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383章 怒急之下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大人说笑了,我家张大人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实在是出征在外损耗难免大了些。”罗世绩只能忍着怒气哀求道,“还望大人看在军情紧急的份上,为在下通报一番吧!”

    “说了让你明日再来,你还要如此纠缠?莫不是听不懂人话?”兵部官员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一甩袖子不管不顾的径直入内,将罗世绩丢到了衙门之外。

    你们这些国蠹!想起在许州城外挨饿受冻的张果和数万士兵,罗世绩现在恨不得将并不衙门烧得干干净净,可到最后他也只能长叹一声,无精打采的返回客栈。

    “罗兄,今日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怎么这幅模样?”刚回来就撞见坐立不安的秦士信,这几日可是把他憋坏了。

    “兵部官员不给通报,让我明日再去!”想起今日所遇到的种种和丘尚俭当初给他说过的话,罗世绩就心忧不已,这到底还要多久才能为大人求来粮草啊。

    “军情紧急,鼠辈安敢如此?”秦士信闻言哪还忍得住,回到房中拿起他的熟铜就要去兵部找那名官员的麻烦。

    “士信,你忘了当初出来时大人的叮嘱么?”罗世绩厉声喝道,如今兵部的人正要处心积虑找张果的麻烦,如果让秦士信闹将上去那还会有好下场,“若是耽误了大人的要事,你担当得起么?”

    “可他们这般样子,什么时候才能弄到粮食?”秦士信气恼地将熟铜锏丢到桌上,吓得客栈老板缩在柜台后面瑟瑟发抖。

    “这些人对大人有怨气,如今唯有我委曲求全,让他们稍微出口气好了。”人家摆明了要刁难张果,纵是罗世绩智谋过人,遇到这种事也没什么好办法,。

    第二日的遭遇比昨日更甚,罗世绩一大早就来到兵部衙门门外等候,排在了第一位,可那名小官对他却视若未见,不断将排在他后面的官员领入兵部衙门之中;罗世绩知道对方是要出气,于是愈发的恭敬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可一直到今日下值,也没有一个人搭理他,就在兵部的大门准备关闭时他终于忍不住了,上前陪着笑脸问道,“大人,还请您行个方便给在下通报一声吧!”

    “各位大人日理万机,又哪有时间来理会你这点小事儿?还是明日再来吧!”或许看他还算恭顺和银子的份上,这人倒也没有直接发火。

    明日复明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结果啊,饿了一整天的罗世绩根本无心用饭,依旧无奈地返回到客栈之中,琢磨着明日会是怎么一番遭遇。

    “今日那群兔崽子依旧没有让你进去?”看到他这幅样子,就算是性格粗豪的秦士信也猜出了今日的结果。

    “他们让我明日再去。”罗世绩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说话了,连日来的遭遇让他愤懑难当,如今到底是什么世道,忠心为国却只落得如此下场。

    “明日我和你一道去,若是他们再不搭理,我就去皇宫门口敲登闻鼓告御状,请陛下为我等做主!”秦士信直接吼了起来。

    “士信,你想让大人下狱么!”罗世绩顿时急了,连忙将他拉回客房之中,关好门窗说道,“你莫不是平日里说听多了?竟然想出这等办法来?”

    “说先生老是说皇帝都是圣明的,都是被这些奸臣坏了事,如今他们为难大人,我去找皇帝告御状又怎么了?”秦士信犹自梗着脖子说道。

    “皇帝今年才多大?他又懂什么?”现在没有外人,罗世绩也不怕说些大胆的话,“如今朝政尽在杨介夫之手,而杨介夫和袁汝夔、王季和乃是一丘之貉,你若是去告御状,不仅帮不到大人,还会连累大人下狱!”

    “不是还有太后在么?难道太后就管不了杨介夫?”秦士信弄不明白。

    若不是杨介夫,太后垂帘听政的位置又怎么会坐得稳?只是这些话却也不适合说给秦士信听,罗世绩安抚道,“这些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明日再去兵部哀求,那许州知府也是世家子弟,想必兵部也不想看到乱贼在许州做大。”

    好不容易将暴躁的秦士信安抚下去,罗世绩暗暗地盘算起如今河东讨贼军中剩余的粮草,不仅越发的心焦了,翻来覆去几乎一整夜没有睡着。

    当他第三次来到兵部衙门门口,衙门官员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你算是个懂事的,后面等着去吧。”

    罗世绩依旧恭顺地来到了队尾,耐心地等候兵部的传唤,从早晨等到中午,再从中午等到日落,终于再次轮到了他,那名官员见他态度不错,也就顺便多说了两句,“你回去吧,明日再来,我估计明天大人大概就能抽出时间见你了。”

    “大人!”罗世绩扑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俗话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可是为了能早一天拿到粮草,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当即揪住这名官员的衣角哀求道,“如今河东军已经快要断粮了,还望大人念在在下这几日还算恭顺的份上,进去通报一声吧!”

    大庭广众之下罗世绩来了这一手,顿时将这名官员摆在了风口浪尖之上,弄得他好像是在刻意刁难对方一样,虽然事实也是这样,可他也不想弄得广为人知,情急之下他直接伸脚踹向罗世绩拉着他衣角的手,“我都说了让你明日再来,你还想怎地?”

    右手被皮靴踹中,可罗世绩依旧不肯送手,仍然苦苦哀求着,可是他忽然听到身后一阵风响,一条大汉猛地从他身后窜出,定睛一看却是被罗世绩严令留在客栈的秦士信,他一把揪住那名兵部官员胸口的衣服,抬起醋钵大的拳头就要打下去,“你这贼厮鸟,竟敢如此刁难我家罗兄弟!”

    这一下几乎吓得罗世绩魂飞魄散,在兵部衙门门口殴打朝廷命官,这还能有好下场,他连忙一把抱住秦士信的胳膊,“秦兄弟万万不可啊!”(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