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54章 逃婚
    “好!太尉大人果然应允了我们的条件。 ”郑飞黄府上挤满了来探听消息的官员、海商,汪五峰带回来的好消息让他们终于放下心来,总算可以从战争的阴云之中走出来了。

    “恭喜郑大人,贺喜郑大人,能和太尉大人结下亲事,日后郑家的富贵不可估量啊!”当即有人红果果的吹捧道,堂中响起一片附和之声,这些人大多是海商出身,没读过多少诗书,所以说话难免过于直接了些。

    要是往日,郑飞黄或许还有些不满,可是今日这般好事落到了他的头上,只要自己的子孙不作死,足以保证他们郑家数代人的富贵,因此他也乐呵呵的一一道谢,吵闹了好一会儿郑飞黄才让他们安静下来,“太尉大人的诚意咱们也见到了,昔日的那点小小顾忌也该放到一边,安心归顺了吧?”

    “小人早就说过太尉大人宽厚待人,定不会亏待我等。”众人纷纷点头称是,丝毫没有当初郑飞黄决定归降时那副犹豫不决的样子,一个个涂抹四溅的吹嘘着自己当日是怎么怎么果断,谁和谁又是如何纠结胆怯。

    “既然太尉大人如此看重我等,我等也不能让太尉大人失望,如今江南东道正是紧要关头,你们都得严加戒备,不能闹出什么乱子来,否则我也唯有用他的脑袋向太尉大人请罪了!”郑飞黄的声音突然变得严厉起来,这可是关系到他们郑家数代富贵的大事,谁要敢破坏,郑飞黄就敢杀他全家。

    “郑大人请放心,皇宫...哦不,是越王府已经被下官带人严加看管,越王和他的家眷全部都在里面,没有郑大人的命令,下官保证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来,绝对不会出任何差错。”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这位越王,必须将他们全家平平安安的送到嘉州才行,要是被心怀不轨之人抢到手里,怕是又要有一场大乱。

    “各州府的主官都试探过了,稍有犹豫的那几个人已经被拿下,换上了可靠的人手。”另一人接着汇报道,江南东道的各个州县也做好了归顺的准备。

    “各路兵马统统都带入军营,好酒好肉的吃喝着,就算再多留个把月,这些家伙也不会有丝毫不满。”军队那边也已经控制妥当。

    “犒劳太尉大人大军的酒肉粮草也已经准备妥当,就算是太尉大人安排五万兵马进驻江南东道,也足以应付。”江南东道向来繁华,这些供应完全不是问题。

    “各个商会都打过招呼了,他们都保证会竭力维持市面平静,绝不会有人借此机会扰乱市面,粮食、油盐......这些百姓日常所需的东西绝对不会涨价。”商业的繁荣也是要继续保持的,只要粮食油盐等关系到百姓日常生活的商品保证供应,城中的百姓就不会操心其他。

    越王、州县、军队、粮草、商业......一件件事情汇报上来,他们都做好了迎接李悠进入江南东道的准备,待一切汇报结束之后有人忽然膨出一个锦盒来,“郑大人,此乃小人家传的红珊瑚,世间罕有,正好给郑大人的千金做嫁妆。”

    “郑大人,小人这里有百年的上好山参,送与郑大人给太尉大人和令千金补补身子。”

    “郑大人,此乃小人从神医薛雪那里求来的宜男秘方......”画风陡然改变,一群群来客纷纷从怀里摸出各种各样的奇珍异宝,以求能在郑飞黄心中留下一些印象。

    一时间大厅变得分外热闹起来,这些嘈杂之声也渐渐传到厅外,落入了某些有心人的耳朵之中,一名丫鬟打扮的小姑娘听到众人议论的事情时不禁大惊失色,连忙提着裙子快步向后院奔去,到了内院闯进一间极为雅致的院子,闷头钻进房子就着急的喊道,“小姐,小姐,外面都在说老爷要把你许配人家了。”

    “啊!”郑家小姐郑妍儿手中捧着的诗集顿时落到了书桌上,脸上也不见了昔日的平静,花容失色的追问道,“你从哪里听来的?可莫要说这些胡言乱语。”

    “奴婢路过客厅时听里面的人都在传说,他们都开始给老爷送道贺的贺礼了。”小丫鬟果儿气喘吁吁地回答道。

    “如今江南东道危在旦夕,老爷那还会有心思给我说亲事?”郑妍儿依旧不相信,可要是万一是真的,那么......她又忍不住追问道,“他们说要把我许配给那户人家?”

    就江南东道这片地方,有资格和郑家联姻的不过汪家、严家寥寥数家,可他们家中的子弟要么已经成亲,要么条件不和,那有配得上自己的人选?

    “好像是...好像是...”刚才屋里吵得分外厉害,果儿哪里听得清楚,皱眉苦苦回想了半天方才摸到了一丝线索,“好像是说要把您嫁给什么太尉大人?小姐?我们江南东道可有这样的官职?”

    “太尉大人?”郑妍儿刷的站了起来,她可不比果儿这个懵懵懂懂的小丫鬟,自然明白太尉大人四个字意味着什么,“如今天下能被称为太尉大人的只有一个。”

    越王、齐王和蜀王要么被文臣拥立,要么被豪商扶上帝位,他们当然不会安排一个太尉的职位来给自己增添麻烦,伪楚许时雍更是不放心将那点少的可怜的军权交到别人手上,至于北元的兵马还是分散到各部贵人手中,同样没有这一职位。

    “是谁啊?”果儿好奇的问道,她也想知道哪家的青年才俊能够配得上自己的小姐。

    “福王朝中的贵人,此前的嘉州伯李悠。”纵使养在深闺,郑妍儿也听说过李悠的名号。

    “就是这次要率军攻打我们的那个?”果儿自动脑补出一个身高八尺腰围也八尺的凶恶汉子来。

    “嘉州伯不是已经成亲了么?难道要我去做妾?”一想到府中郑飞黄那些妾侍每日诚惶诚恐的样子,郑妍儿就感到一阵儿胆寒,不行,我才不要像姨娘他们那般,我要逃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