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31章 退兵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说,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此战,夷列刺的万人队被李悠全歼,一万兵马仅有数百人逃回京城,消息传出各方反应不一,北虏收拢了自己兵力并严禁小部兵马外出劫掠;京城四周的勤王军从李悠的这次大胜之中收获了勇气,也开始向着北虏发起试探性进攻,虽然依旧败少胜多,但却也让北虏的压力大了起来,他们在南下之后第一次感到了被动。

    消息同样传到了内城之中的大魏朝廷耳朵里,太后闻讯不仅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担心起北虏大营中李冲的安危来,可是现在他们已经无法约束勤王军,只能在此派出陈静庵向袁章请求早些达成议和。

    阿鲁布也将袁章叫来商量对策,“我决定率军南下,彻底扫除李悠的勤王军,不知国师意下如何?”虽然此前略有分歧,但袁章现在依旧是他最信任的臣子。

    “大可汗万万不可。”袁章没有拿此前的一月之约说话,他知道李悠根本不会在乎这些,“若大可汗带的兵少了无感歼灭这股魏军,而要是带的多了则京城又有危险,此时京城四周的勤王军不下数十万,若被他们攻入京城,对我北国大为不利。”

    南方是魏国的地盘,如果阿鲁布率领大军出征,李悠不一定会和他们正面对抗,而是会选择利用自己对地理的熟悉引诱阿鲁布大军深入,再寻觅合适的机会发起进攻,北国兵力宝贵不能浪费在这里;再者上次和阿鲁布的分歧也让袁章意识到现在北国并没有做好一统天下的准备,所以他打算启用另外一个方案。

    “如今内城攻破,将大魏朝廷彻底荡空只在旦夕之间,与之相比李悠的大军反倒是小事了,只要我大军不露出破绽,他们也不敢来骚扰。”袁章解释道,现在李悠手上的兵马还是有些少了,对京城的局势起不到决定性作用,“因而眼下还是等他们送来最后一批财货工匠之后,灭掉大魏朝廷将朝臣尽皆带回北方再说。”

    “听国师的意思是现在我们还不能将京城据为己有?”阿鲁布敏锐的发现了袁章话里隐藏的意思,这让他觉得有些不甘心。

    “北国人口稀少,暂时没有一统天下的实力,若是占着京城徒惹人恨,还不如让出来让那些魏人争个痛快,我等则以龙城为都立国,静观其变。”袁章说出了自己的计划,“大魏将藩王分封各处,若太平时则保证无人可以撼动皇帝的帝位,但若是咱们将太后和皇帝都掳去龙城,则大魏一时之间找不出一名可以服众的新皇帝,各地豪门大户为了一己之私定会拥立不同的皇帝,整个大魏就会成为一盘散沙,无力与我北国抗衡,而我等则可以接着这个时机缓缓积蓄实力,逐渐消化宣大一地,待宣大彻底能为我所用之后再南下将其各个击破不迟。”

    任何一名大魏的官员都知道只有他们重新统一在新皇帝的宝座之下,才有实力和北国相抗衡;但是在一名英名果决却距离自己颇为遥远的藩王,和一名身处自己辖地能为自己所控制的藩王之间,他们肯定会选择后者,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的最大利益;袁章对大魏豪门高官的心思摸得很清楚。

    “要放弃这样一座繁华的城市,还真是可惜啊!”阿鲁布看着窗外的京城,一时有些不舍,这次要是退去下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

    “如今京中财货工匠已经被我们搬空,京城想要恢复繁华没有十来二十年的功夫是做不到的,现在将其捏在手里只能成为累赘。”袁章继续劝道,“因而还不如将其舍弃,把这个大麻烦丢给别人,有了这些财货工匠,龙城超过京城指日可待。”

    “能占得住的草场才是最好的草场。”安陆不说了一句漠北的谚语,草原上这样的事情也见的多了,无数实力不足却舍不得虚名硬要占据王庭的部落消亡,而那些懂得舍弃的部落才会慢慢壮大,再说了这次南下的收获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期,所以阿鲁布赞同了袁章的话,“既然要回去的话,那就早些把剩下的事情办了吧。”

    “谨遵大可汗之令。”袁章起身拜倒,“这李悠终究是个头疼的问题,臣想要在临走之前设下埋伏,将其彻底歼灭,还望大可汗应允。”

    “一切就按照国师的意思去办。”自从袁章到了漠北之后,漠北大军屡屡大胜,却一再在李悠手上吃亏,要是能解决他阿鲁布自然乐见其成。

    阿鲁布离开之后,袁章立刻让人从柴房里把李冲带了过来,“既然尔等已经归降与我北国,那么太后和朝中大臣为什么不来大可汗帐中拜见?若是太后依旧不肯前来拜见,就休怪我们没耐性了,明日午时不见他们出城,我北国大军就会即刻开始攻城,城破之后鸡犬不留。”先是一顿责怪吓破了李冲的胆子,接着袁章又好言安慰,“我北国大军在京城待的时间也够久了,现在也是该返回漠北的时候了,明日中午要是太后和文武百官出来拜见大可汗,明确两国的关系,那么事后我就会将你们放回去,京城也会还给你们,反正如今京城也剩不下什么了,我们拿来也没什么用处。”

    在柴房里待得苦不堪言、提心吊胆的李冲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连连答应并立刻派出亲信太监回城送信。

    得到这个消息的大魏朝廷立刻慌了手脚,可惜他们现在已经失去了胆气,在拒城死守等待勤王军和出城投降寄希望于北虏能绕过他们之间,太后和群臣最终还是选择了第二个办法;第二日一早,内城城门大开,太后和群臣带着内城之中的最后财货来到北虏大营之中求降。

    从太后、皇帝到各部的微末小吏,整整数千人缓缓进入北虏的大帐之中,齐齐向阿鲁布跪倒,大魏两百余年的荣耀在此时丧失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