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44章 大破北虏
    秦士信冲到北虏大营门口,眼见大坑还有数尺没有填满,当下顾不得许多猛地一拉缰绳,和他心意相通的黄骠马立刻腾空而起跃过大坑落在了北虏大营之内,而直到此时那些被爆炸震晕了的北虏士兵还没来得及围过来。

    其后更多的士兵学着秦士信的样子跃过大坑,杀入敌营内部,对那些尚在眩晕之中的北虏士兵展开杀戮,秦士信挥舞熟铜锏接连敲碎了数颗脑袋,然后抬眼向敌营后方望去,只见已经有北虏的将领清醒下来,试图组织士兵将秦士信他们赶出大营去,他当机立断发出命令,“休要去管那些站都站不稳的废物,继续向前冲。”

    无数骑兵跟在他的身后从破碎的寨墙口子呼啸而过,迎向后方的北虏,此时他们早已换成了更利于乱战的马刀,马刀挥舞之下,无数北虏士兵的脑袋随之落地,刚刚组织起来的北虏阵型再次被秦士信冲开,秦士信依旧有些不甘心,他飞快地搜索着敌军主将的踪迹,尤其是那日从他的熟铜锏下逃脱的那人,这次可是不会再让他逃走了。

    一万骑兵很快冲进了敌军营地,将北虏大营搅成了一锅粥,士兵找不到自己的百夫长,百夫长找不到自己的士兵,千夫长和万夫长们发出徒劳的呼喊,想尽办法也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来,更别说营中还有那些被吓破了胆子四处狂奔的战马了,这么一会儿功夫,被战马撞击、践踏而死的士兵不比嘉州军杀死的少。

    “伯符,你可是要跑快一些啊,若是再慢些,恐怕就没有你什么事儿了。”李悠大笑着从周伯符身边打马而过,手中沥泉枪直指敌营帅旗所在,话音未落他已经消失在周伯符面前,气得周伯符哇哇乱叫,当即就想扯下身上的重甲好跑得快一些。

    秦士信并没有将主要精力放到斩首上,而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清扫了周围寨墙上的弓箭手、击溃了北虏大军组织第一波防御的企图,等到李悠率领剩下的骑兵赶过来的时候,耶鲁翰和乌烈依旧没有能够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秦将军做得好!”李悠忍不住大声赞道,他的努力为后面赶来的嘉州军减少了许多压力,既然现在北虏大营仍旧处于混乱之中,那么就让我来彻底地收割胜利吧!李悠和秦士信打了个招呼,就继续向帅旗所在的方向冲去,不出预料的话耶鲁翰和乌烈应该就在这里。

    “太尉大人,等等我!”眼见李悠已经超过了自己,秦士信顿时急了,连忙打马追了上去,他可不想乌烈的首级被别人抢走。

    秦士信策马狂奔,心中满是酣畅淋漓的畅快,在李悠手下打仗可比当初痛快多了,不用操心粮草的供应,不用担心被抹去了功劳,只需要专心打好仗就行;疾奔之中他想起了葬身于京城郊外的张果,如果早些遇到太尉大人,或许张大使就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了吧?等大军攻到京城的时候,定要去张大使的坟前祭拜一番,秦士信抹去眼角的泪水,大声呼喊着向前方冲去,他已经看到乌烈正和另一名北虏大将仓皇而逃。

    “哈哈,小子哪里走!你家秦爷爷又来了!”秦士信大笑着冲向乌烈,上次让他逃走把秦士信郁闷了好几天,现在终于找到弥补遗憾的机会了。

    “既然如此那他就让给你了!”李悠调转长枪转而刺向耶鲁翰的后背,听到身后传来的劲风,耶鲁翰知道这次是遇上对手了,他回身右手一狼牙棒砸向李悠的枪尖,左手则扯动缰绳调转马头,如果不解决这两个对手,他和乌烈是没办法逃出去的。

    乌烈也是和他一般,这俩人心中还冒起了另外的想法,现在元军可以说是败局已定,但如果能杀死这俩人,那么未尝没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当下他们两人使出浑身解数,全然不顾李悠和秦士信的进攻,竟是要和他们同归于尽,耶鲁翰手中的狼牙棒大开大合,劈头盖脸的向李悠砸去,李悠却丝毫不见慌张,沥泉枪绽出数朵枪花,瞬间就绕花了耶鲁翰的眼睛。

    耶鲁翰忽然觉得手腕传来一阵剧痛,却是李悠一枪挑断了他的手腕,狼牙棒也飞入了乱军之中,耶鲁翰胆寒不已,他也是漠北排得上号的勇士,怎么连一招也没有挡住就被眼前这名小将弄断了胳膊。

    此时他已经毫无战意,正想呼喊亲兵过来帮忙自己好趁机逃脱,只可惜他低估了朱龙马的速度,他刚张开嘴,李悠就杀到了他的面前,沥泉枪从他口中穿过脑后穿出,这名在京城作威作福多时的北元名将就此殒命。

    眼见李悠一招之间就刺死了耶鲁翰,自己这边还在和乌烈纠缠,秦士信不由得有些着急了,他咬咬牙兵走险招,低着头从乌烈弯刀下方穿过,趁着来人一错蹬的功夫,将右手的熟铜锏用力向后抛出,随即只听扑通一声,熟铜锏正中乌烈的后脑勺,他压箱底的这一手“撒手锏”却是起到了奇效。

    耶鲁翰和乌烈这两名北虏的统帅先后被李悠和秦士信杀死,北虏士兵最后的那点胆气也随之烟消云散,他们纷纷放弃了和嘉州军的厮杀,不管不顾地向后方逃去。

    李悠深记得白起当初传授的兵法精要,怎么会放过这个给予敌军最大杀伤的机会,立刻带着秦士信一起衔尾追击。

    此前耶鲁翰和乌烈准备建造的第二处营寨现在却成了北虏的催命符,被挖的满是沟壑的道路和四处堆放的木头巨石延缓了他们逃跑的速度,不断有人落马被践踏成肉泥,也不断有人因为要躲避沟壑巨石而被后方的嘉州军追上,北虏的哀嚎之声不断。

    现在才攻入北虏大营之中的周伯符看着远去的骑兵,狠狠骂了几句,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了还在营中没有来得及逃走的北虏将士身上,挥舞着大号陌刀向着他们迎头劈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