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18章 试炮
    “都是上好的松木,比越王战舰所用厚了一倍,就算如此在百步之外仍然挡不住炮弹的袭击。”顾将子捡起一块碎木递给钱骅,从上面断裂的口子来看全无作假的痕迹。

    “百步之外他们还够不着我们,就只能干等着挨打了。就算越王麾下最大的战舰,挨上这么几炮怕也是该沉了。”钱骅开始了美好的畅想,试想一下装备有大炮的宝船,这天下还会有谁是自己的对手?

    “钱将军勿急,试炮尚未结束,后面还有不少好东西要看呢。”顾将子并没有鄙视钱骅,自己第一次看到大炮的威力之时,比他还要不堪。

    “更换二号炮弹,更换炮靶,准备第二轮试射。”在大炮又发出两次轰鸣,将炮靶彻底击碎之后,顾将子大声发布命令。

    一名士兵将沾水的炮刷塞入炮膛,清理上一次发射留下的残物,随即开始了第二轮试射的准备工作,之前的填充火药和之前几次并无不同,但是等他拿出炮弹的时候,钱骅等人纷纷露出好奇的神色,“咦,这种炮弹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

    只见这枚炮弹是由两枚比之前所发射略小的炮弹组成,中间用一段铁链链接起来,而前方的炮靶也换成了几根挂有船帆的桅杆,看到这里钱骅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大炮再次发出轰鸣,一枚炮弹拖着另一枚炮弹飞速甩了出去,将中间的铁链拉的笔直,随即破开船帆,其后飞舞的铁链将船帆撕地支离破碎。

    “果然如此,方才我还觉得大炮虽好,但若是攻击船帆恐怕还比不上火箭,但是现在看来在下却是想错了。”钱骅击掌赞道,和链弹比起来,火箭又算得了什么呢?火箭虽然能烧毁船帆,但也要时间,而且遇到下雨天可就不怎么顶用了,但是有了链弹,只一刹那的功夫就可以撕裂整张船帆,敌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钱将军莫急,继续看着吧,方才那一炮却是有些打歪了。”顾将子对这一战果似乎ing不满意,随即又举起旗子下达了再次发射的命令。

    这一次炮手们换了一门大炮,重新填入火药、链弹,随着一声诡异的尖啸,被两枚铁球绷直的铁链直接缠上了前方的桅杆,想锯子一般直接把桅杆扯成了两段,连带着周围的帆索也被扯断无数,若是再战场之上,挨了这一炮的敌舰就被这一炮彻底摧毁了动力系统,只能留在原地等死了。

    “这才是这种炮弹的真正用法啊。”钱骅再次长大了嘴巴,看着坠落尘埃的桅杆发出感慨,“如此以来这艘船算是废了,完全可以将他们抛到一边,等战后再慢慢地清理那些水手,然后将这艘战舰据为己有了。”

    “清理水手?大炮也能做到。”顾将子哈哈一笑,再次举起手中小旗发布命令,“更换三号炮弹,准备重新试射。”

    “还有对付水手的炮弹?”钱骅今天感到自己二十多年来所形成的固有观念似乎被彻底颠覆了,他眼巴巴的看着士兵们将一个个木人运到大炮前方摆好,随后炮手们有开始填充霰弹,一道火光闪过,无数弹丸想雨点一般袭向前方的木人,瞬间这些本来完好的木人就变成了一堆缺胳膊少腿、胸口烂个洞、脑袋碎了半边的垃圾。

    钱骅估算了下这些木人的数量和分布面积,“要是近处挨上这一炮,那么甲板上的士兵就全完了。”到这时候那还用得着跳帮战啊,直接上去砍首级就好了,就算是还有那么几个好运的家伙没有被霰弹击中,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恐怕也不敢反抗了吧?

    说完钱骅眼巴巴的看着顾将子,“顾先生,可还有什么炮弹?快继续拿出来让我们见识见识?”罗世绩和司马错等人也是连连点头,他们已经被大炮的威力彻底征服了。

    “还剩下最后一枚炮弹,不过这种炮弹用起来极其危险,不是手法娴熟的炮手万万不可轻用。”顾将子先是严格警告了一番,这才拿出旗帜发布了更换第四种炮弹的命令。

    这次炮手们却拿出了一个炉子,将一枚和第一次试射时一模一样的炮弹放在炉火中焚烧,一直到这枚炮弹烧的通红这才开始准备发射;依旧是填充火药,然后炮手将一块湿泥所制成的垫子小心翼翼的放入炮膛。

    “必须用这块湿泥垫隔开火药,不然稍有失误炮弹就会引燃火药造成意外发射,那么站在大炮前面还没来得及避开的炮手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顾将子警告道。

    炮膛里现在可满是火药,而火药又是一点火星就能引起巨大爆炸的东西,发射这种最原始的燃烧弹可是有巨大的风险的;还好这些炮手久经训练,又对燃烧弹充满警惕,小心翼翼之下总算没有出什么意外,炮弹轰的射出,正中前方不远处的木制靶子,片刻功夫钻入木堆的燃烧弹就用自身的热量点燃了周围的木头,一阵白烟之后燃起了熊熊大火。

    在这个时代,没有比火更让海船惧怕的东西了,而这种燃烧弹就成了毁灭敌舰的大杀器,只要应用得当,或许一炮毁灭一艘敌舰也不是妄想。

    “这些炮手久经训练,有对炮靶的位置、距离十分熟悉,才会如此轻易就命中目标,将来要是把大炮搬到战舰上,可是不太可能有这么夸张的战果。”李悠将钱骅过于激动,忍不住提醒道,就现在的火水平,想要命中敌人的战舰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无妨,到时候多多操练就是,有了这些大炮和新的战舰,整片大海都将成为我们的领地。”经过李悠的提醒,钱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他并未因此而气馁,自己现在已经占了先手,火炮纵使有这般那般的问题,但还是比弩箭好上无数倍,而且这些问题都是可以经过艰苦的训练避免的。

    “看来武学之中又该增添一门新的学科了。”司马错笑着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