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596章 岳家枪
    海战的技能岳飞没有学会,但是韩世忠却学会了,不过从李嗣业那里学到的重步兵战法却刚好相反,韩世忠并无所得,岳飞却是迅吸收,看来这两位名将之间还是有一些区别的,或许是韩世忠曾经在黄天荡击败过金兀术,所以有水战的天分,而岳飞正面击败拐子马和铁浮图更有6战的潜质吧?

    不过这样也好,大宋的海贸极其达,也的确需要一支强大的海军,到时候大可以让韩世忠指挥大宋海军纵横七海,岳飞则和吴玠、吴璘等人一起指挥6军北击女真,西扫党项,尽复汉唐故土,再兴我华夏江山。  ≈

    张叔夜年纪大了,早早熬不住瞌睡先去睡觉了,岳飞和韩世忠却一直在李悠帐中听他传授兵法,三人竟是整整一夜没有休息。

    第二天大军拔营起行,李悠继续不断收拢前方传来的消息,指挥大军前行,而岳飞和韩世忠则沉默了许多,经过昨天的洗礼,他们再看眼前的这只军队已经大不一样了,他们需要时间来把从李悠那里学到的兵法技能融会贯通,最终化为己用。

    李悠和张叔夜也看出了他们二人现在正在关键的时候,于是吩咐其他人不得打扰,留给他们充足的时间让他们消化。张叔夜颇感欣慰,他虽然遗憾自己无法习得李悠的兵法,但是看到这两名现在还名声不显的小将能得到李悠的悉心教导而颇感欣慰。

    等这次追上金兵,一定要给他二人一个立功的机会,好让他们可以早日独自领军,以便这两名被郭神仙所看重的年轻人能够尽快成长,今年已经六十二岁高龄的张叔夜自觉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他想在自己退出朝堂之前看到这俩人接过自己的旗帜。

    由于戚家军中有大炮,所以行军的度稍微有些慢,张叔夜略显着急,他害怕金兵会在宋军抵达之前渡过黄河,屡屡提议分兵,先让骑兵去缠住金兵,延缓他们逃跑的度,然后再两军合围,将其消灭在黄河岸边。

    可李悠却是一点也不着急,一枚金牌可以让延缓金兵的行动十日,他们足以在这十天的时间里赶上金兵,就算是追不上大不了再用一枚就是,又何必冒着分兵被金兵各个击破的风险呢,这段时间还是用来加岳飞和韩世忠的成长吧。

    又到了日落时分,大军缓缓停止了前进的步伐,一座座营房被搭建起来,火头兵们梦露的准备着晚饭,而岳飞和韩世忠也从思索之中醒了过来。看到李悠打算翻身下马,韩世忠急忙喊道,“郭神仙,昨日可是说好了要教导我和岳兄弟马战技法的!”

    靠,这让李悠顿时想起了当时和李嗣业一起行军,被他天天折磨的时光,不过上次在李嗣业那里学到了不少好东西,和他们二人交手也不会全无好处吧?于是李悠让人腾开一块地方,自己提着沥泉枪来到场中,准备和他二人交手,从岳飞那《满江红》来看,能做得出“笑谈渴饮匈奴血、壮志饥餐胡虏肉”的人大概也能学会“戮胡”吧?

    “郭神仙,得罪了。”还是韩世忠更为急躁一些,待李悠刚拿起枪,他就迫不及待的挥舞着铁鞭迎了上来,俩人顿时战在了一起。

    “好武艺。”昨日错过了步战的张叔夜这次早早地就安排好一切等在了附近,还没看到几个回合就忍不住叫好,韩世忠的武艺让他大为赞赏。

    “这泼韩五少年时就勇力过人,乡里父老都说,有如此好的功夫,应该去当兵为国效力,所以汉武就投了西军。”西军之中有熟悉韩世忠的人在一边给张叔夜解说着他的来历,“从军之后他屡立战功,对待下属又极其公道,在军中小有威望;种太尉也曾夸他年纪虽小,却也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只是童贯那厮却不相信他的功劳,所以到现在还还是个小官。”

    “嗯,等此战结束之后我当奏明官家,命人重新核实此人的功劳,论功给于赏赐。”张叔夜正愁不知道如何提拔二人,现在既然得到了遮掩多个消息又怎么会不加以利用。

    说话间韩世忠和李悠的交手已经结束,又轮到岳飞登场了,和方才韩世忠不同的是岳飞的枪术更具有大家之气,一招一式举重若轻,防中带攻,攻中设防,看上去竟然压制住了李悠,这时候担任解说的就变成刘浩了,方才西军的人给韩世忠赢得了一条金光大道,他当然也不肯错过这个机会,“张总管,这岳鹏举的武艺乃是当年御拳馆教师周同和河北枪术名家陈广所传授,当日那郭药师正是被鹏举所杀。”

    “好!好!有此大功朝廷定会厚加赏赐。”张叔夜不禁大喜过望。

    张叔夜这边高兴的不行,李悠那里却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岳飞的攻击虽然不如方才韩世忠那般如同疾风暴雨一般勇猛,却绵绵不绝让人几无可乘之机,让人束手束脚好不难受,根本连原本六成的本事都挥不了。

    这就是岳家枪的威力么?岳家枪号称枪中之王,进攻有刺,戳、点、扫、挑;防守有格,拨、架、挡、淌,将防守和进攻两动融为一体,攻防一次完成,让人招架也不是,反击也不是,慌乱之间就会被寻到破绽一击必杀。

    只是现在似乎岳飞才刚刚将周同和赵广传授他的技艺结合四处征战所得融会贯通,招式转换之间还稍微有些生涩,尚不能答道圆润无碍的境界,才让李悠没有落败,还能勉强坚持下去。

    观战众人纷纷屏住了呼吸,瞪大眼睛盯着这难得一见的争斗,就连退到一边的韩世忠眼神中也流露出敬佩之情,他暗自盘算假如让自己去和岳飞单挑的话,无论如何也无法获胜啊。

    最多再有十招,我怕是就要败了,正当李悠想找个破绽退出战圈的时候,他的耳边又一次响起了虎符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