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23章 战略调整
    罗世绩知道李悠现在不仅仅掌握着嘉州的军权,就连朝政大权也是他一手掌握,所以不能离开嘉州太久,这次领兵出来击溃了耶鲁翰的八万大军,又将袁章堵在河南道无力南下,短时间内是不会有太大的战事了,所以现在也该是返回嘉州的时候了。

    “太尉大人还请放心,有潘将军和周将军相助,末将定不会让袁章进入都畿道半步。”潘凤和周伯符一掌骑兵,一掌步兵,再有他居中指挥,只要不是袁章亲自率领十万大军倾巢而出,罗世绩自信完全应付得来,对于无法和秦士信并肩作战他未免有些遗憾,但是也知道这是出于制衡的考虑,绝不敢有任何怨言。

    “嗯,罗将军的本事我还是信得过的,等再次率军北上之时,就是光复京城之日,到时候少不了有罗将军立功的机会。”李悠试了试,罗世绩竟然能够学会岳飞的“一心”,于是对他做好这些事情再无怀疑。

    和李悠交流了一番兵法,罗世绩自觉大有收获,昔日还有些懵懂的想法现在突然变得无比清晰起来,这让他对李悠的敬畏有增添了几分,太尉大人果然有高深莫测之能,将来一统天下恐怕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等到收复京城之后,恐怕就是太尉大人取代福王之时了吧?到时候定要提醒秦兄弟千万不要犯浑啊。

    罗世绩在大魏可是没有受过多少好处,就连他一向尊敬的张果也是因为大魏朝廷的缘故才死在北虏手里,所以他对大魏皇室并无多少尊敬,反倒是李悠处事公正、爱惜百姓,正式取代大魏一统天下的最好人选;想到这里罗世绩不仅暗暗摇头,秦士信比他还要痛恨大魏朝廷,李悠要是有想法他高兴还来不及又怎么会犯错呢。

    我还是就留在都畿道好生监视袁章吧,到时候只要太尉大人有需要,我定会帅军为他剪除那些大魏的遗老遗少,罗世绩已经做出了选择。

    数日之后,李悠带着秦士信和部分兵马南下,这次他选择的路线是先进入淮南道,去钱骅所在的钱塘视察一番新水师的训练情况,然后再从水路返回嘉州;秦士信有些恋恋不舍的看着罗世绩的大营,他这此似乎有些没有杀过瘾,向李悠问道,“太尉大人,咱们什么时候才能收复京城,把这些北虏赶回漠北去啊?”

    “等我嘉州练出十五万精兵之时,就是再次北上收复京城之日,到时候秦将军可要当好先锋啊。”李悠知道他邀战心切,于是安抚道,“不过在此之前还要先解决了越王和骚扰沿海的岛夷才行,以免他们在我大军北上之时骚扰后路。”

    “江南东道那些弱兵怎么会是我嘉州军的对手?太尉大人无需自己出马,末将率领两万精兵就可攻入江南东道,把越王和郑飞黄、汪五峰他们拿到嘉州来。”秦士信闻言眼前一亮,又迫不及待的开始请战了。

    “越王手下的步卒骑兵的确不足为虑,秦将军率领两万兵马的确可以将他们击败。”李悠却是知道江南东道赖以立国的不是步兵、骑兵,而是那支天下规模最大的水师,即使能在6上击败他们,郑飞黄和汪五峰也可以携裹越王出海,不断骚扰沿海,给李悠制造无尽的麻烦,“不过他们的水师却非同小可,如果不能击败越王的水师,可是后患无穷啊。”

    怪不得太尉大人这次要先到钱塘,原来是打算去看钱将军的水师啊,秦士信对自己在6地上的本事极其自负,可要说起水战就完全抓瞎了,“有钱将军在,定会击败越王的水师,只是将来要从6上进攻之时,太尉大人可别忘了末将啊。”

    大军行进度甚快,不到半个月的功夫就来到了钱塘,早已得到消息的钱骅来忙出来迎接,在随行的人里,李悠还看到了姚广孝和司马错,看来他们也猜到了李悠的用意,先行赶来汇合了,由他们俩在,刚好可以帮着参详下这次战略调整的细节。

    “末将/下官恭迎太尉大人大胜归来,驾临钱塘。”见到李悠骑着朱龙马出现在前方,众人连忙拜倒迎接,语气之中满是尊崇;实在是李悠这次北上获得的胜利太大了,一举歼灭耶鲁翰数万大军,又收复了都畿道,眼看着己方的实力和地盘飞增长,已经在一统天下的争夺之中占据了先机,到时候他们这些押对了赌注的人也将得到极高的回报,一想到这些他们就抑制不住激动地心情,语气自然尊敬无比。

    “姚大师、司马先生、钱将军快快请起。”李悠翻身下来,亲手将他们三人一一拉了起来,其余人等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赶紧自己起来了事。

    送上几句恭贺的话,把将士们送入安排好的营房之中,李悠则和秦士信等人跟随钱骅进入城中,遥想当年第一次北上之时,仅有数艘小船,不到一百随从,今日却是带着数万大军前来,真是恍如隔世一般。

    钱骅早已准备好了接风的酒席,众人开始畅饮,李悠在席上对钱塘周边的官员多有嘉勉,听得他们喜笑颜开,一杯杯美酒不住地灌进肚子里。

    酒过三巡,宴饮散去,其余人等各自离开,唯有姚广孝、司马错、钱骅和秦士信几人流了下来,钱骅将他们引入后院,奉上茶水醒酒,随即商量起接下来的计划来。

    “钱将军,如今水师训练的如何了?”要想攻打江南东道,就必须解决他们的水师,因此钱骅的新水师至关重要。

    “启禀太尉大人,顾先生的新战船已经有不少送到了钱塘,将士们这些日子紧加操练,已经初见成效,在大湖之上行进倒也还算熟练。”钱骅先汇报了一番进度,然后开始摆明难处,“只是若想出海怕是还要训练一段时间,毕竟在海上行船可是和江上、湖上大不一样,单是这观星之术就没有多少人掌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