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49章 怒海争锋
    距离战场二十余里处的一片礁石附近,一支庞大的舰队正再次停泊,桅杆上的瞭望手远远地看着前方升起黑烟的地方,焦急的等待着那个早已商量好的信号。

    下方的甲板上,一名和郑飞彩面容有几分相似的汉子同样焦急的踱来踱去,“二哥到底怎么回事,前方的战事如此激烈,他为何还迟迟不肯信号?”尽管看不到战场上究竟生了什么,可是短时间内就突然冒出这么多的烟雾,稍微一想就知道这一战进行到了何等激烈的程度,难怪郑飞凤会如此着急,无论战事对己方有利还是不利,你总该给个信号也好让我们早早的做好准备啊!

    他哪里知道郑飞彩刚才已经被彻底吓破了胆子,直到改变航向方才想起了此前的约定,连忙命令属下点燃几枚火箭射上天空。

    “三当家的!二当家的信号来了!”瞭望手见状立刻大声喊道,同时努力的分辨着信号的种类,“是...是红色火箭,一连三枚,这是...这是要我们赶紧逃啊!”

    郑飞凤心中咯噔一声,他们才离去了多久?这就出要赶紧逃跑的信号?刚才的那一战是有多么惨烈?那些东海岛夷虽然比不上他们自己的舰队,可郑飞凤想了下就算是他和郑飞彩合力想要歼灭这支舰队也得好一阵才行,而且自己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可是谁能想到他门竟然才坚持了这么一小会儿就被干掉了?

    “该不是那些杂碎临阵倒戈降了钱骅吧?”郑飞凤呸了一口,将失败的原因都丢到东海岛夷头上,连忙跳起来指挥大军起锚扬帆,“都赶紧些,谁要是慢了就自己留在后面对付钱骅吧!劳资可不会等他们!”

    刚才还十分平静的海面顿时变得纷乱起来,所有战舰上的船长都开始大声喝骂着指挥手下的水手们起锚升帆,纷纷开动船只准备逃跑,甚至还有几艘战船因为有船只挡在了他们逃跑的路线上生了争执,气得郑飞凤破口大骂,要不是现在时间来不及他恨不得将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丢到海里去喂鲨鱼。

    江南水师终极不是正规的军队,如果是平时无事倒也罢了,在此关键时候就暴露出他们训练和纪律性不足的缺点,本来预计的启航时间硬是被他们折腾的延误了一倍,久在船队好不容易整理好队形开始逃跑的时候,身后已经可以看到郑飞彩麾下那支舰队的桅杆了。

    “要命的都给劳资快些!钱骅那厮那是不远了!”郑飞凤急上心头,顾不得等候查看郑飞彩舰队的损失,一马当先冲到了最前面,身后的那些战舰也赶紧使出浑身手段拼命地加快逃跑的度,早就没了当初纵横四海、不可一世的气概。

    “妈了个巴子的,这些人怎么造的船?他娘的怎么跑的这么快?”看着身后越来越近的宝船,郑飞彩额头满是冷汗,骂完之后他赶紧双手合十向海神祈祷,“海神娘娘千万保佑我等逃过此劫,若是此次能够生还,小的一定为您重塑金身,四时祭祀不断。”

    各个船只上那些暂时还没有用武之地的跳帮手、弓弩手们也纷纷开始向自己信奉的神灵祈祷,无论是海神娘娘,还是观世音菩萨,太上老君,乃至土地爷、寿星老都被求了个遍,许下了万般好处只求能够逃得一条性命,刚才那些东海岛夷的下场实在是把他们吓坏了,这些水手根本生不起和加州水师作战的勇气,唯有祈祷满天神佛的保佑了。

    这些人摄于刚才嘉州水师碾压东海岛夷舰队的威势,求生的**和对敌人的恐惧让他们爆出比郑飞凤舰队更大的力气,郑飞彩的舰队不一会儿就追上然后过了他们。

    借着两船并行的功夫,郑飞彩还跑到船舷边跳起来给郑飞凤比划着夸张的手势,让他在加快度,可惜他们的行船度固然已经过了往日,可还是比不过钱骅的宝船,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嘉州水师的桅杆也从海平面下方冒了上来,眼看着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快丢东西,把压舱石、兵器、粮食、饮水都给我丢了去!”不得已郑飞彩使出了最后的手段,想要通过减轻船只的重量来加快行进的度。

    “二当家的,丢了压舱石如果遇上风浪我们就死定了啊!没了兵器敌军围上来我们就滞后等死了。”船长一听连忙劝道,“还有粮食和饮水,如今最近的码头也得三天的路程,没了这些我们就算逃了也撑不到靠岸啊!”

    “要是不丢这些,我们现在就是个死!”郑飞彩一把揪过他的衣领大声骂到,骂完之后他也清醒了些,“先把压舱石都丢了,然后是兵器,粮食...粮食先留一半,饮水...饮水暂且不用着急。”在海上终究还是饮水最为关键,人可以坚持几天不吃饭,可要是没有饮水,绝对撑不到靠岸的时候。

    郑飞彩的舰队周围不断溅出水花,压舱石、兵器、粮食接连落水,减轻了重量的船只再次加,渐渐甩开了身后的郑飞凤。

    事情都紧急到如此程度了么?郑飞凤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愣了,可是当他回头看到那些越来越近、高耸如山的宝船,瞬间就体谅了郑飞彩的做法,连忙命令自己的舰队也学着他们的样子抛弃一切能够抛弃的重物。

    可惜无论是向满天神佛的祈祷还是减轻船只的重量,都没有能够让他们逃出生天,钱骅的舰队依旧不断缩减双方的距离,更让郑氏兄弟担心的是嘉州水师已经开始改变队形,一队规模较小的船只开始从大队之中脱离出来,划了一道弧线想要从前方堵住他们的去路,而且从这些小船的度来看,追上他们已经用不了多长时间了。

    难道要散开队形各自逃亡么?郑飞凤和郑飞彩同时想道,这一举措全凭运气才能逃出少数船只,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