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13章 劫营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说,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大胆,此乃陛下所颁发的圣旨,尔等莫非要抗旨不尊?”传旨的太监被吓了一跳,立刻色厉内荏的喊道,并给张果看了圣旨上的玉玺、宰相的附署,以显示这是一份完全合法且不容辩驳的圣旨。

    “这位公公。”张果忍下怒气将他拉到大帐中央的桌子前,上面摆放的是京城四周的地图,通过这两日的观察,张果已经在上面标注了漠北大军的分布位置、士兵多寡等信息,他手指着地图试图说服对方赞同自己的策略,“公公请看,此处乃是北虏存放粮草之所在,二十万大军之所需有半数堆放于此,而守卫此处的北虏仅有万人,且并没有多少鹿砦、壕沟阻拦大军,只要大军趁夜偷袭,必可一举焚毁北虏的粮草,而没了粮草,北虏只能不战自退,到时候再衔尾追击定能大胜!”

    这并不怪袁章没有防备,他本来在存放粮草的大营南边安排了万余骑兵防备四周,奈何这位万夫长看着别人抢劫眼热,就带着自己麾下的兵马跑到其他地方抢劫去了,每次抢回来的东西他总记得给看守粮仓的部落首领分上一些,因此对方也不时替他打打掩护,所以袁章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布置出现了漏洞,却没想到这个漏洞被张果给抓住了,若是按照他的策略进行,大魏未尝没有机会。

    见传旨的监军沉默不语,张果接着劝道,“此战若能获胜,公公当居首功,日后升任司礼监当不在话下,且北虏掠夺成性,营中必有大量钱财,还望公公到时候能帮忙请点一二。”为了得到作战的许可,张果甚至放下了对太监的偏见,拿出升官发财这两件事来诱惑他。

    可这位监军太监却丝毫不理会张果的好意,宫中之人和外面的文官思维方式是不大一样的,外面的文官更重视立功,而内臣们则更担心犯错,张果的决策或许可能成功,但若是失败了他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和他沿途所见的北虏大军想比,张果的河东讨贼军看起来就和叫花子一般,以他浅薄的认识,显然不看好张果的前途。

    “陛下既然有旨,尔等只需遵从便是。”监军太监用尖细的嗓子喊道,“若是尔等贸然出击,误了朝廷的议和大事,该当何罪?”

    “议和!能战方能和!此中道理朝廷难道不明白么?”勤王以来听到的各种消息,让张果对京城的皇帝和文武百官越发的失望了,如今眼看着唯一的希望也要在这名监军太监的组织下化为乌有,张果顿时怒发冲冠,“蛮夷畏威而不怀德,若是此战大胜,北虏见识到我大魏的实力就算要议和,条件也会宽松许多;反之若是我等一再让步,北虏只会认为我大魏软弱可欺,到时候莫说索要钱粮,说不定连京城都会被他们打下来!”

    “这些事情咱家不懂,咱家只知道陛下发了圣旨,让各勤王军不得骚扰北国大军,若张大使想要率军进攻,本监军定要奏明太后和陛下,严惩不贷。”在他浅薄的认识里,圣旨就是天,全天下没有人敢违背太后和皇帝的旨意,在表明自己的态度后这名监军又好言劝道,“张大使,如今朝中已经和北国国师商量的差不多了,不日即可达成盟约,到时候北国大军自会退去;您率军勤王的忠勇陛下都看在眼里,日后定有封赏,又何必冒着风险和那些凶神恶煞一般的蛮夷拼命呢?”

    “吾辈受百姓供养,为得就是守护大魏子民不受蛮夷盗贼之害!”张果沉默半晌,似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如今北虏攻入大魏,一路烧杀抢掠,朝廷衮衮诸公不仅不思低于北虏,还要卑言屈膝向蛮夷求和,我张果耻于与此辈同列朝堂。”

    “此乃圣意,张果你莫非想要抗旨不成?”监军高高举起手中的圣旨。

    “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朝廷既然命张某上京勤王,张某自会想方设法击溃北虏以解京城之围,若是陛下想要责罚,且等此战之后再说吧!到时候愿杀愿剐张某认了就是!”张果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来人呐,送这位公公回城去,明日夜间尔等与我一同杀贼去!”

    “末将尊令!”秦士信大声喊道,张果今日的表现让他狠狠出了一口恶气,而罗世绩则紧皱眉头,似乎在担心张果日后的下场。

    将监军丢到营外,河东讨贼军的大营之中开始了紧张的准备,士兵们取出刀枪在磨石上将其磨快磨利,马夫们细心地检查着没每一匹战马的鞍具,张果和秦士信、罗世绩一遍又一遍的推演着漠北大军可能出现的应对策略......此外,几名使者匆匆赶往李悠的营地,此战人数越多越好,因此张果将希望寄托到了李悠身上,京城周围的勤王军中,也只有李悠的军队能让他看得上眼了。

    一个时辰之后,前往求援的使者带回了一个坏消息,“大人,嘉州伯拒绝了出兵,还劝您暂停进攻北虏的打算,他说...他说如今朝中一心求和,而大人方才已经将计划告知监军,若是依旧照原计划行事,恐怕北虏会提前知晓。”

    “此外嘉州伯还说若是大人一心求战,且不忙暂缓两日,再细做打算,嘉州伯这几日也在查看北路大营,等寻到机会定会邀请大人一起进军。”使者将李悠的话说了一遍,他并非不愿意和张果并肩作战,只是既然方才放走了监军,那么作战计划或许已经泄露,再按照原计划行事风险就太大了。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既然嘉州伯不远与吾同行,那么本官就独自行事吧!”张果依旧不相信朝廷的节操可以低到如此程度。

    第二日傍晚,河东讨贼军的三万兵马匆匆用过晚饭,大军借着夜色缓缓向北虏存放粮草的大营摸去,张果身披铠甲、腰挎宝剑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

    远处的山坡上,李悠脸色凝重的看着这些大魏的好儿郎渐行渐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