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319章 周南的小心思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约莫一个时辰过后,顾将子方才一脸迷茫和李悠从屋子中走出来,手上多了一摞新的图纸,一直把李悠送到工坊门外才转身回去。

    “师傅,嘉州伯方才可听到我说的那些话了?”刚回到工坊,方才在教室中讲课的弟子田柯就紧张的追上来问道,他对自己的疏忽也是懊悔不已,在他看来若是真被李悠听到了,那么墨家距离滚出嘉州的日子就不远了。

    “听到了!”顾将子的回答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不过第二句话又将他解救出来,“从今往后不可再在讲学时传授墨家学说,只需讲解格致、算学及其他类似的学说;其他的学问只能挑选人才私下传授。”

    “嘉州伯莫不是没听出来?”田柯松了一口气,随即生出一股悲哀之感,难道墨家学说已经沦落到无人知道的地步了么?

    “若是没听出来岂会与我说那么久的话?”顾将子的表情有些诡异,“这为嘉州伯虽然似乎没有修习过墨家经典,但在颇多事情的看法上却与我墨家颇有相似之处。”

    虽说在兼爱、非攻等方面李悠并不太认同,可是对于墨家思想中所蕴含的科学思想,诸如逻辑学、力学、光学等方面的见识甚至还超出了墨家经典的记载,让顾将子大为惊讶;最后李悠所说的通过制造先进器械来引到天下格局的发展更是完全出乎了顾将子的想象。

    他将手中的图纸递给田柯说道,“这是爵爷给的新图纸,爵爷说这些东西足以改变天下,你和几位同门这些日子先把手头的事情放下,专心揣摩此图纸,看看是否能做出来。”

    足以改变天下?田柯抱着怀疑的心态打开了图纸,吾倒要看看这些东西真的就如嘉州伯所说的那般厉害么?

    墨家代表的是小手工业者的利益,可是在封建社会,他们的实力肯定无法和代表了地主利益的儒家相抗衡,不过他们对技术和科学的追求倒是和李悠的目的不谋而合,如果能够将这些人转化成专门的科学家,摒弃墨家学说中不合时宜的思想,或许未来会有光明的前景。

    这是一条漫长的道路,儒家的敌视,墨家内部保守派系的反扑,这些都是将会遇到的问题,但是李悠相信,终有一天他们都会被滚滚前进的巨轮碾得粉碎。

    本来只是去工坊看看,却没料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耽误了许多时间,等回到府里的时候,周南已经结束了和李令月的叙旧,坐在花园之中颇为神思不属。

    “南儿今个是怎么了?”挥手示意丹青等人退下,此处就只剩下了他们俩人,李悠走上前低下头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周南的眼神一阵儿闪烁,偏过头去避开了李悠的目光,强自镇定的说道,“相公回来了?妾身这就去为您准备晚饭。”

    咦,上次离开的时候还好好地,怎么这次一回来就如此委屈的样子?莫不是在埋怨我一回来没有先去看她而是忙着处理公务?不过周南以前似乎不是这样的性子啊?难道是因为李令月的事情触景伤情?李悠斟酌一番问道,“可是和太平郡主今日聊了有些难过?毋庸担心,只要有我在,定不会让你受到半点委屈。”

    周南欲言又止,本来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出口时却变了另外一副模样,“妾身想着太平姐姐如今孤苦一人流落在外,一时间难免有些感伤,相公不用担心,兴许过些日子就好了。”

    “如今却也比和亲漠北好得多,南儿也不要太过伤心了,若是放心不下,这几日就和她多聊聊吧。”李悠稍微放下心来,周南喜好琴棋画,也算是个文艺女青年,文艺女青年就爱伤春悲秋的,等过段时间兴许就恢复正常了。

    “这几日?”周南略感意外,难道太平郡主不是一直留在嘉州?“太平姐姐过几日就要走了么?如今她还有哪里可以去?”

    “云州有些公务上的事情需要太平郡主帮忙出谋划策,我行军打仗还算可以,可若是论起官场上的事物,就不如太平郡主娴熟了。”云州那边还有陆彬谦一家需要太平郡主去对付呢,只是李悠不想这些事情打扰周南的心情,故而没有说起,“等事情完了,她就会回到嘉州,有她作伴,你以后也就不会再寂寞了。”

    李悠的本意是说李令月可以陪着周南一起下棋作画,不想周南又有些想歪了,她勉强挤出一丝笑意,“既然太平姐姐有了着落,我就放心了,相公稍等,妾身这就去为您催促晚饭,太平姐姐应该也饿了,不如请她过来一起吧!”

    “嗯,太平郡主品尝遍了天下美食,不过嘉州也有些只有在本地方能尝到的美味,南儿吩咐厨房多备几个嘉州的特色菜。”李令月初来嘉州,作为东道主宴请与她也是应有之意,李悠并未多想就答应下来,“对了,顺便把薛先生也请来,让许先生作陪。”

    薛绍此人的能力也相当不错,因此李悠并不仅仅把他视作李令月的管家,这次宴请也把他叫到一起,而许光一路上和他们相处下来,彼此已经极为熟稔,由他来做陪客十分合适。

    李令月点头退下,不多时酒菜准备完毕,李悠夫妇和李令月、薛绍、许光五人坐在水榭之中一边观赏园景一边品味美食,言谈之间笑声不断,昔日的种种不顺在此刻仿佛已经被抛之脑后。

    宴饮结束各自回房休息,李悠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又在云州憋了这么久,现在还不容易有机会了,进房之后自是好一番折腾,卧室里传来的种种声响让在外面等着伺候的丹青听得面红耳赤,双手十指交叉,两腿扭来扭去好不难受。

    一夜无梦,伴随着鸡鸣声李悠睁开了眼睛,正准备起身忽然觉得似乎有些异样,低头一看,睡梦中的周南紧紧搂着他的胳膊,似乎生怕他会飞走一般。(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