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342章 三战三胜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嗣业,若是你与李悠过招,有几分胜算?”方才的箭术比试已经让高仙芝大吃一惊了,现在李悠又展示了一番自己的马上武艺,又添了几分震撼,他忍不住问起了安西都护府中武艺最高的陌刀将李嗣业。

    “若是马上征战尚不好说,不过要是步战的话,末将有八成胜算。”李悠翻倍的武力值依旧没有吓到李嗣业,他对自己的实力仍然有异常的自信,这也是他纵横西域多年未尝一败换来的,或许他率领的军队偶尔不小心会输给敌人,可论起武将单挑却从没有人能在他手下撑过十个回合,不是如此也留不下“神通大将”的名号。

    “经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最后一战越发的期待了。”高仙芝现在已经开始琢磨该用什么借口将李悠留在安西都护府了,手下若是有这样的大将,衣大食和吐蕃又算得了什么?到时候李悠统帅骑兵,李嗣业统帅步兵,谁还能挡得住他们?

    “昔日曾闻太宗皇帝对鄂国公云‘公执槊相随,虽百万众若我何!’我还以为是史家妄言,今日得见李都尉的槊法,吾才信以为真。”岑参此时也反应过来,忍不住击节叫好;鄂国公乃是李世民麾下大将尉迟敬德,也是当时的大唐第一猛将。

    和评演义中所记载的不同,大唐开国时的猛将尉迟敬德、程知节、秦叔宝等人所用的兵器并不是双鞭、宣花大斧和熟铜金装锏,他们其实全都用得是马槊,再往前数,三国时候的大将关羽用得其实也是马槊,而非青龙偃月刀;《三国志》记述了“斩颜良”的片段,“羽望见良麾盖,策马剌良于万众之中,斩其首还”,这分明是先用马槊将颜良刺下马,然后再割下他的首级。

    这也是从汉末开始,重装骑兵兴起所造就的结果,越来越强大的重装骑兵、披甲战马对马上兵器提出了更高地要求,具有更好破甲效果的马槊就成了骑兵的最佳选择,普通的鱼鳞锁子甲、铁圜甲、明光铠,在破甲的槊之下,一击而破,而且马槊槊杆弹性极佳,在高手手中可以轻松弹开对方架过来的兵器,同时亦能保证马槊不会因为快马冲刺的冲击力而这段,这正是李悠方才能轻松刺破实力胡鼻的甲胄,将其尸首抛开的原因。

    经过前两战,李悠展示出了自己高人一等的箭术和无可阻挡的马上武艺,接下来众人对第三战就越发的期待了。

    难道我们勇武的葛逻禄连一场比试都赢不了么?谋刺散乱现在无比的后悔自己方才为什么要挑衅对手了,可看到李悠已经翻身下马,放下长槊,拔出唐刀站在场中,他已经没了选择,只能将目光投向默啜,“眼下李都尉锐气正盛,你还是先做好防守吧,若有不支,退到一边认输就是了。”

    事到如今,谋刺散烂对获胜已经不抱希望了,他唯有指着默啜能多和李悠过上几招,好一扫方才炽俟朱斯、实力胡鼻一触击败的颓势,当然若是默啜能保住性命就更好了,经过和如此强大敌人的搏杀,还能留的一条命在,默啜日后定会成长为葛逻禄的支柱。

    “我明白了。”默啜一连严肃的走下台去,方才连续两战虽然没有消耗多少时间,可无论是瞬息三箭还是那蛟龙出海般的一槊,都需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自己或许可以乘机游斗一番,等他体力消耗殆尽的时候寻找到一丝胜机。

    见默啜这么着急就赶下台去,一旁的阿悉烂达汗等头领纷纷表示了不屑,以三打一也就算了,还连喘口气的功夫都不给人家,这些葛逻禄人简直是有辱西域诸部的名声。

    而台下的李悠虽然看出了默啜的用意,却也没有多少慌张,他的马上功夫是从冉闵那里得来的,但步战可是先后得了许光、李嗣业、戚继光等高手的传授,比之马上功夫只好不差,若默啜还是和炽俟朱斯、实力胡鼻一般水平,将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困扰。

    边令诚再次宣布了比武开始的号令,那默啜不进反退,手持弯刀围着李悠绕起了圈子,这番举动再次招致了台上和周围士兵的一片嘘声。在场的都是战场上厮杀的汉子,即使武艺不如人也敢拼命一搏,像他这般还没开始就先退后的自然被人们所看不起。

    然而他们显然嘀咕了默啜的脸皮厚度,他对这些声音充耳不闻,犹自紧紧地盯着李悠的双肩绕着圈子,而李悠见他这副模样,干脆将唐刀插在地上,双手按在刀柄上,一动也不动地等着他攻来。

    绕了几圈默啜发现即使他到了李悠的背后,对方还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样子,脸上再也挂不住了,当他第三次经过李悠后背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放轻了脚步猛地一窜举起弯刀向李悠的后脖子劈去。

    我就不信你脑袋后面还长了眼睛,能看到我这一刀!即使你能躲过这一刀,我后面还有诸多手段可以连续追击,就算要不了你的命也能让你狼狈一会儿。默啜的无耻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就连葛逻禄部的队伍里也有人开始发出了巨大的嘘声。

    可是如今点的武力值可不是这点偷袭就能击败的,李悠听到背后的风声,眼睛猛地瞪圆,大喝一声双手握住唐刀极速转身,接着扭转的腰力,唐刀如同闪电一般向默啜劈去;长刀后发先至,当默啜的弯刀距离他头顶还有一寸的时候,唐刀已经毫不留情地划开了默啜的身体。

    “好快的刀!”身子凝固的默啜僵立当场,那距离李悠头顶仅有一寸的弯刀却怎么也劈不下去了,硬挤出这几个字后,默啜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直到此时他胸口的甲胄才啪的裂开,露出一道从右肩斜向左肋的巨大伤口,鲜血向潮水一般涌出,不一会儿就湿透了默啜身下的土地。

    三名葛逻禄大将,都在一招之间被李悠斩杀,校场周围的数万人马一时陷入寂静。(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