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63章 射杀金兀术
    “有郭神仙在,尔等何须如此。?  ? ”方才班直侍卫们来不及救援,等箭矢被李悠打飞了他们才用盾牌将自己护住,赵桓心中颇为不满,更主要的是这些班直侍卫和他们手中的盾牌挡住了他观察战局的视线,出于对李悠的信任,他相信这位貌似无所不能的神仙肯定可以保住他的安全,所以拨开班直侍卫,瞪大眼睛看向城下。

    而此时,城头上的文武大臣、班直侍卫、大宋禁军也都将目光对准了李悠箭矢所指的方向,唯有戚家军依旧保持着警惕的目光,丝毫没有为李悠所动。

    “来了!”金兀术也现了李悠的反击,以一人对十一人还有时间进行反击?李悠的箭术再次出乎了他的预料,方才已经死了一个人,要是现在再避不开,那么自己就会成为此次宋金大战最大的笑柄了,金兀术瞪大眼睛看着那支飞向他的羽箭,准备空手将其抓下,如此或许还能挽回几分颜面,

    说时迟那时快,其他神射手比金兀术的观察力终究弱了一些,直到金兀术出声他们才看到袭来的箭矢,有的试图附身躲避,有的抽刀想要将其劈开,当然也有那不堪的,竟被这一箭的威势吓得浑身僵硬,丝毫动弹不得。

    胆小之人终于收到了惩罚,长箭直接贯穿了他的脑袋,从眼眶射入,颅后穿出,后脑勺冒出来的箭头上除了鲜血之外,还有乳白色的脑浆。

    “呕。”旁边有人忍不住呕吐起来,纵使他们见惯了辽人、宋人的鲜血,有许多还是他本人制造的,可是这却和现在截然不同,方才死在箭下的可是和自己一样的女真人啊,他忍不住为李悠没有将他选为目标而感到庆幸。

    不过剩余的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又是三箭命中目标,三名金兵神射手两死一伤,死的那两名和方才那个如出一辙,都是被射穿了脑袋,而唯一那名幸运儿则是因为李悠瞄准的是他的心脏,而此人的心脏却恰好长在和常人相反的位置上。

    “不好!”当看到李悠一箭直接射穿了同伴的脑袋,金兀术顿时意识到自己的决定有些托大了,他没想到李悠在如此远的距离还能射出力量如此之大的箭矢,可惜现在想要变招躲避已经来不及了,他只有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到了右手上,同时细微的调整了下手指的动作,他现在已经不认为自己还可以将如此有力的一箭抓住,他现在只想将他稍微拨开一点,不要让这一箭命中了自己的要害。

    电光火石之间,最后一箭已经飞到了金兀术的面前,他甩手如鞭抽向箭杆,金兀术的武艺果然不凡,右手挥出竟是真的触碰到了箭杆,可惜震天弓的威力还是让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尽管避开了箭刃,可是高飞行的箭杆还是磨破了他的右手,金兀术甚至隐隐约约的问到了一股皮肤烧着的焦臭味。

    回望去,箭矢进他这么一拨,力道并未消除多少,又往后飞了很远的距离,落入金兵大阵之中,随即出一声惨叫,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鬼帮金兀术当了一劫。

    “此人实在不可力敌,我等还是快些走吧。”金兀术倒也不是一根筋的人物,要不然他早就死在黄天荡或者朱仙镇了,当他看清楚了现在的局势,随即作出正确的抉择,事到如今还是先保命的要紧,想必众人方才都看到了城上那人的神射,实在是怨不得自己。

    “想逃?晚了!”如果金兀术在舍出第一箭之后就赶紧离开,那么李悠忙着保护赵桓或许只能留下两三名金兵,可是现在已经迟了,五名金兵已经倒在了自己箭下,如今只剩下六名金兵,就算他们以最快的度逃离,在他们逃出震天弓的射程之前,李悠完全可以再射出两轮一共十支箭矢。

    金兀术忍着右手的疼痛,左手直接把长弓丢在地上,如此危机的时刻,减少任何一点重量都可以大大增加他保命的几率,剩下的五名神射手也做出了和金兀术同样的抉择,一边拔马狂奔一边飞快的丢下手中的弓箭、兵器......

    “再好的马也跑不出箭矢啊。”李悠轻叹一声,随即又是五支羽箭射出,赵桓等人都看傻了,甚至连欢呼声都没有出,个个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心里默默地猜测着那名金兵将领是否能侥幸逃生?不过立刻就将这种大不敬的念头抛到一边,这可是郭神仙的神箭,凡人如何能逃脱?他这次绝对是死定了!

    又是四箭飞向金兵,四声哀嚎几乎同时出,震天弓射出的长箭干净利落的穿透了他们的后心,四名金兵几乎没遭受什么痛苦就当场死去,这倒是便宜他们了。

    金兀术一听到弦鸣就赶紧将身子藏在了马肚子下方,不过李悠这一次也没有将目标对准金兀术,箭矢射中的金兀术胯下的战马,战马受痛变得人立而起,直接将金兀术抛到了马下,

    “我命休矣!”金兀术在地上滚了几圈,脸上满是灰尘和鲜血,看上去就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狼狈,他的心情也跌入了谷底,他知道自己想要跑出李悠的射程是不可能的事情。

    “斡啜!”后方的完颜宗望、完颜宗翰等人同时喊道,这可是被他们所有人都看好的年轻将领,难道就要死在这汴梁城下了么?他们纷纷向神灵祈祷,祈祷他们能保佑金兀术逃过此劫。

    可惜他们的神灵似乎管不到李悠,李悠抽出了箭囊中的最后三支羽箭,一箭命中了金兀术的咽喉,一箭射入他的胸膛,至于最后一箭则射中了唯一幸存那名金兵的马匹。

    金兀术望了一眼汴梁城的方向,不甘心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身体怦然倒在地上,掀起一阵儿尘土,这名被金国贵族一致看好的青年将领就此死在了汴梁城下。

    至于最后一名金兵,无助的站在那里,不知道究竟是该继续逃跑还是向城上的宋人跪地求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