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94章 归路艰难
    李悠在面板上选出自己要用的道具:金牌,每枚可迟滞敌军行动十日,可单独使用;先前为了帮助冉闵用了六枚以延迟慕容儁的进军度,还剩下六枚,刚好可以用到此处,金国当年威逼赵构用十二道金牌召回岳飞,让北伐功业毁于一旦,现在自己用这件东西来延迟完颜宗望他们北逃的度真是报应不爽啊。() | (八)

    心中稍许得意,李悠选出一块金牌点击了使用,随即金牌化作流星飞向北方,只可惜现在这一幕只有他能看到,不然大宋的军队又会以为他是在展示神迹了吧?收起虎符面板,李悠大声说道,“金兵现在尚未走远,我等快走些还能追上他们。”

    韩世忠眨了眨眼睛似乎有话想说,按照他的估计现在金兵已经在远处渡河了,按照目前大宋军队的行军度,怕是无论如何也赶不上他们了,郭神仙为何要如此说话?可转念一想,人家都能召唤出天兵了,那么能掐会算也是理所应当,肯定是郭神仙已经算出金兵遇到了什么事情无法顺利渡河,所以才会做出这般判断。

    “郭神仙,韩某熟悉此处道路,愿为先锋率领大军追击。”一想到这些,韩世忠连忙请命,岳飞也是一般,二人争夺起前锋的任务来。

    “带路这般小事又岂用你二人亲自上阵?尔等麾下的儿郎足矣。”李悠又怎么会如此大材小用?另外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岳飞与韩世忠二人去做呢,“你二人就留在我和张总管身边一同参详军事,待接战时再率军冲杀不迟。”

    这边在李悠的率领下,六万大军加快了行军度,根据韩世忠和岳飞麾下士兵的指引沿着金兵的退兵路线紧追不舍,而在北方,绕了一个圈子的金兵已经到了黄河岸边。

    完颜宗望和完颜宗翰率领五万金兵精锐,用四处抢来的船只逼迫着船工将士兵、战马和粮草运过河去,现在已经有一万多人到了河对面,他们打算在全部渡河完毕之后就将这些船只全部烧毁,让宋军无法追击。

    “此次我等只是不熟悉敌军,方才会遭遇如此大败,幸好损伤的大多是郭药师和刘彦宗的降军、还有各部落的仆从军,我女真人的军队尚未伤筋动骨,等回到北方积蓄实力,挑拨大宋内部关系,再过个一两年就又可以挥军南下了,到那时候定可一战拿下汴梁。”完颜宗望站在船头安抚众将道,虽然嘴上风轻云淡,可是他心里却是心疼的快滴血了,完颜宗弼、完颜银术可还有完颜娄室,这三员大将还有他们麾下女真士兵的损失实在是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而且戚家军所呈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是太过强大,就算下次进军他也没有把握获胜。

    “从南边抢来的东西都运过河了,这次的收获可是不小。”留在岸上的完颜宗翰也强笑着说道,按照他们商定的计划,完颜宗望和完颜希尹、完颜昌先率领一批士兵过河,在那边安营扎寨,而他则和完颜阇母一起留在这边断后,顺便等等看郭药师和刘彦宗能否平安归来,好从他们口中得知更多“天兵”的消息。

    二人就此分别,完颜宗望乘船返回北岸,完颜宗翰则留在这里一边继续指挥大军渡河,一边等候着郭药师与刘彦宗的消息,在完颜宗望已经靠岸之后,郭药师和刘彦宗手下的溃兵也赶到了此处,看到寥寥无几的溃兵和他们脸上惊恐的神色,完颜宗翰不禁脸色大变,立刻让人把溃兵带到跟前追问道,“郭将军和刘将军那里去了?”

    “那日在汴梁城下,郭将军和刘将军将宋军诱出城外,本想借着骑兵之利击败对手,可那些宋军却使出妖法,顷刻间就用大车结成了车阵,步兵缩回阵中,我等奋力冲杀奈何车阵坚不可破,反倒被阵中射出的箭矢、铅弹弄得死伤惨重,退兵之际又被敌军骑兵沿路追杀,导致大败!”那名常胜军打扮的溃兵痛哭流涕,“敌军追杀了一日一夜,我等损失惨重,郭将军仅仅带着八百骑兵冲破敌阵,正想赶来此处将宋军的消息告知元帅,却不想在中途又中了宋军的埋伏,郭将军...郭将军不幸罹难,我等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常胜军...常胜军就只剩下我们这些人了。”

    “刘将军呢?”完颜宗翰不由一阵儿胆寒,就算是他率领女真骑兵和常胜军搏杀,想要战胜对手容易,但要把他们杀得只剩下这点人马却是难了,难道宋军就如此强大么?

    “刘将军中途和郭将军分开各自率军突围,我等实不知晓刘将军的下落,只是刘将军所部人马比郭将军的还少,怕是...怕是...”这名士兵低下头去,不敢继续说了。

    常胜军和辽军已经彻底完了,完颜宗翰身子一晃差点晕倒在地,这次他们率领十五万大军南下,现在回去的只剩下半数,损失实在是太惨了;他强打起精神坐下,正打算继续追问宋军车阵的事情,不料帐篷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他连忙走出帐去,谁知刚出来就看到大风吹落了军旗,起风了?哎呀不好!完颜宗翰快步跑向岸边,只见黄河之上的渡船一艘艘正在狂风之中飘摇,眼看着就要沉了。

    方才还是天高云淡,为何突然来了这么一阵儿怪风?完颜宗翰呼喊着想要收回这些船只,可是在这样的大风之下又有什么办法?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搜集起来的船只一艘艘被大风刮翻沉入黄河之中,船上运载的金兵几乎无人逃生,反倒是那些船工还抱着破碎的甲板拼命地挣扎着。

    好巧不巧的是,就在最后一艘渡船沉没之后,大风就突然停了,天空乌云散开阳光重新照射在黄河之上,河水也恢复了平静,那些侥幸逃的一条生路的船工连忙向岸边游来。

    这阵风也来得太怪异了吧?莫非真的是天命?完颜宗翰不禁有些慌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