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38章 北虏立国
    天才一秒记住;;;;;;;;;;;;;;;;;;;笔趣说,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京师陷落、李冲北狩还不到一个月的功夫,原先大魏境内就一连涌现出五位皇帝,许时雍、福王、齐王、蜀王、越王接连登基,目前实力最为雄厚的北虏自然不肯落后,他们将龙城改名为上京,袁章开始积极筹划着阿鲁布的登基大典。

    “易经有云: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乾元者天也,其意为蓬勃盛大的乾元之气创化万物,统贯天道运行。”龙城本有大魏皇帝的行宫,如今被阿鲁布占据当做皇宫使用,皇宫大殿之上,袁章正为他们解说易经,普完、薛阇干等众多武将抓耳挠腮,混不知袁章说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阿鲁布却是一脸的凝重,漠北诸部立国在即,眼下皇宫、百官已经齐备,就连玉玺也被李冲送来,现在唯一要解决的就是国号的问题了,国号关系到一个王朝的气运,万万马虎不得,而北国之中少有读之人,那些新归降的大魏官员又得不到阿鲁布的信任,因此这项重任责不旁贷的落到了袁章头上。

    “此外,我北国子民一向信奉长生天,与乾元暗和,故而大可汗当以大元为国号,必可保佑北国横扫域内、一统天下。”为了这个国号袁章也是煞费苦心,依照中原的习俗,国号一般取自开国皇帝的来源地、受封爵号等。

    例如大魏的开国太祖原本被前朝皇帝封为魏王,故而在立国后以“大魏”为国号;而前朝的周太祖起家于周地,所以以“大周”为国号;但是像阿鲁布这般出身莽荒之地,一来没有封爵,二来起家之地地处偏远不适合拿来做国号,所以只有另想其他办法。

    还好史上亦有用谶语为国号的,“元”字寓意颇佳,又和漠北诸部的习俗相吻合,所以这一国号就成了袁章呈献给阿鲁布的最后选择。

    “国师此言尔等有何看法?”袁章说完阿鲁布没有直接表意见,而是目视宝座之下的文武百官,想先看看他们有什么意见。

    普完、薛阇干等人一脸茫然,他们连字都不认识一个,又哪有本事在这等大事之上表意见?反倒是新归降北国的陈静庵站出来说道,“启禀大可汗,乾元,天德之大始;乾有四德:元、亨、利、贞,元是四德之,正和我北国兴旺达之征兆,此国号远胜中原朝廷所用之魏、周,国师大才吾等远远不及,大可汗座下能有这般贤才,实属天命所归。”

    陈静庵此前谈判已经彻底弄臭了自己的名声,跟随大军北上之时又吃尽了苦头,所以院长略微流露出意思招揽的意思马上就跪地投靠,刚好北国现在缺少文官,所以袁章奏明阿鲁布,封他为礼部尚,竟是比陈静庵在大魏的时候还升了数级。

    他也没有辜负袁章的提携,在此关键时刻挥了应有的作用,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既称赞了袁章和新国号,又吹捧了阿鲁布和北国,众人听到耳朵里连连点头。

    “正是有长生天保佑,我北国方能入主中原,国师大人能够不忘长生天的恩赐,实属难得。”大萨满也话了,从宗教的角度出对“大元”表示了认同。

    既然他们都表了意见,而且阿鲁布也没有反驳,于是乎普完、薛阇干、乌烈等万夫长以上的武将连忙出列称赞。

    “既如此,我北国就以大元为国号。”阿鲁布最终拍板决定,“国师先前已经说了,下月初五乃是黄道吉日,到那一天我阿鲁布将正式登基主持立国大典,我大元的荣光将笼罩太阳所照射的每一个角落!”

    “大可汗万岁,大元一统天下!”不知道是谁先起头,皇宫之中响起了一阵阵的呼喊,大元的国号就此定下,再过十多天,这片土地上的第七个国家就将正式建立。

    等众人稍微安静,袁章又开始细细讲述大元立国暨阿鲁布登基大典的各项安排,他和陈静庵等归降的文官翻遍了史典籍,总算整理出一套气势恢宏的典礼流程,却是要比那些中原皇帝的登基大典隆重许多。

    许时雍登基乃是被北虏逼迫所为,就在皇宫之中给他披上龙袍、戴上皇冠匆匆应付一番就算了事,甚至还比不过此前大魏知府接印时的风光。

    李悠在安州拥立福王登基,为了抢在齐王、蜀王他们前面,也没有花费多少心思准备,除了李珣外面穿的十二章衮服,里面都还是他以前的衣服,蜀王和越王也不比他们强多少。

    唯独齐王得了世家豪门的拥护,这些世家掌门人同样熟读典籍,深通礼法,再加上他们的家底丰厚,经过一番详细的筹备,这一番登基大典倒是办得有模有样、气势不凡,远远胜过福王、蜀王等人的登基大典,崔季珪他们也因此洋洋自得,自视为正统,对其余几位登基的皇帝不屑一顾。

    现在袁章所做的准备工作并不在他们之下,龙城又堆满了从大魏掳掠来的财货,等级所需物品一样不缺,再加上有李冲献上的传国玉玺,袁章誓要将这番典礼办得完美无缺,彻底压过齐王的登基大典。

    只可惜大殿之上并非所有人都和他一般心思,按照漠北草原上的习俗,像这般典礼向来是萨满们的表演舞台,现在袁章将这项权利从大萨满手中夺走,他如何愿意?若要论起中原的礼仪大萨满自然无法和袁章分辨,但是如今立国的可不是中原的朝廷,而是从漠北而来的大可汗,这也让大萨满找到了合适的机会。

    他轻轻咳嗽两声,待众人的目光转到他的身上,大萨满才手持拐杖缓缓走到大殿中央,微微躬身向阿鲁布说道,“大可汗,长生天昨晚降下神谕,在大可汗的登基大典之上,当向长生天献俘以示敬意,如此长生天才会保佑大元绵延万年。”

    “哦?长生天要求如何献俘?”阿鲁布的脸色也凝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