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00章 终于来了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物却不是我带进来的!”陈少阳矢口否认,他断不允许屎盆子扣到自己跌头上来。

    “不是你带进来的又怎么会在你的考篮之中?”考官眼中闪过兴奋地光芒,按照大魏律,在会试中夹带将会被驱除考场,夺取此前获得的功名,永不录用,以下三代不得科考,陈少阳的科举之路算是毁到了自己手里,今日之后自己就等着升官了。

    “想必大人比学生更清楚。”陈少阳已然明白这是有人蓄意陷害自己,他出身微寒不会有人帮他说话,此时几乎已成定局,所以他说话也越发的不客气了。

    “考场之中严禁喧哗。”主考闻讯也立刻赶到此处,看着他二人问道,“你等何事争吵?”

    “大人,下官发现这名考生在考篮之中藏有夹带,这是下官方才从他考篮之中翻出来的。”说罢他恭恭敬敬地将那本小册子递给主考。

    “清河房的手艺,若非他们家其他人想要将《尚》写的这么小怕也不容易。”这名主考官也是眼光毒辣之人,当即就认出了这本小册子的出处,正是京中有名的科举作弊道具供应商清河房的作品,旋即他挥手道,“既然抓住现行就记下姓名、出身履历赶出去。”

    “大人,学生不服!”眼看着考场中的兵丁扑过来要把自己拉出去,陈少阳知道自己再不做些什么就晚了,他双手抱着桌板死死不肯放手。

    “人赃俱获你还有何话可说?我劝你还是乖乖的出去,要不然就休怪本官辣手无情将你押到贡院之外枷号示众。”像他这样被查出来还死不改口的考生见得多了,主考现在只想将他早点赶出去以免影响其他考生。

    “大人,敢问此可是《尚》?”陈少阳却好像还抱着万一的心思,飞快地辩解道,“学生将《尚》倒背如流,又何须画蛇添足?大人若是不信学生可现在就默写,如有一字错误,大人再罚不迟!”

    陈少阳虽然还称不上过目不忘,可《尚》乃是儒家必学的经义,他早就将这两万余字背的滚瓜烂熟,却也比不害怕默写。

    只可惜主考却不肯给他这个机会,“左右,还不将他赶出去,其他诸考生还要答卷呢!”说罢几名士兵当即如狼似虎般的扑过来,将陈少阳从号房之中拖走,同一房的考生胆寒之余却也为少了一名竞争对手而稍感庆幸。

    陈少阳被士兵架起拖到贡院门口丢将出去,更有一名考官大声喊道,“此考生携带夹带入场,如今人赃俱获,现逐出考场,日后将夺取他的功名,永不录用,以下三代不得科考,尔等须谨记今日之教训,日后应考之时不得心存侥幸。”

    人群之中轰的一声炸开,各种鄙视辱骂的话扑面砸来,陈少阳只能无力的辩驳着,“我没有夹带,《尚》我可是倒背如流、倒背如流啊!”只可惜他的声音在这般嘈杂的环境中完全无人理会,他一口气喘不上来忽然晕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客栈之中,薛玄台、李伯禽等人见他醒来立刻围了过来,毫升一段安慰,他们对陈少阳的人品、才学知之甚深,知道他是不会做出来这般事的。

    终究还是有人明白自己的冤屈,陈少阳心里才算好了些,可一想到不仅自己的科举之路就此断绝,还连累以后三代都不能参加可靠,他就悲从中来失声大哭。

    “此事必定是那袁汝夔的报复。”薛玄台等人也是一战胆寒,那日他们也在队伍的最前方,和袁汝夔是照过面的,既然你陈少阳落得这般下场,他们也不会好过,“我等当在天下士子中揭露此事,好还陈兄一个公道。”

    只是这次却没有多少人响应,现在考试还有两场,众人都是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谁有肯再冒着危险为陈少阳出头呢?哭过一阵儿的陈少阳也冷静下来,他出言劝道,“诸位勿要冲动,如今会试尚未结束,诸事当以此为重,等会试结果出来时,但有不公吾等再联络众士子一起讨个公道。”

    于是此事就暂且放了下来,陈少阳整日在客栈之中思索对策,薛玄台等人则依旧专心备考,只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又怎么能安下心来?

    好容易熬到了放榜的时候,众人挤上前去一看,今科三百余名高中之人中,却没有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名字,当初前往丹阳门外叩阙的士子仅有寥寥数人名留皇榜,贡院之外顿时为之大哗。

    这分明是袁汝夔对当日叩阙一事的报复!落第的士子们哪肯干休,纷纷开始了串联,试图再次前往丹凤门外鸣冤告状,可是这次却没有那么容易了,朝廷对此早有预料,皇城司、五城兵马司紧急行动起来,对他们严加提防。

    就在京中双方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另一个消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盖过了科举弊案,只可惜这个消息却未让这些日子焦头烂额的袁汝夔稍感轻松,因为漠北诸部终于挥师南下了,边关已经被他们又一次攻破,阿鲁布亲自领军,袁章随行,一共二十万大军已经进入宣大,三日之间失陷城池二十三座,宣大边军竟无一丝还手之力。

    京中百姓早已没了谈论科举弊案的心思,有些胆小之人甚至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难逃,而留在京中的也赶紧四下抢购粮食以备不测。

    二十万大军!去年十万大军就横扫了三十万京营禁军,如今数目直接翻翻,那还得了?袁汝夔深恨自己当初为何没有借着叩阙引退,这次他想逃过此劫恐怕比上天还要难。

    而卢承庆一方也没了幸灾乐祸的心思,漠北诸部兵势之威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只怕不会再像之前两次一样劫掠几个州县就能结束的。

    远在嘉州的李悠也收到了冰台的飞鸽传,他走出大门来到城外看着那些虎虎生威的士卒,或许不久之后你们就要发挥作用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