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26章 大萨满之死
    数日后,又到了漠北诸部每年聚会的季节,各个部落的首领们从四面八方赶到龙城,来到群山脚下扎好帐篷,开始围猎,同时各个部落的勇士们也在一起比试着箭术、摔跤、马术等草原男儿擅长的技艺,获胜者将会受到整个草原的尊敬。

    阿鲁布的王帐之中,挤满了那些部落首领们,大萨满、袁章分列他的左右,王帐门口打开,两名战胜了无数对手的勇士正光着膀子在进行着最后的决赛,而帐篷中的贵人们用牛羊马匹、金银珠宝、兵器铠甲来打赌谁才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我出一百两金子,赌我们耶鲁部的勇士会获胜。”从楚国赶回来的耶鲁翰自然更看好自己部落的勇士。

    “我出一百个奴隶,赌我们普速部的勇士会获胜。”听到耶鲁翰手笔如此阔绰,普速完不禁心生嫉妒,要是当初被派到楚国去的是自己该有多好啊?无尽的财宝、娇俏可人的中原女子,不就任由自己取用了么?

    等过一段时间一定要和大萨满说一声,让我们薛阇部的勇士也去南边沾沾光,耶鲁翰这小子今年过的也太滋润了,薛阇干同样向衣着华丽的耶鲁翰投以嫉妒的目光。

    混不知自己已经拉到了无数仇恨的耶鲁翰人就大声呼喝着为自己部落的勇士加油,那名耶鲁部的摔跤手也没有辜负他的期望,经过多个回合的僵持,渐渐摸透了对方的套路,抓住对手的破绽将其放倒在地上,随即举起双手迎接众人的欢呼。

    “哈哈哈!果然还是我耶鲁部的好汉赢了!”耶鲁翰哈哈大笑,斟满美酒将自己黄金打造的酒杯递了过去,“这杯酒赏你了。”

    那名勇士大喜过望,按照草原上的规矩,连带酒杯也会归他所有,这个就被不下一斤重,上面还缀满了宝石,这次可是赚大了,于是连声道谢。

    他收获了一个黄金酒杯,而耶鲁翰收获的更多,普速完的一百奴隶,薛阇干的一百匹骆驼,甚至还有大萨满的一百匹骏马,一跃成为王帐之中最大的赢家。

    依照漠北的习俗,在各部落的勇士比武结束之后,王帐中的贵人们也可以亲自下场寻找对手发出挑战,当然这种挑战同样有不菲的赌注,于是这就成了大萨满和普速完、薛阇干等人弥补损失的机会。

    薛阇干率先向耶鲁翰发起挑战,耶鲁翰欣然响应,俩人脱去袍子走出帐外,经过一番较量,薛阇干再次遭受了严重的损失,他的牧群又少了许多。之后普速完也没有讨到便宜,于是大萨满开始考虑是不是该换个目标了。

    在这个时候可不会有人顾及身份,大萨满放眼望去,帐篷里几乎每个人都是跃跃欲试的样子,他将目光挪向袁章,却见袁章也毫不示弱的瞪了回来;袁章虽然是魏人,可他的武艺却是不俗,大萨满多次见过他练武的情形,自负不一定能胜得过他;于是只好暂时按下怒气,将目光投向袁章身边的乌烈。

    乌烈见状畏畏缩缩的低下头去,似乎不敢和大萨满对视,似乎前几次的遭遇已经彻底打碎了他的勇气,这名以勇武扬名漠北的年轻人似乎变得怯懦了。

    如此正好,大萨满自觉心里有了底,于是施施然的站了起来,大声说道,“乌烈,我拿出两百匹上好的骏马,敢不敢和我出去比试一番?”

    宝座之上的阿鲁布似乎皱起了眉头,乌烈也露出一副惶然不知所措的模样,耶鲁翰等人大声为乌烈鼓劲,他却迟迟不敢站起来接受大萨满的挑战,反而向阿鲁布投以哀求的目光。

    “乌烈,你就去和大萨满玩一玩吧,如果打不赢认输了就是,想必大萨满也不会把你怎么样。”阿鲁布淡淡的说道,言语之间似乎已经断定乌烈不会获胜。

    “是,陛下。”乌烈这才战战兢兢的起身,额头已经冒出了冷汗,看到他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帐篷之中响起了一片哄笑之声,众人纷纷将赌注压倒了大萨满身上,唯有袁章和耶鲁翰站在乌烈这一边。

    二人来到帐外,脱下袍子,大萨满大大咧咧的摆了个姿势,“乌烈,我让你一回,你先攻过来吧。”大萨满觉得,就如今乌烈这副模样,自己让他一只手都能获胜。

    “那...我就过来了。”乌烈缓缓抬头,眼中早已不是方才那副怯懦的神情,双手带着劲风转向大萨满的肩膀。

    大萨满顿时觉得有些不对,想要躲避,可是现在已经迟了,乌烈两只铁铸一般的手掌牢牢扣住了他的肩膀,将他整个人都提了起来,然后松开右手勾住他的腿弯,两手一起用力将他高高抛起。

    趁着大萨满将要落地的功夫,乌烈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将右腿弯起,膝盖正对大萨满的脊椎,然后猛地撞了上去。

    大萨满身子在空中根本没办法躲避,膝盖的冲击力再加上他落地的重力,二者合在一起轻松地折断了他的脊梁,大萨满口中吐出鲜血,手指指着乌烈不住发抖,口中却已经说不出话来,没过多久就脑袋一歪殒命当场。

    帐篷之中顿时响起一片惊呼,虽然每年这个时候都会有人在比试过程中丢掉性命,可大萨满的死还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他们没想到乌烈竟然真得敢下狠手。

    “肃静!”阿鲁布的声音压过了众人的惊呼,他不满的扫视一圈,“方才不过是个意外,死在比武场上怨不得别人,大萨满现在已经去长生天的怀抱里享福了,尔等何必如此惊讶?”随即就吩咐王帐亲卫将大萨满的尸首带下去好生安葬。

    薛阇干和普速完心中涌起一阵不详的预兆,他们才不相信大萨满的死会是意外,可如今王帐四周全都是阿鲁布的亲信,他们就算是想跑也无路可走。

    正在这时,乌烈已经回到了王帐之中,他缓缓走到二人身前露出狞笑,“普速完,现在我要挑战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