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89章 掀桌子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嗯?随着陈宜中摔下杯子,大殿之外突然响起一阵儿急促的脚步声,一队御前班直侍卫进入到大殿之中,迅速围在了李悠四周。

    “与权相公,这是怎么回事?”李悠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呵,没想到演义小说中的摔杯为号伏兵四处竟然让自己遇到了,只是陈宜中布置的这些伏兵似乎看起来有些可怜,如今进来大殿之中的仅有十来人而已,而且这些御前侍卫班直早已不复大宋辉煌时那般精锐,甚至还比不上那些参加过与伯颜一战的宋军。

    “君实相公,我等乃是为了大宋万世基业着想,不得已方出此下策。”陈宜中等人一脸正气,“君实相公如今独掌朝政大权,又不断提升武人地位,疏远士大夫,实在是不智之极,若长此以往,大宋江山恐怕会毁于一旦啊......”

    陈宜中苦口婆心的说道,如果不是他现在处于极端劣势,他也不想用出这样的手段来,可擅杀朝廷大臣终究是不光彩的事情,所以他还妄图说服李悠就此退隐,所以在说了一大段废话之后陈宜中抛出了自己的意见,“......君实相公,如果您能急流勇退,就此辞官归去,那么吾等定会保您安度余生。”

    “大宋万世基业?”李悠似乎听到无比好笑的笑话,“你所指的大宋万世基业就是我为你们夺回来的福建么?”这特么的饭还没做好呢,你们这些杂碎就开始杀厨子了,如果没有李悠你们早就沉到崖山海底去了,还有毛线的大宋万世基业啊!

    听到这话,陈宜中忍不住老脸一红,讷讷不知所言,邓光荐见陈宜中气势被压随即赶紧出来帮腔,“君实相公,如今你手上的权柄比之当年的太祖皇帝还要重,我等也是担心那些武人会为了自身荣华富贵行不忍言之事啊!”

    “尔等今日所为难道就不是为了自身的荣华富贵么?我还奇怪当年秦桧构陷岳王爷时群臣为何少有为岳王爷说话的,今日见了你等我才晓得究竟是何原因!岳王爷越是能干就显得朝中诸位大臣越发无能,他们难怪会默认秦桧诛杀岳王爷。”别人为了荣华富贵就是不忍言之事,你们为了荣华富贵却是这般义正言辞,果然读人的脸皮比其他人要厚得多啊。

    “我等皆是谦谦君子,君实相公何必将吾等与那缪丑小人相提并论?”缪丑乃是秦桧的谥号,李悠将他们比作秦桧,气得邓光荐等人满眼通红。

    “哦,我倒是说错了,你们又怎么比得上秦桧了!”李悠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秦桧虽是奸相,却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起码他还可以号令群臣将岳王爷下狱,你们却只能做出昔日张让诛杀何进一般的下作手段,比之秦桧却是远远不如。”

    先是奸相秦桧,现在又是太监张让,李悠的比喻一个比一个恶毒,不等陈宜中和邓光荐开口反驳,李悠接着说道,“我又错了,昔日张让在宫中埋伏何进,还能召集数十人埋伏宫中,如今你们凭借这几个杂碎就想取走我的性命么?我不是岳王爷,不是大将军何进,更不是那韩侂胄,定不会让你们如愿。”李悠浑然没有将这些弱鸡御前班直侍卫放在眼里,现在想来自己当初戴面具上阵只是为了遮人耳目,没想到却还有这般好处,如果知道李悠有这么高的武力值,恐怕陈宜中他们就会使出下毒等更加下作的手段了吧?

    听到韩侂胄几个字,陈宜中和邓光荐不禁打了个激灵,韩侂胄以父任入官,淳熙末,以汝州防御使知閤门事。绍熙五年,与宗室赵汝愚等人拥立宋宁宗赵扩即位,以“翼戴之功”,官至宰相。任内追封岳飞为鄂王,追削秦桧官爵,力主“开禧北伐”金国,因将帅乏人而功亏一篑。后在金国示意下,被杨皇后和史弥远设计杀害,函首于金。

    他们在商议如何对付李悠时就想到了史弥远诛杀韩侂胄的旧事,因此才想尽各种办法笼络住几名御前班直侍卫,想要斩杀李悠,没想到却被他误打误撞说了出来,心中难免惊慌。

    “既然君实相公心意已决,那么我等也无话可说了。”这座临时行宫实在太小,陈宜中生怕宫外李悠的亲卫听到里面的动静,或者后宫阻拦太后的内侍出了问题而让李悠逃脱,所以果断的下了命令,“尔等赶紧送君实相公上路吧。”

    说罢陈宜中从怀里摸出三丈白绫递了过去,他现在要杀死的终究是一国之相,弄得太血淋淋了未免不好看,“君实相公且放心,你走之后我等定会好生照看你的家眷,为你选一个美谥,让你的功绩流传后世。”他现在已经将李悠当做死人了。

    “我却不会如此厚待你等。”李悠冷冷地说道,“如今我大宋复兴在望,尔等不思考如何早日光复旧地,却试图暗杀有功之臣,此乃大罪,等我出去之后定要将你等的同党一网打尽。”

    “你们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动手?”陈宜中终于开始害怕了,他色厉内荏的命令这些被他们收买的御前班直侍卫立刻处死李悠。

    “大人,得罪了。”一名争功心切的班直侍卫立刻伸手试图扭住李悠的胳膊。

    “没那么容易!”李悠闪电般出手,一拳捣在来人的胸口,这名班直侍卫痛呼一声瘫倒在地,他腰间的宝刀也被李悠抢在了手中。

    “你们既然想要掀桌子,那么就准备好承受掀桌子不成的后果吧。”如果是在临安乃至汴梁的皇宫之中,李悠估计是没办法逃脱,可惜现在却是在流求的小院之中,他完全有信心杀出去。

    “一起上,一起上!谁能斩杀陆秀夫,本相许他封侯之赏。”陈宜中惊慌失措,连忙高叫道。

    “来啊,看看你们谁有这个本事!”李悠不退反进,双手紧握宝刀,向拦在他前方的御前班直侍卫劈去,他要在这行宫之中大开杀戒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