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23章 后继有人
    最近虎符没什么动静,朝中的各项要事也在按部就班的进行,范蠡、司马错、姚广孝、顾将子、王机等人将朝政处理的有条有理,在经历了邕州史家的事情之后,江南西道和淮南道的那些豪门大户也暂时安静下来,所以李悠空闲的日子也渐渐多了起来,总算是有时间陪着周南来游览一番嘉州的美景了。

    这一日,李悠让忠叔准备好府中的花船,带着周南、李令月和丹青几人顺流而下,一边观赏两岸美景一边吟诗作画,好不悠闲自在。

    “澹烟疏雨间斜阳,江色鲜明水气凉。蜃散云收破楼阁,虹残水照断桥粱。风翻白浪花千片,雁点青天字一行。好著丹青图画取,题诗寄与水曹郎。”入目江景怡人、青山苍翠,身旁佳人鼓琴,素手烹茶,好不快哉,李悠一时有所感,吟诵起了白居易的《江楼晚眺景物鲜奇吟玩成篇寄水部张员外》,好在钱骅当年也曾担任过水曹郎一职,到也不怕穿帮。

    “今日游江文阳就别想着朝中那些事情了,水师交给子骐出不了什么事情。”李令月也误以为他最后一句中的水曹郎说的是钱骅,忍不住出言调侃道。

    “正是正是,今日只谈风月不说其他。”李悠连忙道歉,谁让他记不住太多古诗词,能用到此处的也就这么一两首,好在如今嘉水边上的破阁楼断桥梁都是为水师营地腾地方弄出来的,原先的居民早已安置妥当,不然李令月恐怕又该说他煞风景了。

    看来回到古代抄诗词也不是一件好办的事情,于是李悠干脆将诗词抛到一边,来到周南的背后看她作画,周南的画技的确了得,李悠话音刚落她就匆匆数笔勾勒出一番浪花浮现、秋雁横空的景象来,和他方才那首诗词之中的意境如出一辙。

    “许久不曾见过妹妹作画,如此一看妹妹的画技却是又涨了。”李令月也走了过来,她在嘉州虽然不复京城时的风光,可是在李悠手下做事终于让她的才华有了用武之地,日子过得反倒比在京城宴饮宾客时充实许多,每日都要忙到深夜才肯回去歇息,因此到李悠府上和周南见面的次数反倒比京城时更少了。

    “姐姐若是喜欢,妹妹一会儿再为你画一幅。”这一幅乃是因为李悠的诗句而产生灵感,周南却是舍不得送人。

    “也不用重新画一幅,我看这幅就很好。”李令月那会看不出周南的小心思,当即调笑道,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李悠,想看看他到底是何反应。

    “这幅却是给我的,郡主你就莫要和我争抢了。”李悠大大方方的站出来给周南解围,反倒把周南弄得脸上一红,不过她终究没有反驳,嘴角也浮现出一丝笑意。

    “早知道你夫妻二人琴瑟和鸣,却也不用时时刻刻都要如此吧?”单身的李令月感到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眼神之中流露出无尽的羡慕。如今这嘉州城中的确有不少青年才俊,王机、罗世绩等都是一时之选,各家前来为他们提亲的媒婆都快踩断门槛,不过即使是这样的人物,在李令月眼中似乎还是差了点什么。

    几人有说有笑,丹青不时送上自己亲手烹饪的河鲜,味道却是极其鲜美,李悠和李令月都忍不住多吃了一些,唯独周南看上去似乎没什么胃口,吃了两口就忍不住捂着嘴巴干呕起来,顿时让李悠担心不已,连忙过去关切的问道,“可是吹了风受了风寒?不如先去船舱里休息一会儿吧?”

    “这那里是受了风寒。”李令月在宫中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当即也赶紧凑了过去,笑声在周南耳边嘀咕两句,只见周南微微点头,似乎证实了她的猜想,李令月脸上一喜,连忙招呼船工掉头回城,随即来到李悠面前笑盈盈的说道,“恭喜爵爷、贺喜爵爷,南妹妹好像是有喜了。”

    “什么?”这个突如其来的喜悦打了李悠一个措手不及,顿时陷入手足无措的境地,一会儿凑到周南跟前嘘寒问暖,一会儿跑到船尾催促船工加快速度,要不是他不懂得划船,说不得就要亲自出手帮忙了。

    到了岸边,一边下令亲兵快马加鞭前去把嘉州城的名医统统招来,一边小心翼翼地护送着周南的马车缓缓驶回府中。

    等回到府里,一会儿又嫌弃丫鬟送过来的茶水太烫,一会儿又跑出门去看大夫为什么还不来,最后还是李令月实在看不过去了,接过了这一连串的事情,让他在屋子里好生陪伴周南。

    不久之后,周寿夫妇和许光、忠叔等亲近之人也闻讯赶来,几名嘉州名医诊脉之后凑到一起小声嘀咕几句,最后还是资格最老的雷天士起来说道,“恭喜爵爷、贺喜爵爷,夫人这是有喜了,眼下夫人身子并无不妥之处,只需安心静养,稍后小老儿再给开两个食补的方子就好。”

    周寿夫妇满脸的笑意,许光和忠叔喜极而泣,口中不断喃喃自语,“老爵爷终于要有孙子了,老爵爷终于要有孙子了。”

    “好,多谢诸位前来。”那边忠叔亲自给他们发放了赏赐,亲自收好雷天士留下的食补方子,立刻吩咐人前去按照方子进行准备。

    “小爵爷,如此大喜当去祠堂禀报列祖列宗。”许光更是将李悠拉到了祠堂之中,给李家先祖上香汇报这一喜讯。

    随后消息渐渐传开,李悠府邸门口挤满了前来道贺的文武百官,李珣也专程派了亲信太监送来几支人参给周南补补身子。

    客厅之中,范蠡、姚广孝、司马错和王机几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这件事不仅是李悠个人的喜事,嫡妻诞下子嗣就象征着李悠后继有人,这对他们这个以理由为核心的团体来说同样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最起码日后李悠就算不为自己想,为了儿子也要将整个江山握到手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