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