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20章 出路
    天才一秒记住偷香小说网 ..biqushuo.笔趣说,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已经连续两天没有休息的罗世绩此时嘴唇干裂,声音也有些干涩,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大人已经去了,但营中尚有万余士卒,将来该如何打算,诸位还是议一议吧。”

    众多军官和幕僚文官尽管对这个问题都很关心,但在这个时候却显得犹豫了,迟迟没有人说话,就在秦士信忍不住要开口的时候,一名赞画却先吱声了,他试探着说道,“大人猛蒙此大难,我等痛彻心扉,只是我河东讨贼军乃是朝廷的军队,大人既然已经走了,按照规矩不是该上奏朝廷,请求另择主帅么?”

    “若不是那个鸟朝廷,大人又何至于中了北虏的埋伏?”他不说倒好,一提朝廷秦士信当即就炸了,“大人一收到勤王的文就立刻整军上京,一路吃不饱睡不好好不容易赶到京城附近,这些狗官连颗粮食都不给,让我们饿着肚子却把粮食送给了北虏;大人却依旧甘愿冒着生死危险前去探查北虏军情;好不容易找出个破绽,准备为了朝廷殊死一搏,哪知道却被朝堂上那些狗官卖个干干净净!现在大人死了,你却要我们继续去舔那些狗官的卵蛋,这种事我秦士信做不出来!”

    “罗机宜。”这名赞画被秦士信吓得不轻,随即将哀求的目光转向罗世绩,自从张果死后,这里能压得住秦士信的也只有他了。

    “我河东讨贼军从没有对不住朝廷的地方。”罗世绩缓缓说道,从河东到河南道,他们屡受朝廷掣肘,张果却依旧无怨无悔,忍受着上官的责难,兵部的漂没,他人的侵占功劳,领着这些吃不饱穿不暖的士兵一次又一次击溃敌人,朝廷实在不能要求他们更多了,接着他的话锋一转,“大人一生忠于朝廷,到如今却被朝廷卖给了北虏!我罗世绩能有今日都是大人的栽培,若不能为大人报仇我罗世绩枉为人子!”

    罗世绩也是性子高傲之人,此前的种种隐忍、种种卑躬屈膝都是为了河东讨贼军的大局,而如今就连张果都被朝廷卖了,再委曲求全下去又有何意义?难道要把这剩下的一万多将士葬送干净才行么?

    “罗兄说得是!我等这就提兵杀入京城,将那些狗官杀个干干净净为大人报仇!”见到自己这位兄弟终于忍不下去了,秦士信感到血脉贲张,说着就要去摸他的熟铜锏。

    “士信住口!”没想到他的话却被罗世绩喝止了,他直盯着秦士信,“此时北虏尚在城外,你去领兵攻城,最高兴的是谁?若是如此,大人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原谅你!”

    大帐之中变的嘈杂起来,军官幕僚们交头接耳地商量着对策,有人坚持要为张果报仇,有人说既然朝廷无道,还不如干脆反他娘的算了,有这一万兵马天下哪里去不得?至于说要继续投靠朝廷的,除了方才说话的那名赞画更无一人。

    “诸位,若只是罗某一人,那罗某定会孤身仗剑潜入京城,务必找到当日出卖大人的主使,就算舍了这条性命也要为大人报仇。”见众人的意见都说得差不多了,罗世绩再次开口,听他如此表态,秦士信的军官连连点头,似乎和他想到一块去了,罗世绩目光一次从他们脸上扫过,“可如今营中还有上万兵马,我们去为大人报仇,他们怎么办?”

    “咱们在河东四府打了那多仗,对当地的形势烂熟于心,干脆回河东扯旗造反算了,等北虏退去之后我等再杀入京城为大人报仇。”一名性急的军官说道,他本是开山立柜的土匪,受张果感召方才下山加入河东讨贼军,如今张果死了,他再无顾忌。

    “大人建立河东讨贼军就是为了剿灭乱贼,如今大人方才过去我们就要上山落草,如此对得住大人么?”罗世绩当即反问道,此人哑口无言。

    “既不能进京报仇,又不能上山落草,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罗世绩接连反驳了多人的意见,终于有人按捺不住反问了。

    “我还是那句话,先保全这上万士卒,再想办法为大人报仇。”罗世绩感觉时机已经差不多了,他接连的反驳几乎堵住了所有出路,那么现在该轮到发表意见了,“如今我等还有一个去处,想必大人知道了也不会反对。”

    “是何去处?”众人纷纷竖起了耳朵,等候这位智谋出众的罗机宜给出答案。

    “自从大人起兵以来,所接触的文武百官无不刁难我等,唯有前些日子遇到的嘉州伯却对我等照料有加,不仅派人为我等送来粮食以解大军缺粮之困;日后又再三提醒我等不可轻信朝廷,昨日更是亲率兵马冲阵将我等从北虏包围之中解救出来。”罗世绩一一列举了李悠对河东讨贼军的恩情,“今日若不是嘉州伯施以援手,恐怕我等连大人和诸军的后事都没办法办下去。我河东讨贼军恩怨分明,此等大恩不能不报。”

    “你是说让我们去投奔嘉州伯?”秦士信明白了罗世绩的意思,然而他对这个意见似乎并不反感,“只是,那嘉州伯能为大人报仇么?”

    “出卖大人的必定是那些朝堂上的文官,而嘉州伯身为武将勋贵,和朝廷文官一向不和,要不然他也不会在立下救驾大功后被赶到嘉州。”罗世绩对李悠也并非一无所知,“嘉州伯若是想恢复昔日勋贵执掌军权的格局,那些文官也是他的敌人。”

    而且据罗世绩观察,李悠的种种举动似乎并不太像是一个忠臣,如果是这样,那么依靠李悠为张果报仇的希望就更大了,但这样的话却不适合在这里说出,所以罗世绩又拿出了另外一个理由,“而且数遍京城周围的勤王军,也就嘉州伯哪里还能弄到粮食了,再有几等又该断粮了,朝廷想必是指望不上的,若不投靠嘉州伯,拿什么来养活这些士卒?”

    罗世绩说完,众多军官幕僚陷入思索之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