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70章 各说各话(300月票加更)
    整整将完颜翰带丢在驿馆里整整晾了一天,到第二天中午方才有一名小吏带来了消息,他昂着头走进驿馆看也不看完颜翰带一眼就说道,“韩大人命你去鸿胪寺拜见。?  ? ”态度极其倨傲,和前些日子大宋官员的卑躬屈膝截然不同。

    “拜见?”完颜翰带冷笑着反问,这个词可是有些居高临下了,之前大金国的使者可没受过这种憋屈的待遇。

    “正是,尔等不过是蛮夷之辈,到了我天朝上国自当拜见。”小吏乃是韩朝宗专门找出来的傻大胆,再加上天兵天将的传说,此人却是没有将完颜翰带语气里的威胁放在心上。

    “大金天会四年(北宋靖康元年),我大金与宋国缔结盟约,约定自新结好以后,两国之间依伯侄礼施行,大金乃是宋国的伯父,如今我为使臣,代表的是大金皇帝的威仪,又岂能拜见一名芝麻绿豆般的小官?”这份盟约是金兵第一次围困开封时所订,除此之外金国还要求大宋将太原、中山、河间三镇及其以北地区割与金朝;每年交纳岁币二百万贯,以及交纳犒军费“书五监,金五百万两,银五千万两,杂色表缎一百万匹,裹绢一百万匹,马牛骡各一万头匹,骆驼一千头”等;宋朝要将接纳的燕云及其以北地区的逃人全部遣送金朝;宋朝要遣送一个亲王(康王赵构)和宰相(少宰张邦昌)至金营做为人质,等到金军撤至黄河以北并交割完地界后,再予以放还。

    之后大宋背约,拒割三镇,欲策反叛辽金将耶律余睹,方才有了这第二次开封之围,完颜翰带这么讲可以说是**裸的威胁了。

    “我大宋如今又天兵天将相助,只是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见到尔等血流成河,故而才放你进来和谈,你若是不想见我家大人,这就出城去吧,只是来日战场上见到了,我大宋绝不留情。”这些话临行前韩朝宗就提醒过他,如何应对也是细细教来,小吏不假思索的按照韩朝宗的吩咐作答。

    自从昨夜之后,完颜翰带就知道这次想要攻下汴梁城恐怕是不可能的了,但他处于对大宋朝廷的一贯印象,并不认为他们有决死一战的决心,所以还想去见见大宋的宰执高官试探一二,看看能不能在临走前勒索一些好处,因此对这个话题避而不谈,含糊应对过去之后,跟着使者上了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前往鸿胪寺。

    到了鸿胪寺,韩朝宗又将他生生的晾在门外,自己则和孙傅、唐恪等人暗地里观察者完颜翰带的举动,半个时辰过去了,完颜翰带虽然屡次催问喝骂鸿胪寺的小吏,但却依然没有离开,孙傅见了忍不住摇头道,“上次围城,我等哪敢如此对待金国使者?只要他说要罢谈出城,我等就无有不从,可如今却是他求着来见我们了。”

    “郭神仙曾言‘能战方能和’,如今金兵见识了天兵的威力,怕是没信心攻下汴梁城了,故而才会如此。”韩朝宗也大着胆子接过话头。

    孙傅知道韩朝宗已经入了赵桓的眼,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飞黄腾达,所以也不介意他插话,三人的交谈倒是颇为融洽。

    又把完颜翰带晾了一个时辰之后,鸿胪寺的小吏方才过来通报,“我家大人传你进去!”话里的语气就好像是招呼家奴一样。

    完颜翰带甩袖欲走,但一想到还没有查清楚大宋的底气,于是只好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冷哼一声跟着小吏来到衙门之内,韩朝宗高坐上,见他进来屁股抬也不抬,也没给他安排座位径直问道,“使者此来可是递交降书的?”

    “正好相反,本将军此来是劝大宋皇帝向我大金投降的,你我两国若是能达成议和,则汴梁城或许还可以保全,尔等如果执迷不悟,就休怪破城之后我女真大军无情了。”完颜翰带不甘示弱的威胁道。

    “议和也并无不可,只要尔等答应如下条件,则我大宋也能留尔等一条性命:其一,从今以后两国之间依爷孙礼施行,大金乃是宋国的侄孙;其二,金兵全数退出大宋境内,将燕云十六州重新还给大宋。”燕云十六州本来被大宋夺回,可如今又落入金人手中,“其三:金国赔偿我大宋黄金五百万两,白银五千万两,各类皮毛、人参另计;将完颜宗望、完颜宗翰、完颜尹希等送入城中充当人质,等金国兵马尽数退去、赔款交割完毕之后放还。”

    韩朝宗这几乎是将上次的盟约颠倒过来,如果真的按照他开出的条件行事,那么金国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痴心妄想!不过是色厉内荏罢了,我大金在城外还有二十万大军,只需输入功夫就能攻破汴梁。”完颜翰带冷笑道,接着他也同样开出了一份议和的条件,除了大金当爷爷、宋国当孙子的虚名之外,还有索要大批金银布帛、各类海量物质,倒是和韩朝宗所说的差不多,只是双方的关系确实掉了个个,“......你们的皇帝、太上皇及朝廷文武百官都到我大金军营中充当人质,等钱财交割完毕后放还。”

    自从完颜翰带进来的这会功夫,双方都不过是自说自话罢了,根本没有人去考虑对方的条件,到了这时候他们俩人都已经清楚,这次议和其实根本没有成功的可能性,但他们也并非一无所获,韩朝宗已经明白金兵现在对城中的天兵颇为担心,而完颜翰带也看出现在大宋朝廷似乎不像此前一般懦弱了。

    完颜翰带在门外等了一个时辰,可与韩朝宗的谈话却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宣告结束,从鸿胪寺出来,他并未返回驿馆,而是径直往城门的方向行去,韩朝宗等人目送着他离开默默不语,许久之后孙傅才说道,“看来,明日金兵又该攻城了。”他的语气中并无多少担忧,在他心里对李悠充满了信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