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37章 自作自受(月初求月票)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着身后相州城高耸的城墙,城墙之上还有点点血迹,这几日元军在相州城下损失了上千人,宇文宜生本以为他们还要付出数倍于此的代价才能拿下这座城池,却没想到城中守军拼命守护的城池却被崔博圭如此轻松的送人了。

    “我原本以为大元能够攻入京城灭亡大魏仅仅是兵马威武的缘故,如今看来却是大魏的聪明人太多了。”宇文宜生发出长长的叹息。

    “哦?宇文先生此话何解?”袁章饶有兴致的问道,聪明人太多了怎么会是坏事?难道不是笨蛋太多了的缘故么?

    “国师大人,如果不是杨介夫太过聪明认识到军功乃是勋贵立身的根基,好水川一战又怎么会派出文官领兵?如果不是朝中文官太过聪明,知道李圭御驾亲征得胜还朝之后他们的地位就会不保,又怎么会为国师大人通风报信导致三十万大军丧失殆尽?如果不是他们太过聪明,知道张果偷营必会招致国师大人的不快,我们又怎么会轻松斩杀这员久战宿将?”宇文宜生指着相州城说道,“如果不是崔纪道他们太过聪明,知道和李悠合作会削弱他们的势力,又怎么会将这样坚实的城池拱手送人?”

    “是啊,如果他们笨一些的话好水川一战纵然能胜漠北也会损失惨重,数年之内不得南下;如果他们笨一些,就不会给李圭拖后腿,就不会在李圭被困尉州时就想着另立新君;如果他们笨一些,也就不会将李悠、丘尚俭这样的良将丢到一边。”袁章长叹道,正是因为这些人太过聪明,无时不刻都关注着自己的利益,唐括部才能从一个小小的部落发展到如今执掌半壁江山的地步。

    “此次他们自以为得计,以为我们会按照他们的想法去西边和李悠拼死拼活,好让他们从中捡到便宜。”袁章继续说道,“但是我这个人比较笨,看不到那么远,我只能看到如今河南道已经向我们敞开大门,如果不趁机将其拿下的话,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国师大人以害怕他们断了后路为借口让他们削减附近州县的兵力,我当初还以为崔博圭不肯答应,谁曾想到他们却如此果断。”宇文宜生都不知道说他们什么好了,河南道的细作已经传来消息,附近几个州县的驻军最少都减了一半,这点兵马根本挡不住袁章的大军。

    “他们是巴不得我们早点和李悠接战,就和当初京城求和的那些官员一样,生怕引起我们的不快改变主意。”袁章嗤笑道,“如果他们兵力强盛,说不定我还真的只有去京畿道了,但既然他们没有自保的能力,又凭什么指望我能按照他们的想法行事呢?”

    “国师大人,我们现在就去攻入河南道?”说话间他们已经走到了相州城西十里处,眼看着就这要踏上前往京畿道的道路了。

    “不,再等两日,让他们放松些戒备。”袁章摇摇头说道,现在他的军队距离齐王的守军还是有些近了,他们的戒备还没有彻底放下。

    于是乎,接下来两日,袁章大军似乎真的打算向西进入京畿道,沿着大道浩浩荡荡的朝许州城行去,估计袁章是想早些到达京畿道,他亲自率领轻骑快马加鞭,宇文宜生则在后方带着缺少护卫的辎重队缓缓前行,如果齐王军从后方突然发起进攻,说不定就能烧毁袁章的粮草,让他们进退不得。

    不过崔纪道他们却根本没有进攻辎重队的打算,若是这样他们岂不是为李悠解围了?像崔纪道这样的聪明人是万万做不出这样对己方毫无好处的事情的;袁章的这种举措让他们更加坚定了对方是真的想要攻打李悠的想法,如果不然又怎么会将如此大的破绽露出来?

    有鉴于此,他们在此撤离了附近几个州县的守军,以示自己绝对没有进攻袁章的打算,你们就安心的去西边和李悠打成一团吧,等你们打够了我们再去收拾残局。

    当然未尝没有笨一点的将领发出疑问,袁章的辎重队为何走了两天还没有走出四十里?这点距离如果是骑兵冲刺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能攻入河南道,我们是不是多留点兵加以戒备?

    但是这些笨蛋很快就被教做人了,辎重队带着粮草所以行动缓慢有什么奇怪的吗?你既然对押运辎重这么感兴趣就去辎重队好了,你手下的兵我就帮你看着了。在他们看来李悠才是北元的心腹大患,有了这样的机会袁章肯定会先去歼灭李悠大军才是,根本不可能来攻打河南道。

    可是袁章似乎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聪明,而且更重要的是耶鲁翰和乌烈要远比齐王的士兵强,他们纵使无法获胜也不会被李悠迅速击败,这就给袁章留下了足够多的时间来解决河南道的问题。

    第三日夜间,附近各个州县的士兵早就撤得不到此前的三成,城中的将士和官员们不在担忧自己会遭遇到攻击,因而早早的从城墙上下来,回到温暖的营房中休息;再坚固的城墙如果没有人去防守也就失去了意义。

    月上中天,一群影悄悄地摸到了城墙下方,领头之人挥了挥手,他身后的士兵们随即甩出了手中的抓钩,紧紧钩住了城垛,接着抓紧绳索悄无声息的向城头爬去。

    登上了城头,方才发现城墙上仅有的几名士兵也缩在成楼里烤着火,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领头的那人带领士兵悄悄摸了过去,轻松杀死了这些毫无戒备的守军。然后沿着斜梯来到城门口,防守城门的士兵也是一般,他甚至还在空气中问到了浓浓的酒味。

    切瓜砍菜一般解决了这些毫无防备的守军,城门缓缓开启,无数名骑兵冲过城门向城中守军大营冲去。

    像这样的情景在多个州县同时发生,一夜之间河南道就失去了他们所有的防御要地,通往心腹地带的大门向袁章敞开了。(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