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490章 血溅皇宫(250月票加更)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让陈宜中这种人登上高位的后果李悠不用想也知道,他肯定会将那些并无政才的士大夫重新聚集到朝堂中来,对陈吊眼、许夫人等武将多加打压,他们要么会和岳飞一样枉死,要么愤懑难当举起反旗,将大宋拖入到内乱之中,如此以来大宋刚刚出现的一丝希望的火苗也会被他们扑灭,李悠从穿越到崖山的诸多努力和牺牲也会随之化为乌有。

    与其落到如此下场还不如现在就干脆将他们了断,这样一来即使他文人的笔下他的名声或许不会太好,但总比神州陆沉划算得多。

    现在面对的是同为汉人的对手,没了“戮胡”技能的加成,李悠只能依仗点的武力值和这些御前班直侍卫搏杀,不过有从李嗣业那里学来的步战技法以及神力加持,应付十来个没有任何沙场作战经验的菜鸟还是很轻松的。

    闪电般出刀斩杀最前方的那名班直侍卫,接着手起刀落割掉身上那些累赘的宽袍大袖,再次将宝刀指向围在李悠四周的班直侍卫,眼中散发着摄人的光芒,所到之处无人敢和他对视,这些御前班直侍卫隐隐生出退缩之意。

    李悠的这番举动完全出乎了陈宜中等人的预料,他们此前将可能发生的事情琢磨了无数遍,比如太后和小皇帝迟迟不肯退去,宫外亲卫听到宫中的乱生等等,并一一做好了应对的准备,可是他们却忽视了这些御前班直侍卫拿不下对手怎么办?以他们的能力想尽办法也只能找到这么点帮手了,再想多的话恐怕就会被李悠的亲信察觉,他们本以为十来名班直侍卫足已拿下对手,谁知却落到了如此窘境。

    “尔等此时莫非还想退缩不成?若是败了这可是族诛的罪名!”陈宜中等人缩在后面瑟瑟发抖,口中却不断催促着这些班直侍卫前去送死。

    不过他们的话好歹起了作用,班直侍卫们很快想明白了,自从他们接到陈宜中的信号进入这间屋子起,除非杀死李悠让陈宜中掌握朝政,不然的话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要知道这间屋子虽然破烂,但在名义上可是皇宫的,而且他们下手的对象可是大宋的宰相!太师!公爵!要是让他逃脱,他们全家就休想活命。

    “弟兄们,今日我们全家是享尽荣华富贵还是死于非命就看这一遭了。”领头的班直侍卫大声鼓气,“他不过是个四十多岁的读人,纵使有几分血勇又怎么能挡得住我们这些人?都随我杀过去!”

    “我在战场上杀得蒙古人多了,你们该不会以为自己比蒙古人的怯薛军还厉害吧?”李悠嗤笑道,趁着他们的包围还没有合拢的机会跳出圈子,往宫门口杀去,他虽然不担心这十来个班直侍卫,却害怕陈宜中另有准备,要是接着冒出来几名手持神臂弓的御龙弩直或者御龙弓箭直,他也有些吃不消。

    “拦住他,休让他跑了。”班直头目赶紧调转方向,可是这么一来,班直侍卫们的包围圈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破绽,李悠左冲右突,每一次都攻击到对方的最弱处,不断有侍卫哀嚎着到底,陈宜中等人的脸色越来越苍白。

    而此时喊杀声也传到了宫外宫内,后宫的太后和宫外李悠的亲兵们也听到了消息,一名小太监鬼鬼祟祟的从后宫来到前面探查消息,一看到这么多班直竟然在围攻李悠,顿时吓得屁滚尿流连忙逃向后方汇报消息去了。

    而宫外李悠的亲兵头目也焦急的喊了起来,“大人,宫中究竟发生了何事?可要我等进来帮忙?”他们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搭个人梯爬上墙头看看。

    “陈宜中、邓光荐等人谋反作乱,勾结御前班直侍卫想要斩杀太后、陛下和本官,尔等速速入宫救驾,但有阻拦皆可斩之!”李悠不由分说就是一顶大帽子扣过去,既然他们能以莫须有的罪名就想处理自己,那么李悠为什么不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最起码勾结班直侍卫可不是正儿八经的臣子该做的事情。

    “陆秀夫,你休要血口喷人!”听到这话气得陈宜中等人差点一口血喷出来,我等乃是一心为国,竟让你污蔑成了这样。

    李悠嘴上说话,手上却不停歇,一刀快似一刀迎向那些班直侍卫,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又有三名班直侍卫倒地,再加上最开始被李悠结果的那两人,如今屋子里还能站着的侍卫只剩下七个了,其中大多双手发抖,几乎连刀都握不住了。

    “尔等若是愿意阵前倒戈,指认陈宜中、邓光荐等人的罪名,或许本官会考虑放过你们一条生路。”见他们如此弱鸡,李悠甚至都快没有继续厮杀的欲望了,脑中灵光一闪,有了新的主意,要是有人充当污点证人,那么收拾起陈宜中等人来岂不是更加便利?

    听到这话,他们的动作越发的迟缓了,同时屋子外面也传来了李悠亲兵撞击宫门的声音,眼看着他们就要冲进来了。

    “啊!”趁着一名班直侍卫分心看向宫门的机会,李悠一刀抹过他的脖子,现在屋子里的班直侍卫只剩下六个了。

    “本官最多需要三名证人,其他的统统凌迟处死、株连九族,这些死了的也会追究其家人的罪责。”不容他们思考,李悠又在天平上放下一个重重的砝码。

    “相国大人,小人是家人被他们拿住,不得已才从了贼啊!小人愿意为相国大人作证。”哐当一声,终于有人承受不住压力,丢下兵器跪地投降了。

    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看到有人跪下,其余的班直侍卫也赶紧丢下兵器,生怕自己落到了后面,口中连声说着自己逼不得已的各种理由。

    就在这时候,李悠的亲兵也撞破了宫门,进入屋子之中,“相国大人,您没事吧?”看着李悠满身鲜血的样子,他们大惊失色。

    “不要紧,把这屋子里的人都看好了,不可逃脱一个。”直到此时李悠才放下心来。(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