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42章 再次出征
    “夫君此去毋庸牵挂家中,妾身自会照看好孩儿。  ”太尉府中,周南体贴地给李悠将披风扣好,“有母亲和周夫人时常前来陪伴妾身,郡主也会经常到访,珏儿定然不会寂寞。”

    “辛苦南儿了,下次回来珏儿恐怕都会叫爹爹了吧?”看着襁褓之中已经有六个月大的李珏,李悠这次还真是有些舍不得走,这次一去又是短则数月、长则半年,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周南和这个可爱的家伙,“这两年天下动荡不安,等重归一统之后我就可以留在家中长相陪伴你们母子了。”

    “好男儿志在四方,如今乱世正要夫君鼎力平复,妾身又不是那种只顾着自己家里的女子。”纵然心中颇有不舍,周南还是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

    “嗯,时辰不早了,我就先走了,你不用送出来,免得受了风寒。”说完李悠带着亲兵龙行虎步出了府门,而周南嘴上应着,可脚下却是不由自主地跟了上去,一直守在府门外看着李悠的身影消失在街角之后许久方才在丹青的劝说下回到府中。

    到了城外,姚广孝、司马错、范蠡、王机、许光等朝廷重臣全都在此等候,李悠翻身下马一一见礼,“如今朝中的事情就要劳烦诸位了。”如今那些和李悠不合的朝臣已经被姚广孝借着科举舞弊一事通通赶出朝堂,朝中有姚广孝和王机主管朝政,范蠡掌控钱粮,司马错和许光执掌军权,就算是李悠离开,嘉州也依旧尽在他的掌握之中,绝对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主公毋庸牵挂朝中之事,有我等在纵使有一二漏网之鱼,也翻不起什么波浪。”姚广孝眯缝着三角眼说道,此前他连兴大狱、杀伐果断,让朝中群臣为之胆寒,暗地里送了他一个病虎的外号,自那以后李悠但有什么改革的政策,无论是下达还是执行都顺畅了不少,这其中以姚广孝功劳最大。

    “运往钱塘的钱粮补给已经在路上了,足以支撑这次收复江南东道之战,而且也不会影响到都畿道和其余诸道。”范蠡自信地说到,对于这位陶朱公筹划钱粮的事情李悠无比放心。

    “都畿道已经补充了两万兵马以防备袁章趁机南下,淮南道、江南西道、岭南道进入江南东道的各处要道也分别聚拢两万到三万兵马不等,只要君上灭了江南东道的水师,这些大军就可同时攻入江南东道,让越王和郑飞黄、汪五峰他们无处遁逃。”司马错说完压低了嗓音,“另黑冰台在江南东道的探子已经做好了接应的准备,根据他们传回来的消息,如果郑飞黄等人的水师被全歼,那么大有劝降的可能。”

    “如此甚好,能少死些人总是好的,此事就有劳司马将军了。”李悠也是极为高兴的,江南东道乃是繁华之地,要是毁于战火就太过可惜了,都是大魏的百姓,能不动刀兵就再好不过了,但愿他们能够看清局势做出明智的抉择。

    “王老先生既然身子依然康健,眼下朝中局势已经逐渐清平,王侍郎何不劝说王老先生出山襄助国事?”李悠来到王机身边恳切地说道,像王逊这样经验丰富的老臣还是很有用处的,反正朝中现在有姚广孝在也不怕他有什么异心。

    “多谢太尉大人牵挂,只是家父早已没了功名利禄之心,还是继续留在大学堂中教书育人的好。”王机客套的拒绝,王逊这只老狐狸才不肯让自己有一丝惹上麻烦的机会,反正现在王机的地位已经足以保证他们王家的富贵,他即使到了朝堂之上也增添不了多少荣耀,还不如去大学堂之中借着自己在儒林的声望培养更多的人才。

    这样也好,虽然稍微有些可惜,但李悠却也因为王逊的抉择而又放松了一丝对王家的警惕,他最后来到许光身前,“许先生,这次可惜不能与先生一同上阵了。”

    “此次主要是水战,我去了怕也没多大用处。”许光故作大度地说道,他心里也渴望上阵杀敌,可嘉州方才是李悠的根本所在,身为最受李悠信任的武将,在他出征的时候镇守嘉州的重任责无旁贷。

    一一告别众人,李悠翻身上马,带着两万新编练的大军准备出征,群臣齐齐躬身拜倒,“恭祝太尉大人早日得胜还朝。”

    “多谢诸位吉言,此战定可一举拿下江南东道,一统半壁江山。”李悠拱手回礼大声应道,要是收复了江南东道,那么南方的江山除了偏远的黔中道和剑南道之外就尽数归于李悠所有,天下财富丁口六成以上纳入掌控,只要消化了这些收获,那么将来挥军北上与北元展开决战也大有胜算。

    旌旗猎猎,长枪如林,两万大军像一条蜿蜒的巨龙一般向东方行去,吸引了沿途无数人的目光,嘉州治下的百姓、商旅无不真诚的渴望李悠能够早些荡平东南、得胜还朝,而那些隐藏在百姓之中的探子细作则无比紧张起来,他们一边飞快地记下出征的人数、方向,一边暗暗盘算着如何早些送回消息。

    就在李悠率军东进的同时,各路探子细作也纷纷利用各种渠道,信鸽、快马各种手段齐出,将这一消息送回到他们的主人手中。

    还没等李悠的大军到达钱塘,这一消息就传到了蜀中、传到了京城、传到了河南道、传到了龙城,传到了江南东道。

    蜀王、许时雍、袁章、阿鲁布和郑飞黄、汪五峰等人66续续地收到了这个注定要改变天下局势的大消息,他们也纷纷开始召集属下,商量着自己一方又该在这场动荡之中采取什么样的应对策略。

    而在钱塘城中,钱骅还顾不得前去迎接李悠,而是整日泡在水师之中,做着大军出海前的最后准备,虽说他们此前已经完成过好几次海上操练,可真要拉出去和越王的水师较量,还是有些忐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