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44章 归降?
    都畿道的罗世绩感受到了最近的变化,京畿道不断传来北虏增兵准备南下的消息,河南道袁章渐渐开始收回散往各处的兵马,但是他却依旧镇定,他相信有周伯符和潘凤在,再加上嘉州支援来的兵马,依靠这段时间修筑的防御工事,绝对可以挡得住北虏的两面夹击。

    “咱们就让这些北虏在都畿道撞个头破血流吧!”罗世绩豪气万千地说道,现在没有那些文官拖他的后腿,他绝对有信心凭借自己的能力完成这项重任。

    “就怕他们不敢来,来多少杀多少!”周伯符和潘凤相视大笑,这段时间少有战事,早就将他们两个憋坏了,现在听说有大军南下,心中早已乐开了花。

    罗世绩这里巴不得敌人早点过来,而江南东道的越王府中,郑飞黄等人却是担心不已,“都打听清楚了?真的是朝着我们来的?不是北上攻打河南道?”他们自负没有和李悠交战的本事,只能寄希望于这些了。

    “若是攻打河南道,哪里用得着走钱塘。再说了,此前钱骅多次率军出海清扫海盗,难道不正是为了训练水师么?”郑飞黄紧锁眉头,一想起那些探子抱回来的消息,他就感到头皮一阵儿麻,这样的船队他们真得能挡得住么?

    “我早就说过当日就该趁着钱骅水师未成之际,扬帆北上攻入钱塘烧了他们的战船,你们不听,到现在咱们怕是只能在这里等死了。”严振泉牢骚道。

    “若是当初攻打钱塘,恐怕现在江南东道早就糜烂一片了!”汪五峰反驳道,他们当然有实力摧毁钱骅手下那支尚未成型的水师,可是触怒了李悠到时候从6上三面进军他们可没有丝毫抵御的办法,这些人终究是海商出身,算了算毁灭钱骅水师的后果无法承受,就只好就此作罢,祈祷因为别的缘故能让李悠暂时放弃攻打江南东道的打算。

    当然他们并非没有任何对策,在钱骅率领水师出海剿灭海盗之时,他们就曾经派出过手下的船只和精干人手假扮海盗前往助阵,希望能够重创钱骅水师,从而给自己赢得更多的缓冲时间,可惜那些纵横海面多年的好手却纷纷倒在了宝船的炮火之下,就算是侥幸逃过炮火的攻击冲到宝船附近,也拿那些高耸入云的宝船毫无办法,那些跳帮好手根本爬不上去,只能眼睁睁地被宝船上的士兵用弓弩挨个杀死。

    “当初不攻打钱塘的决定是咱们一起商议出来的,现在再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还是想想办法该如何应对吧?”郑飞黄打着圆场,他们到底比那些死到临头还党争不休的官员知道轻重,纷纷抛开争执讨论起对策来。

    “如今水师还有船只数百,将士两万余,不知道能不能敌得过钱骅的水师啊?”严振泉面露苦涩,似乎并没有太大的信心。

    “前几次出海的船只都没有回来,那些水手早就开始起疑心了,要是钱骅水师逼近,怕是有不少人会未战先逃啊。”汪五峰同样不看好此战的结果,“咱们现在的这些船只怕是挡不住钱骅,不如向东海岛夷求助,让他们的船队先去冲一阵,等他们和钱骅两败俱伤之时,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

    “这些矮子怕是又要狮子大开口了。”郑飞黄不屑地说道,“何况他们的船只比咱们的还要破旧,又能挡得住钱骅多久?”

    “钱没了可以再挣,可要是水师完了咱们可就全完了!”汪五峰家财千万,却不是吝惜之人,该出钱的时候他比谁都大方,“他们虽然打不赢钱骅,但能消耗些钱骅的箭矢、火药总是好的,总比咱们的人去送死来得划算。”

    江南东道的探子虽然没办法查探到宝船、大炮的制造方法,可稍微打听点皮毛还是可以做到的,所以郑飞黄和汪五峰等人已经知道昔日那些轰鸣乃是钱骅船上的大炮用火药射炮弹,他们也找了不少工匠进行研究,可惜断送了不少人命还没有取得太大进展。

    “如此也罢,总比在这里什么都不做的好。”郑飞黄点头赞同,他飞快地盘算了一下此举索要的花费,“要想让东海岛夷出动半数以上水师非得十船丝绸、二十船茶叶、瓷器不可,这些花销我出四成。”

    “还有三成算我的。”汪五峰紧随其后,越王不过是个幌子,这江南东道的大权和财富还是掌握在他们这些海商手中,他们现在虽然是从自己口袋里掏钱,但只要此战可以获胜,那么这些花销自可数倍、十数倍的赚回来。

    “我出两成,剩下的让那些小海商分了,总不能他们一点都不出吧。”严振泉也认了一部分,他们的家财多寡彼此之间心里都有数,也瞒不过别人去。

    “好了,我做生意向来先想的不是赚钱了怎么办,而是亏本了该如何挽回,现在打仗的事情都准备完了,也该商量商量万一打输了该怎么了。”花钱请东海岛夷的水师出马一事已经决定,接下来自然有人去准备货物、联系岛夷,郑飞黄商议起了另一件事。

    “要是海上败了,6地上即使负隅顽抗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海上贸易的利润高,风险也大,他们都习惯了做好最坏的打算。

    “是啊,与其和嘉州伯拼死作战,将江南东道打得稀巴烂,还不如早点投降保存这份繁华,嘉州伯并非残忍好杀之人,或许只要我们献出越王,还能保住这份家业吧?”汪五峰虽然也是在战前就开始考虑投降,可是和昔日大魏京城的那些官员却大不一样。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现在就再派出一拨使者去钱塘见见这位太尉大人,要是条件合适咱们就降了,能少损失些船只总是好的。”看到其他人似乎没有反对的打算,于是郑飞黄做出决定,水师的那些船只可是他们家的命脉所在,要是任由被摧毁还是有些舍不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