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385章 暗流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好汉子!”现在秦士信身上伤势颇重,故而马车只能缓缓前行,所到之处人们纷纷给让开一条路来,不断有人发出赞扬,无论何时何地,像秦士信这般有骨气的好汉子总是让人敬佩的,或许用不了多久,他的大名就能传遍京城吧。

    “如此铮铮铁骨,真不愧为我大魏的好男儿!”街道旁边的茶楼之上,一名提前来京准备恩科会考的士子击掌赞道,可惜他的话却没有赢得多少响应。

    “不过是一丘八而已,又如何当得起好男儿三个字?”当即就有一同来京赶考的士子反驳道,“来年琼林宴上簪花的方是好男儿!”

    “于兄说的是,此等匹夫不通经义,不知礼仪,仅有一番血勇而已,又如何能与我等读人相比?”这俩人的话顿时引起一片赞同,纷纷凑在一起推杯换盏,只留下称赞秦士信那人站在窗口边目送着他的马车远去。

    “士信,你这又是何苦呢!”附近的医馆之中,罗世绩一边看着大夫剪开秦士信背后的衣服,小心翼翼地给他清理伤口、敷药,一边说道。

    “兄长是何样人物?又岂能受这般小人的羞辱?小弟实在是看不过眼,若不是兄长拦着,小弟今日定要打得他满面开花!”秦士信忍着疼痛,依旧是一副愤愤不满的样子。

    “你当我就愿意如此?”罗世绩看着他死不悔改的样子,本想发怒,可是见到秦士信背上如此严重的伤痕,怒气瞬间消散,只余下了诸多不甘,“我已经打听清楚了,张大人战功太过显赫,已经引起了朝堂上诸位重臣的不快,这名小官不过是他们推到前面来敲打大人的,若是咱们应对稍有不恭,就会给大人惹上大麻烦!若非为了大人着想,我早就取下他的狗头了!”罗世绩又想起了当日丘尚俭对他说过的话,一时激动之下不顾还有外人在场,就将他屡受刁难的缘由说了出来。

    罗世绩本人亦是文武双全之辈,少年游学之时就曾手刃拦路抢劫的匪徒,若不是他忍辱负重,那还有那名兵部主事的活路?

    “张大人为剿灭乱贼披肝沥胆,这般奸贼却如此刁难,老天何其不公啊!”想起张果领军平叛时与众士卒同吃同睡,殚精竭虑的场景,秦士信虎目圆瞪,这位方才受刑时都没有红下眼圈的铮铮铁汉泪如雨下。

    “兄长,是我今日冲动了!该不会坏了大人的要事吧?若是如此,小弟甘愿向那小人负荆请罪。”秦士信咬紧牙关说道,他的尊严固然不可轻辱,但若是为了张果,他甚至愿意向这些他素来瞧不起的小人低头。

    “无需如此,今日我探得他的口风略有松动,想来明日就该能拿到粮草了。许州知府毕竟是清河崔氏的子弟,他们是断断不会让他身处险境的!”罗世绩同样双目通红,自己兄弟受了这般折磨,他的心里又如何会好受?他已经将那名兵部主事的面容牢牢印在心里,若是将来有机会,定要他偿还今日种种。

    “好了,老夫悬壶多年,尚从未见过受了三十杖责还能像这位好汉一般还能保持清醒的,若是放到一般人身上,怕是早就丢了性命。”大夫也对秦士信的刚强大为惊讶,“你背部的骨头断了两根,我已经帮你正好,伤口也都敷上了药,切记三月之内不得下床与人动武,按照我开的房子小心调理,将来自可痊愈。”

    “三个月不能与人动武?”秦士信大有难色,这简直就是要了他的老命了,张大人还要追击残寇,自己莫不是只能看着?

    “多谢大夫!”罗世绩付完诊金,将秦士信扶上马车趴好劝道,“接下来都是些小仗,有我照看者出不了事情,你就安心养伤吧!”说罢带着秦士信往客栈而去。

    与此同时,兵部尚王季和的府中,也说起了今日兵部衙门之外发生的事,王季和把玩着一支通体碧绿的如意,和自己的幕僚徐志先说起了今日的事情,“......罗世绩肯为张果任务负重,秦士信刚硬如此,都是难得的好汉子啊,若是肯为我所用,来日必能成就一番事业。”

    “只可惜他们先遇到了张果,像这般好汉怕是不容易该奉他主。”因为献上团练一策而深受重用的幕僚徐志先答道,这俩人让他想起了远在嘉州的许光,“东主若是有心,不妨明日就将粮草如实发于他们,好先行结个善缘,来日未尝没有机会。”

    王季和斟酌片刻,“明日也是该发放粮草的时候了,只是要如实发放怕也不易;这张果屡立大功入了太后的眼,若不是袁太尉出言阻挠,此时怕早已返回京城另有重任了!京营禁军早已被袁太尉视为囊中之物,又岂会让他轻松还京?所以才使出了这般手段想要将他拖在河南道,粮草明日定会发放,只是发多少就不好说了!”

    徐志先知道自家东主方才接任兵部尚不久,兵部上下都是袁汝夔的人手,想要瞒过袁汝夔接好张果绝无可能,他略一沉吟说道,“大人若是能帮,还是帮一点的好!”

    “哦?此言怎讲?”王季和闻言一顿,放下如意凝神问道。

    “东主,如今朝堂上的勋贵虽然被一扫而空,朝政大权尽皆掌握在杨介夫之手,但杨介夫如今已经年逾古稀,他还能再掌多久的大权?”徐志先压低了嗓音,“杨相国之后,又会是谁出任宰相一职?”

    这些年杨介夫为了平衡朝中势力,或拉或压,致使朝中除他之外并无一人足以服众,王季和虽然是信任的兵部尚,但比起袁汝夔、胡松年、卢承庆这些人来却也不差多少,若是杨介夫还能坚持一两年,等他吃下兵部未尝没有这个机会。

    “杨介夫能独掌大权,除了资历老手段高之外,还因为袁汝夔在兵部任上帮他捏住了京中的兵权,东主若想有所作为不可不考虑这些。”徐志先声如游丝,“这张果并非杨介夫一党,正和东主所用。”(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