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24章 惊弓之鸟
    李悠率领大军南下钱塘!这个消息初一传来,江南东道就炸开了锅,郑飞黄、汪五峰、严振泉等人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纷纷涌入王宫,猜测着李悠的打算,“如今袁章尚在河南道,他就敢南下来攻打我们么?”钱塘几乎挨着江南东道的最北边,突然来了数万大军也难怪乎他们压力如此之大,他们手中的水师虽然可以称得上是天下无双,可步兵却是不堪一战,要是李悠率领大军攻入江南东道,他们将毫无办法。

    “我都说了不要妄自调动兵力以免引起嘉州伯误会,看看,如今报应来了吧?”有人开始忍不住责怪,先前李悠率军北上的时候,他们还存有趁火打劫的心思,将兵力暗暗向交界处挪了挪,打算等到李悠败于北虏之手就趁机扩大自己的地盘,只是没想到耶鲁翰的八万大军被李悠一战全歼,袁章的十万大军困在河南道无法脱身,现在的英明决定此时却成了江南西道的催命符。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想想如何渡过眼前这道难关吧。”郑飞黄一开口,众人纷纷安静下来,这也算是越王小朝廷的优点,在座的大多是海商出身,都有过在风浪中遭受巨大损失的经历,座椅接受起这些事情来要比大魏的朝臣快得多,而且他们也知道失态已经是如此严峻,再也不能窝里乱了,所以控制住了铲除异己的**,纷纷倾听着郑飞黄的话,开始琢磨如何应对嘉州方面的压力。

    “我看此次嘉州伯南下钱塘,到不一定是要立刻进军江南东道。”汪五峰考虑片刻说道,他也拿出了自己的理由,“根据钱塘的探子送来的消息,如今钱骅正在大湖之上演练水师,想必是针对我们而来,但是这只水师却还没有开始出海训练;嘉州伯天纵奇才,不会不知道要想攻打江南东道就必须打掉我们的水师,想必在钱骅的水师练成之前他是不会南下的。”

    “而且即使是从6路进攻,也不该只有钱塘这一路兵马,而应该是从淮南道、江南西道、岭南道三路夹击。”郑飞黄点头表示赞同,只要这只水师在他们就仍然可以给沿海州县制造巨大的威胁,想必李悠是不肯吃这个亏的,而且现在嘉州方面的其他军队也没有攻打江南东道的征兆,“江南西道、岭南道的兵力都没有向江南东道靠拢的迹象。”

    “而且嘉州伯此次率领的大军兵种似乎也不对。”敬他这么一提醒,很多人就开始现破绽,“此次南下的两万兵马多是步卒,骑兵少之又少,若是真有攻打我们的打算,绝不会只带步兵。”骑兵依旧是这个时代战场上毫无争议的王者,很难想象李悠不让这只决定性的力量来参加攻打江南东道的大战。

    “如此说来嘉州伯恐怕是班师回朝顺道路过嘉州而已。”一项项证据拿出来,众人似乎终于放下心来,起码现在不用担心会遭受到攻击了。

    “就算今次不打,只要我们不肯归顺嘉州伯,多则三五年,少则一两年,我江南东道还是免不了要遭受嘉州伯的攻击。”看到这些人无比庆幸的样子,汪五峰不禁有些不屑,这也未免太鼠目寸光了吧?“嘉州伯班师回朝为何专门在钱塘停留?十有**是要查看钱骅训练的水师,钱塘的探子早就说了钱骅正在大湖之上训练水师,钱家人训练水师的本事想必你们是清楚地,而且听闻探子所言,船队之中颇有几艘大船,远远望去景象是一座小城一般,规模远在咱们的水师之上,且时常可闻雷霆之声于湖上,这又不知道有什么门道;恐怕这只水师练成的时候,就是嘉州伯挥军攻打江南东道的日子了。”

    “由此看来还不如现在就开始打,起码暂时还能保住这支水师,我等到时候大不了退到海岛上,谅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说不定还能寻找机会烧了钱骅的船队,但是现在我们确实不好下这个决断。”严振泉叹道,钱家世代镇守钱塘,身兼漕运重任,手下水手工匠无数,兼之钱家也有自己的海上船队,要说这海上征战的本师也不输给他们多少,现在有了李悠的全力支持更是如虎添翼,他们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更别说这支新水师中还有宝船了。

    “如此大船若是能为我们所用,这海贸的利润怕是又要多上数成啊。”当即就有人看到了宝船的好处,单从船身的规模来看,这艘船的载重量就低不了,更多的载重意味着更低廉的运费和更多的吞吐量,这对那家商户来说都是极其眼馋的。

    “可惜这些船只好像是在嘉州打造运来的,我们在钱塘的人手丝毫打听不到消息。”郑飞黄也是很想将制造宝船的技术收为己有,为此他愿意付出海量的金银,只可惜他们在沿海一带或许还有点门路,但在嘉州就完全抓瞎了。

    商议一番,暂时打消了众人的担忧,可钱骅手下那支强大的船队依旧像悬在他们头顶的宝剑,让他们丝毫不得安心;根据探子远远打量揣测出来的那几项数据,嘉州方面的造船工艺已经远在他们之上,他们水师中最大的战船也没有宝船的三分之一大,要是钱骅率领这样的船队逼过来,他们还拿什么打?光那甲板的高度,他们就算是能凑到跟前,想跳帮作战恐怕都跳不上去吧?

    吵了半天,众人也没有拿出个有用的办法来,只是做出了向钱塘和嘉州多派探子打听的决定,众人纷纷散去。

    平日里汪五峰总是走在最前面,但是今天却落到了最后,和郑飞黄二人不紧不慢的溜达着,等身边杏仁渐渐稀少的时候,汪五峰突然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说给郑飞黄听,“哎,若是有上这么几艘大船,哪怕是不做这个官也值了啊。”

    嗯?他这是什么意思?郑飞黄立刻警觉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