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51章 联姻
    “多谢太尉大人宽厚仁慈,想必家兄听闻之后定会感激淋涕,率领江南东道归降太尉大人。??  ”郑飞彩和跟随他一道前来的汪家、严家族人跪地叩谢。

    “嗯,你们能明白就好,都是中原子民,又何必杀得血流满地?我若是想攻打江南东道,早就从6路进军了,之所以费了这么一番波折,不过是想多为江南东道的百姓保留几分元气罢了。”李悠说完看向郑飞彩等人,“既然你们清楚了我的意思,那就顺便在帮个忙呗。”

    “还请太尉大人吩咐,但凡小人等能做得到的,绝不会有丝毫推辞。”郑飞彩等人连忙保证道,反正听李悠的意思也不会太过为难他们。

    “你回去选几个可靠的人手,带一艘战船回去,把我刚才和你们说的意思告诉郑飞黄、汪五峰、严振泉等人,让他们考虑清楚了,切勿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想了想李悠又说道,“至于越王殿下也不用担心,只要他去除帝号,前往嘉州嫌住,我可以以保证他和他家人的平安。”

    其实对越王的下场郑飞彩等人毫不关心,反正那不过是他们竖起来的一个傀儡罢了,他本来还想着或许李悠不方便下手,打算劝说郑飞黄等人在投降之前送她斟酒一杯、白绫一丈,替李悠背上这个黑锅,日后自会有他们的好处。

    所以听到李悠这么说他未免有些遗憾错过了一个卖好的机会,可转念一想既然连越王都不会有性命之忧,那么他们这些人的平安就更有保障了,于是抛下那点遗憾,在此真诚的叩谢,“小人一定将太尉大人的意思亲口告诉家兄,定会说服他们归顺太尉大人。”

    他刻意读重了“太尉大人”四字,言下的意思乃是他们郑家归顺的可是李悠而不是那个莫名其妙的福王,郑飞彩对天下的局势还是有所了解的,在他看来李悠取代福王登基乃是迟早的事情,还是早些表明态度的好。

    其余汪家、严家的族人也听出了郑飞彩话里的意思,也跟着赌咒誓表明了对李悠的归顺之心,只恨不得现在就上劝进表。

    “好了,你们的意思我清楚了,眼下还是先回去劝说你们的兄长、叔伯早日归顺的好。”李悠也无意于纠正他们的意思。

    “事不宜迟,小人这就带领战船回去,小人的三弟郑飞凤还在战舰上,小人这就让他到太尉大人的战舰上长长见识。”郑飞凤都有些等不及早点回去了,为了安李悠的心,他还主动把郑飞凤送来充当人质,说罢他面露难色,“此前为了跑快些,小人将船上的压舱石、兵器、粮食都丢得差不多了,还请...还请太尉大人慈悲借我等一些。”

    “哈哈!”李悠和钱骅忍不住同时笑了起来,这些人方才也太过狼狈了吧?这点小事根本不值一提,他们回去的时候就有几艘小船跟上将补给送了过去。

    接着郑飞凤等人质纷纷乘坐小船来到宝船之上参观,钱骅指挥着大军押送着这些俘虏准备返回钱塘,郑飞彩则和那些一起拜会过李悠的水师将领们驾驶着战舰准备返回江南东道,尽快将这些消息传回去,以免别生事端。

    三日后,在府中焦急等待的郑飞黄终于见到了郑飞彩,听郑飞彩说完当日的战况他立刻跳了起来,“什么?你们就这样降了?”

    “大哥当日若是见了那些东海岛夷的下场和钱将军麾下那些精锐就不会如此责怪小弟了,非是我等不肯卖命,实在是他们的战船太过厉害根本就打不过啊。”郑飞彩坦然说道,事到如今他也不怕郑飞黄责怪自己了。

    等细细说完当日的细节,郑飞黄也没了言语,而这时候汪五峰、严振泉等人也从各自族人口中得知了消息,匆匆赶来他的府中商议对策。

    “如今水师尽墨,江南东道已无抵挡之余力,究竟该如何是好啊。”汪五峰唉声叹气的说道,他也没有想到李悠的水师竟然如此强大。

    “现在已经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还能怎么办?只能向太尉大人请降了,或许还能保住家中富贵,要是等6上大军攻入江南东道,我等恐怕就死无葬身之地了。”郑飞黄纵然心有不甘,也毫无办法,只能选择这条对他们最为有利的道路。

    “纵使投降也该商议个对策出来,越王去除帝号前往嘉州完全可以答应下来,江南东道交由太尉大人掌管也没有问题,但我们让他省了这么多力,将如此富庶之地拱手送上,总该能换回点东西吧?”严振泉问道。

    “太尉大人说了,我等皆可保存家财,以后也可以继续做海贸的生意,不过必须按时向朝廷缴纳税金,还必须服从朝廷的条令,就算是香继续当官太尉大人也会安排合适的职位。”郑飞彩连忙将当日和李悠商谈的结果说了出来。

    “如今嘉州朝廷的商事是范大人掌管,范大人一向对我等商人极为宽松,想必即使有税额也不会太多,朝廷的律令也不会太过严苛。”汪五峰似乎有些动心。

    “我等以前给那些官员上供都不少了,若是按照范大人制定的标准,就算是再高也不会过这个数去,若是如此这笔生意完全做得。”郑飞黄他们最为关注的嘉州官员就是范蠡了,对他的了解甚至还在李悠之上。

    “可是我等商人自古饱受朝廷压榨,就算是眼下说的好好地,日后怎么回事还不好说啊,还是得找个靠山才行。”严振泉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的确如此,严兄有什么好办法?”众人齐声问道。

    “联姻!”严振泉憋出两个字来,“如今郑大哥家的侄女儿刚好到了出阁的年纪,要是能将她嫁给太尉大人,日后郑大哥可就是...了,自然不敢有官员来骚扰我等。”

    他们严家和郑家、汪家互相嫁娶不计其数,三家早就连在了一起,郑家和李悠联姻就等于他们三家一起绑上了李悠的战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