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26章 周南产子
    “这次在钱塘着实耽误了不少时间,回去的时候得加快度了。?  ”告别钱骅等人,李悠让大队人马乘船返回,自己则带着姚广孝、司马错和一千骑兵快马加鞭往嘉州奔去,之所以这么着急,一来是因为离开嘉州的时间有些长,担心嘉州政局有变,二来么,算算日子,周南生产的时间也快到了,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要陪在她的身边才行。

    司马错乃是久战宿将,姚广孝老当益壮,他二人早已习惯了长途行军,所以完全跟得上大军行进的度,再加上此行都是一人双马,一路上不断更换马匹,很快就回到了嘉州境内。

    “小爵爷!你回来的正是时候,大夫说夫人就是这几天了。”忠叔远远迎出,脸上又是喜悦又是担心的说道,生孩子固然是喜事,但在这个时候每次生产对于产妇来说都是走鬼门关,稍有差池就会出现不忍言之事,所以他难免有些担心。

    “忠叔辛苦,大夫、产婆这些可都准备好了?”周围前来迎接的官员也体谅的给他们让开道路,稍微在李悠面前露了个面就告辞离去,回家琢磨到时候该送什么礼物才好,李悠和忠叔并肩而行,直奔府中。

    “方圆百里,但凡有点名气的大夫和产婆都被我叫到府上了,还请了周将军的夫人等有过生产经验的妇人前来帮忙。”忠叔闹出的动静可是够大的,脸周伯符的老婆都叫了过来,“此外范先生还从别处请来了不少神医。”

    “府中留这么多的大夫和产婆做什么?嘉州、云州其他百姓该骂我们了,还是选出十名最出色、经验最丰富的大夫、产婆留下,其他人都恭送回乡吧。”李悠忍不住汗了下,那些百姓可是也要看大夫,找产婆的啊。

    “小爵爷,咱们嘉州伯府数代单传,此事可万万马虎不得。”忠叔不禁有些着急,“咱们家的名声一向很好,深受百姓爱戴,些许小事谅他们也你能体谅。”

    “兵贵精不贵多,有那么几位好大夫就够用了,人多了反而不容易下决断,到时候他们要是吵起来究竟该听谁的?”好言好语总算是将忠叔说服,可是没想到等回府遣散众人的时候又出了乱子,那些大夫、产婆说什么也不肯走。

    稍微想想就明白,给太尉大人的孩子接生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啊,不管自己有没有帮上忙,只要生产的时候自己在现场,那出去就是吹牛的资本,以后周围的达官贵人生产还不抢着来找自己?如此好事那肯就这么离开呢?

    最后还是忠叔连哄带压的送上几份好礼,总算是将那些多余的人手劝走了,离开的时候他们一步三回头满是不舍,深深地为自己错过了这个打响名号的机会而懊恼。

    “你倒还算有良心,知道在这个时候赶回来,南妹妹刚醒,你快进去吧!”进到内堂,李令月唠叨一阵儿之后将他推入了卧室,看着李悠脸上掩饰不住的关切,她隐隐的生出一股羡慕,想当年她在京中这样的事情见得多了,但有几人能像李悠这样将大事抛到一边,专程回来陪伴妻子的?

    李悠一进来,陪着周南说话的周伯符夫人等内眷慌忙避开,不一会儿屋里只剩下了李悠和周南两人,就连丹青也借口去打热水给他俩腾开了私人空间,李悠刚想握住周南的手却又害怕自己刚才没有沐浴影响到她,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最后四下打量一番取过一块锦帕裹住双手握住了周南的右手,“南妹妹辛苦了。”

    “夫君哪里的话,此事却是我该做的。”周南见到久别的李悠,心中满是欢喜,并未因为他征尘未洗而生出不满,反倒因此而格外感动,紧紧地握住李悠的手,诉说着肚子里孩子的动静,“这孩子踢我肚子的时候可有劲了,看来一定是个男孩。”

    “男孩女孩都好,我是一样的喜欢。”生怕将来生出女孩给周南带来压力,李悠连忙宽解道,“我反倒是更喜欢女孩儿,要是能像南妹妹一样聪明伶俐就好了。”

    陪着周南说了一会儿话,等她缓缓进入梦乡李悠才轻轻地松开双手退了出去,把丹青叫进来照看,自己则到外面准备沐浴更衣。

    出来的时候见到周寿夫妇也闻讯赶来了,周寿看到他甲胄未解的样子不禁皱眉责怪道,“你本是武将,身上杀气颇重,回来也不先去换身衣服,万一这沙场征伐之气冲撞了孩子可如何是好?”

    不等李悠解释,周夫人先不满意了,她瞪了一眼周寿说道,“你以为姑爷的孩子就和你一样弱不禁风么?像姑爷这般名将,生下的孩子那会害怕这些?现在先让这孩子接受一番古冶的英武之气锤炼正好,等他长大了完全可以帮着姑爷开疆拓土。”

    这句话未免有些僭越,可在场的人却没有露出丝毫异样,就算是周寿也是仅仅皱了下眉,旋即又舒展开来,起码从现在来看,李悠的确比大魏那些宗室子弟要出色得多。

    匆匆沐浴一番,换了身衣服,稍微用了点饭,李悠开始检查忠叔此前所做的准备,他紧急命人前去顾将子那里要来了一些高度酒精以供消毒使用,以免到时候有什么意外。

    等解决完这一切,他又来到了周南的卧室之中陪伴,这样的日子一连过了两天,等到第三天的时候,周南终于要生产了。

    被赶出门外的李悠听着室内传来的哀叫声,不由得一阵阵心忧,心中暗暗琢磨,周南的身体一向康健,婚后自己又经常督促她锻炼身体,因此绝不像一般的千金小姐那般弱不禁风,应该可以抗得过这场磨难吧?

    厅外等候的众人面色各异,都眼巴巴的看着卧室的门口,折腾了许久,就当李悠快要失去耐性,想要硬闯进去的时候,屋里传来了一阵有力的小孩哭声。

    “生了!”众人齐齐露出喜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