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28章 投降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说 ..biqushuo.笔趣说,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就在投石机准备发射的时候,内城城门大开,一名身穿龙袍的少年双手捧着玉玺在众人的簇拥之下缓缓走了出来,大魏的皇帝终于承受不住压力出来投降了。眼见此状,城里城外的百姓无不痛哭流涕,这下子大魏真的要亡了。

    袁章挥手制止大军的进攻,眼睁睁的看着小皇帝一步一步地走向前方,约莫一刻钟之后李冲终于来到前军面前,陈静庵连忙上前拱手道,“还请将军通报一声,鄙国皇帝亲自前来向大可汗提送降表,商量议和一事。”

    耶鲁翰倨傲的坐在马背上,俯视着李冲等人,“按照先前的约定,从此以后你们大魏的皇帝要称呼大可汗为叔父,难道这就是侄儿拜见叔父的礼仪么?”

    此言一出,大魏群臣倍感屈辱,有些脆弱的甚至哭了起来,耶鲁翰对他们愈发的看不起了,若是有骨气又何必出城投降,留在城中死战或许还有一丝生机,现在做出这般姿态来却是给谁看?又刁难了数次之后,耶鲁翰不敢让阿鲁布多等,挥手将李冲和几名大臣放了进去,至于那些太监、护卫则被留在了大军之外。

    李冲等人跟随耶鲁翰行走多时方才来到一座大院子之外,将他们丢在门口,“你们在这里等着吧,我去通报大可汗一声。”

    陈静庵定睛一看,此处却是昔日雅士云集的西园,往日无数风流才子、世家贵胄在此宴饮赋诗,没想到今天却成了他们求降的地方。

    等了好一会儿,耶鲁翰才慢慢悠悠的返回来,“大可汗说了,尔等不用急着先去见他,降表可有带着?把降表送上来吧!”

    “带了带了。”陈静庵连连点头,赶紧从李冲袖子里摸出降表双手递了上去,谁料阿鲁布却不去接,而是斜瞅着李冲说道,“这降表岂是你一个大臣有资格送上来的?让小皇帝自己双手递过来。”

    李冲脑中此时一片混沌,浑然不知道如何是好,眼前这名凶神恶煞一般的蛮夷将领实在让他感到害怕;他像木偶一般任由诸位大臣控制,从陈静庵手中接过降表双手递给耶鲁翰,耶鲁翰嗤笑一声,单手拿起降表再次进入院子之内。

    这次等待的时间比方才短了些,没一会儿耶鲁翰就直愣愣地冲了出来,把降表丢在地上喊道,“降表岂是这样写的?我家国师大人说了,降表需用什么四六什么对偶句来写,看看你们写的是什么东西?拿回去重写!”

    “袁章,何至于此!”一旁跟随李冲而来的王清任咬牙切齿的喊道,他本来不过是朝中的一名小官,因为昔日和袁章的关系才得以加入使团之内,没想到却见到了这一幕。

    耶鲁翰闻言抽出腰间弯刀就要处置王清任,却被西园之中传来的命令喝止,他瞪了一眼王清任转身离去,再次将他们丢到了门口。

    “贤侄此乃非常时刻,还需忍辱负重才是,久闻贤侄文采出众,这重写降表一事就交由贤侄来写吧?”陈静庵本打算斥责,可以想到方才园中传出来的命令,他马上改了口气,看来袁章还是念着他和王清任的昔日友情的,既如此把这件事交给王清任想必院长也不好过于纠缠吧?不得不说这些官员的脑子在某些时候还是很好用的。

    王清任领命,可是他们随行虽然带了笔墨纸砚却没有桌椅,四处寻觅一番只能趴在一块大石上写成了一篇新的降表,几名大臣在一旁紧紧盯着,勒令王清任写出了一篇俯首称臣,乞求宽恕,极尽奴颜卑膝之态的文章,王清任下笔之时泪流满面,写完几名大臣有字斟句酌、争论纷纷,最后改了四遍方才拿出最终的成稿,检查一番并未发现疏漏之处后,由小皇帝用玺然后再次送了进去。

    这次通过的还算顺利,不过是他们就得到了进入院子的许可,“好了,你们现在可以进去了,记住一会儿你们这些人都要向大可汗行跪拜礼。”

    “这!”陈静庵倒觉得没什么,反正他都跪了好几次了,可是对方言下之意竟然是要让李冲也一起下跪,这让他们有些犹豫。

    “事已至此,其他就不必计较了。”李冲现在只想早些弄完这些事情,好重新回到皇宫之中,当下答应了耶鲁翰的条件。

    既然皇帝都说了,众大臣也不好说什么,跟随耶鲁翰进入大厅之中,李冲眼中闪过一丝痛苦,双腿一弯对着上首的大汉跪了下去,“大魏皇帝拜见北国大可汗。”

    “哈哈,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也能当皇帝?怪不得咱们打得这么轻松。”不知道是谁率先发话,大厅之中响起一片哄笑,群臣泪如雨下,王清任双拳紧握,可惜他们却什么也做不了。

    “好侄儿,既然降表送过来了,就读一读吧。”阿鲁布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名小皇帝,三年前他来京城之时,别说见大魏的皇帝了,就连见一名鸿胪寺的官员都要在对方门口等上几个时辰,没想到今天大魏的皇帝就跪在了自己的面前。

    “侄儿谨遵叔父之命。”李冲颤声答道,双手展开降表一字一句的读了起来,这种屈辱让他心如刀割,不多时泪水就打湿了降表,大厅之中那些漠北将领的笑声愈发的大了。

    像这样孱弱的国家有什么需要我学习的么?阿鲁布对那日袁章的话产生了怀疑,他现在似乎已经忘了他的祖先是如何在大魏边军的进攻下苟延残喘的,眼中只有跪倒在他面的大魏皇帝。

    这篇降表骈四俪六辞藻极为华丽,可在座的除了袁章之外谁也听不懂,好容易降表读完了,李冲有拿出了大魏愿意进献阿鲁布的礼单,那些天文数字一般的金银布帛顿时让众人倒吸一口冷气,大魏的富庶实在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力。

    “我听闻如今大魏执掌朝政的乃是皇太后,小皇帝眼下还没有亲政,那么皇太后为什么没有来?”阿鲁布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