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382章 兵部门外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次罗世绩并未就等,门子客客气气地将门包退回,斟茶让他在门房稍座,立刻进去通报;罗世绩此时才有时间打量左右,然而让他惊讶的是此前人来人往的英国公府此时却门可罗雀,门房中等候的仅有他一人而已,混不如当初丘元德在位时的盛况。

    “罗先生,我家大人有请。”不到片刻功夫,门子就回来延请罗士信入内,这若是放在以前,没有三天时间的等候他这样的小官是断然没有这种机会的。

    “呵呵,原来是张大使的机宜文字罗先生啊!”进到客厅,丘尚俭就客客气气地打着招呼,罗世绩当初在京城时曾远远地见过丘尚俭一次,谁料这才两年没见,丘尚俭看起来竟然好像老了十多岁一般。

    “多谢丘大人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接见下官。”勾管机宜文字也算是朝廷命官,因此罗世绩按照下官拜见上司的礼仪规规矩矩的向丘尚俭行礼。

    听到百忙之中几个字丘尚俭嘴角露出一丝苦笑,算起来这还是他本月接待的第一位外人,如今的英国公府早已不复当年的盛况,被用闲职挂起来的他此时简直比过气的花魁还要清闲,如今丘尚俭也没有心思过多试探,客套几句他就直接问道,“不知罗机宜有何要事?”

    罗世绩闻言立刻拱手回道,“实不瞒丘大人,如今河东讨贼军中粮草濒临用尽,下官奉张大使之命前往京城讨要粮草,只是似乎京城好像发生了些事情,下官接连拜访张大人的诸多同年好友,却接连被拒之门外,还请大人为下官解惑,好让下官知道如何应对才好。”

    丘尚俭边听边点头,听到罗世绩说完才苦笑一声,摇头道,“这些人倒也懂得明哲保身,实是不怪他们冷漠,只是你家大人如今引起了袁汝夔和王季和的戒备,闭门不见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罗机宜勿用抱怨。”

    “我家大人一直在河东剿灭乱贼,又何来得罪二位大人一说?”罗世绩听到这话不禁有些着急,这俩人掌握着张果的粮草军械拨付,若是得罪了他们自己这趟怕是要白来了。

    “此时却要从数日前说起。”于是丘尚俭一五一十地将当日朝堂上所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最后解释道,“眼下京营禁军的编练已经到了紧要关头,袁汝夔和王季和早已将此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又怎么肯放你家大人回京分润一二呢?”

    如今武将勋贵没落,掌军大权到了文官手中,于是乎像张果这样通晓兵法的文官就成了袁汝夔、王季和等人最大的威胁,加之此人一向在外任职,并非他们的同党,他们对张果多加提防也在情理之中。

    这个理由却是完全出乎了罗世绩的预料,没想到自己达人一心为国却惹上这等麻烦,“丘大人,这是从何说起啊?我家大人对袁太尉、王尚一向恭敬,万万没有失礼之处啊!”张果其实还是会做官的,兵部和太尉府的漂没张果可是没有任何反驳,此外报捷文之上也总是将朝中诸官放在前面,不吝惜分润功劳,事情都做到这份上了他们难道还要针对张果么?

    丘尚俭闻言摇头不已,事关军政大权再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在袁汝夔和王季和看来,漂没和侵吞功劳都是理应之事,绝不会因此就念着张果的好处。看到罗世绩焦急的样子,他略有不忍提点了几句,“罗机宜也勿用太过惊慌,袁汝夔和王季和还是知道一点好歹的,如今朝中能领军平贼的也只有你家大人了,他们暂且不会使出更过分的手段,卡住粮草也只是为了让你家大人稍微延缓些立功的速度,并非要将河东讨贼军置于死地,你去兵部、太尉府好生哀求几次,想必就会有粮草拨下来了。”

    “可如今河东乱贼方才被我家大人彻底击溃,正是斩草除根的好时机,若是再少有延缓,恐怕这些乱贼又会做大啊!”河南道同样灾害频发,流民到处都是,若是被这些妖言惑众的乱贼携裹流民,将又会是一场大风波。

    “这些本官就没什么办法了!”他们丘家现在手上没有丝毫兵权,丘尚俭对此完全无能为力,“罗机宜今日求见本官其实已经犯了袁汝夔等人的忌讳,好在今日本官府外并未有人看到,一会儿罗机宜还是从后门离开吧!见到其他人万勿说起今日之事,不然反倒是要坏事。”

    说罢丘尚俭将千恩万谢的罗世绩送了出去,来到院中遥望着嘉州的方向,李贤弟,还是你看得明白,这京中果然早已不是我等该留之地啊。

    既然已经知道了问题所在,那么罗世绩就知道该怎么去做了,他回到客栈之中,将自己随行携带的钱财清点一遍,暗暗摇头叹气,这点银子怕是喂不饱京中的这些硕鼠。

    可如今罗世绩也变不出银子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第二日一早他就带着张果的求粮文来到了兵部衙门之外排队等候召见。好容易排到了自己,罗世绩陪着笑脸将文和银子递过去,“下官河东讨贼军机宜文字罗世绩,送来了河东讨贼大使张大人的求粮文,还望大人通报一声。”

    “河东讨贼大使?”那名兵部官员颠了颠银子,扫了一眼文上的署名,似笑非笑的将它递回给罗世绩,“诸位上官今日已经下值了,你明日再来吧!”

    “大人,如今河东讨贼军粮草已尽濒临断绝,万万等不得啊!”听到这般推脱的话,罗世绩不禁有些急了,连忙拉着他的袖子说道。

    “哦?我可是记得我兵部拨付的粮食可是够你们河东讨贼军用到下月还有剩余的,怎么到现在就没了?莫不是你家大人贪污军需?”这名官员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难道不是你们这些人漂没的结果么?罗世绩被他倒打一耙激得心头火起,但最后还是硬生生的忍了下去。(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