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16章 张果殉国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说,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大人!”秦士信虎目含泪,挥舞双锏就要跟随张果杀过去,却被罗世绩横枪拦住,“士信,大人吩咐我等领兵突围,你莫不是忘了么?”

    “领兵突围有你就够了,我要陪大人一起。”秦士信愤懑难当,为何朝廷上那些高官重臣做尽了坏事却身居高位,而大人一心为国却只有死路一条?他如今只想陪着张果去死。

    “我是机宜文字!岂能压服众军?”罗世绩厉声喝道,他虽然文武双全,但在张果营中担任的却是军略后勤等事,少有领兵打仗的时候,由他出面是没办法迅速约束士兵的,“此事非你不可,你若是随大人而去,河东讨贼军怎么办?”

    见秦士信略有迟疑,罗世绩上前一把揪住他胸口的衣襟,盯着他的眼睛喊道,“你若是死了,谁来压服众军?谁来为大人复仇?”他指着远方袁章身边的太监喊道,“全都是因为此人,大人方才陷入绝境,你难道想要放过此人么?”

    “不只是他,还有朝堂上那些高官,还有...还有那个狗皇帝!”秦士信咬牙切齿的说道,此时他已经清醒过来,他知道这名太监只是被大魏朝廷操控的工具罢了,真正逼死张果的却是朝堂上的那些贵人,一念至此秦士信狠狠地看了袁章和那名太监一眼,扭转马头,“此仇不报,我秦士信枉为人子!”

    说罢他立刻高声指挥着剩余的河东讨贼军,聚拢队形,开始沿着来的方向冲杀过去,罗世绩也紧随其后,河东讨贼军顿时分成两拨,一拨跟着张果向袁章所在发起殊死冲杀以求能为其余兵马赢得宝贵的突围机会;而秦士信和罗世绩则率领剩余的兵马想要杀出重围,保存实力以待复仇之机。

    只可惜他们的策略早已在袁章的意料之中,袁章见状稍一挥手,后方既有唐括部的亲兵将一串灯笼升上旗杆,左右两方的北虏骑兵见状立刻分出兵力堵住了秦士信和罗世绩的去路;秦士信的双锏砸碎了无数北虏骑兵的脑袋,然而围上来的北虏士兵却是越来越多,双方陷入僵持之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局势对他们越发的不利了。

    “国师大人,再有半个时辰,这些魏军就会被我漠北男儿全部歼灭了。”陪在袁章身边观战的乌烈兴奋地说道,等消灭了这股兵力,京城周边那还有敢攻打他们的势力?

    “国...国师大人,此乃张果抗旨不尊,私下为之,可不是朝廷的意思啊。”出卖了张果的监军太监童邦彦颤声解释道,生怕因为张果的举动而影响了和谈大局。

    “难道这张果不是你们大魏的官员么?”袁章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敲诈对手的好机会,心中暗暗替张果感到可惜,嘴上却借着这个机会一再紧逼,“此战让我北国大军死伤无数,大魏必须厚加赔偿才行。”

    “此乃应有之意,奴婢这就回去向太后禀报,定不会让贵国将士白白殒命。”让人既可悲又可笑的是他对死在北虏刀枪之下的同胞熟视无睹,却要想着为这些杀人凶手送上金银赔罪,或许张果还会被安上一堆罪名夺取身后哀荣吧?

    袁章默默点头,大魏朝廷的无耻让他不愿意和这些人多说话,远远地看向已经冲杀到距离自己百步之内的张果,他轻叹一声,“该结束了。”

    他已经看出张果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方才他身后的上千兵马如今只剩下几十人,出于对对方的尊敬,他打算亲自送张果上路,伸出右手从亲兵手中接过弓箭,缓缓引弓开箭瞄准了正在奋力搏杀的张果。

    “儿郎们,与我杀敌啊!”挥舞已经卷了刃的长剑斩杀又一名北虏士兵,张果奋力喊道,继续拔马向前将长剑对准了前方的百夫长;正待结果他的性命,却忽然感到胸口一疼,低头一看一支雕翎羽箭扎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恋恋不舍得看了似乎已经是触手可及的敌军主帅一眼,张果无力地向后倒去,带着深深地遗憾坠入了无尽的暗之中。

    “乌烈,你去收拢他的尸首,好生安葬吧!”将弓箭递回到亲兵手中,袁章吩咐道,在他看来随着张果的死亡此战似乎也该结束了,“告诉那些大魏的士兵,张果已经死了,他们若是愿降,我定会厚待于他们,并且还会为张果报仇。”

    童邦彦的脸刷的一下就白了,袁章愿意为张果报仇,那么他的性命岂不就保不住了?他不仅生出一阵懊悔,早知如此当初又何必做出那般下作的事情呢?

    然而让他感到庆幸的是秦士信和罗世绩听到张果已经殉国的消息后,并没有就此投降的打算,反而爆发出更强的战斗力,堵住南边去路的漠北大军阵型似乎稍有松动。

    “国师大人,是否要派人支援?”刚刚收拢了张果尸首回来的乌烈有些担心的问道。

    “不用,他们厮杀了一整夜,也快撑不住了,等熬过这一波的冲击就好了。”袁章自信的答道,并没有将秦士信和罗世绩的殊死冲杀放在心上。

    “罗兄,今日我等就要死在此处了么?”感到双锏越来越重的秦士信喊道,“能与大人还有罗兄死在一处,秦某实是荣幸。”

    “在下也是一般,只可惜不能为大人报仇了!”罗世绩出枪如电,刺死了一名北虏百夫长说道;二人相视一笑,抱着必死之心向着前方的北虏发起最后一次冲击。

    只是这一次北虏那坚固的阵型似乎开始松动起来,刚刚开始冲杀,前方的北虏士兵就若彤潮水一般向两边散去,阻拦他们多时的军阵竟然被他们一攻而破。

    “二位将军,敢问张大使何在!”正在他二人疑惑间,一队彪悍的骑兵从对面冲杀过来,扫清了前方的北虏士兵,一名年轻的将领骑着朱红色的宝马,手持长枪出现在他二人身前,定睛一看,却是此前多次帮过他们的嘉州伯李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