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24章 不可一世
    “李悠的妻子有了身孕?”龙城,国师府中,袁章拿着刚到的密信,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在他看来如今天下各国之中,无论是齐王、越王还是蜀王都不值一提,东海岛夷更是癣疥之疾,唯独嘉州李悠才是大元的心腹大患,现在他既然已经有了子嗣,那么嘉州的那些文臣武将们将更加归心,这对大元来说可不是好事。

    “国师大人,此事有弊亦有利。”宇文宜生瞬间就明白了袁章皱眉的关系,“如今李悠既然有了子嗣,那么福王退位就是一定的事情了,到时候嘉州定会有忠贞之士出来反对,李悠纵使能压服众人也会让群臣离心离德。”

    “李悠早就想到这些了,要不然也不会将福王从安州带回嘉州去,嘉州被他们李家经营了两百余年,当地的百姓恐怕早就是只知道伯爵府而不知道有天子了;至于朝中群臣,实权全都握在了李悠的亲信手中,那些老臣不过是个幌子,又能起到什么作用?”袁章将李悠视为大元统一天下的最大阻碍,所以情报的重心也放到了嘉州,嘉州朝堂上的格局早已被他打听的一清二楚,他有时也颇为纳闷,像范蠡、姚广孝和司马错这样的大才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像这样的人才又怎么会从未听闻过?

    “而且自从李圭登基之后,先是大礼仪,再接连遭遇大败,最后更是传出吃春药而死的丑闻;轮到李冲更是连京城都丢了,再加上追索京城百姓、向陛下行牵羊礼等事,此外这些年灾害不断,朝廷却坐视百姓冻饿而死,大魏两百余年的威望渐渐消失殆尽,百姓对大魏皇室早已没有多少敬意,将来如果李悠篡位,他们恐怕只会叫好。”陈静庵还有些话没有说出阿狸,若是论名声,李悠不仅比大魏的那几个皇帝好,还要超过阿鲁布,若是让百姓们从天下诸王和李悠之中选一个出来当皇帝,恐怕大多会选择李悠。

    一听到这些,袁章的脸色更黑了,在进攻中原之前他就想到了收拢民心,所以每到一个地方都再三强调军纪,又将立国大典筹备的如此宏大,为的就是让天下人认为阿鲁布是一个比大魏皇帝更加仁慈的帝王,可是大萨满和那些部落贵族的种种举措让他的努力付诸东流。

    要营造一个仁慈的形象需要多年的努力,可是让百姓痛恨他们却容易的多,一次酒后杀人足以让一座县城的百姓产生恐惧,一次纵火可以让上千人在心中怒骂,而牵羊礼则让他们失去了天下士子之心,杀死一名县令让数十名新进士挂印远逃;袁章现在体会到了张果昔日的种种滋味,自己为了这个朝廷淡季戒律,而他们却在一次又一次地拖自己的后腿。

    “大萨满最近在干什么?”袁章忽然问道,现在或许已经到必须解决他们的时候了,如果大元还是依照草原上的传统,大萨满和那些部落贵族无法像中原的文武百官那般顺从阿鲁布,那么等李悠完成内部整合之后,北元或许就将陷入极其不利的局势。

    “大萨满除了日常祭祀之外,就是薛阇干、普速完这些头领饮酒作乐了。”宇文宜生说道,“哦,对了,听说大萨满前日从乌烈大人手中抢走一名大魏皇帝的嫔妃,乌烈大人最近正在府上生闷气呢。”

    乌烈是阿鲁布的弟弟,也是唐括部有名的勇士,在袁章刚刚来到漠北的时候,阿鲁布就将乌烈送到他身边担任护卫,直到前次进攻京城方才独领一军,乃是朝中既有影响的实力派,就连他吃了这么大的亏也只有忍了,大萨满的威势可见一斑。

    “哦?还有此事?”袁章斟酌片刻后问道,“乌烈之后有没有找过陛下?”

    “未曾,近来不少部落贵人都曾经找过陛下诉说大萨满的不可一世,可陛下不仅不出发大萨满,反而加以呵斥。”陈静庵答道,大萨满和他的手下们干类似的事情也不止一次两次了,在中原纵使有一些僧人、道士借着皇帝的宠信恣意妄为,可却也没有大萨满这般夸张。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拜见陛下。”听到这里袁章挥了挥手,又在府中做了许久,这才出门上马往皇宫而去,见到阿鲁布之后俩人又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不过有人看到袁章离开之时的脸色似乎比来的时候好了不少。

    又过了几日,闷在府里的乌烈心情好了一些,于是他打算出城去打猎散散心,没想到刚来到城门口就遇到了大萨满、薛阇干和普速完一行人,乌烈连忙想要躲避,可是已经迟了,眼尖的薛阇干已经看到了他,薛阇干瞅瞅大萨满,故意大声喊道,“呦,这不是乌烈兄弟吗?怎么这是打算出城打猎去?我们也是如此打算,不如就跟我们一道吧?”

    “不敢不敢,我箭术比不上你们,就算跟你们一起也打不到什么猎物。”乌烈忍着起说道,说罢就避到一边,打算给他们让路。

    “嗨,你箭术不好不要紧,跟着萨满大人一起就可以了,萨满大人打够了猎物,料想也会分你一两只兔子。”普速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大萨满可是很喜欢你送过去的那名妃子,这几日一直搂着她睡觉哩。”说罢他们身后的随从响起一片哄笑之声,乌烈本是漠北有名的勇士,现在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他们这些往日在乌烈面前都不敢抬头的家伙感到无比的畅快。

    “你!”乌烈被揭开了伤疤,当即就握住了刀柄,可是一想到还有大萨满在场,他的手有缓缓松开了,默不作声的低下头去,拔转马头就准备回去。

    身后忽然响起一阵马蹄声,一道劲风袭来,啪的一鞭子抽在乌烈的背上,大萨满阴沉沉的说道,“我叫你走了么?赶紧下马给我跪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