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55章 夜奔
    郑家虽然豪富,但是和勋贵世家、且手握军政大权的李悠比起来又算不得什么了,郑妍儿虽然自负,但也不然为自己有资格成为李悠的正妻,她也知晓李悠娶得乃是周学士家的千金,身份可比自己尊贵多了。

    再联想到二叔大败而归却不见多少慌张,她很快就猜出或许父亲已经和嘉州伯达成了归顺的协议,那么将她嫁过去拉近彼此的关系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她那些嫁给汪家和严家的姐姐不都是这样的么?

    “小姐,这位...这位嘉州伯是不是不好?”见到郑妍儿面露难色,果儿小心翼翼的问道,她咬着嘴唇琢磨着如何能帮得上小姐的忙。

    “我哪里知道他好还是不好?”郑妍儿苦笑道,她的那些姐姐好歹和汪家、严家的子弟自小有来往,知道一些对方的事情,自己却仅仅知道李悠已经有了婚配,还是一名屡战屡胜的名将,除此之外就别无所知了。

    “那...那小姐可是不喜欢?”果儿大着胆子问道,郑妍儿平日里爱看一些才子佳人的话本,倒是把这个小丫头也带坏了。

    “你去收拾收拾,咱们连夜逃出去吧!”果儿的话似乎督促郑妍儿下了最后的决定,说罢她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东西,打开梳妆盒乱翻一气,这个胭脂别的地儿没得卖必须得带上,这本话本上次才看到一半,盈盈姑娘究竟是何下场让人好生牵挂,还有这些衣服都是自己平日里穿惯了的......

    “小姐,你该不是要逃婚吧?”果儿吓得长大了嘴巴,要是被老也知道我帮着小姐逃跑,怕是会把我打死吧?胆怯之余她也有些心动,郑妍儿从小宠她,又带着她看了无数话本,按照话本上说的,那些千金小姐逃婚总会遇到诸多好事,她每每看到此处都多有向往,现在轮到自己遇上这样的事情了,她不禁也有些心动。

    “三姐姐从小就最疼我了,如今她嫁到汀州远离此地,只要我们逃到汀州找到三姐姐,她肯定会收留我的。”郑妍儿竟然已经想好了去处。

    “去汀州啊?好像好远的样子。”果儿平日和郑妍儿去过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到城外踏青,连汀州在那个方向都不知道,一时有些茫然。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帮我收拾!”郑妍儿忙了半天却看到果儿还是呆呆的站在那里,连声催促道。

    从小听惯了郑妍儿的话,果儿来不及思索就按照小姐的命令开始准备收拾东西,可是收拾什么好呢?这个茶盏是小姐惯用的,用别的她喝不下茶水,还有这个酒杯也是小姐的心爱之物,从来舍不得让别人碰;对了,看话本上说出逃要带上金银细软,过年时太太赏赐的这几个金锞子可得带上,不然连住店的钱都没有......

    俩人平日里那里做过什么活儿,像无头苍蝇一般忙了半天,俩人看着堆放在郑妍儿闺床上哪一大堆的东西呆住了,“小姐,这么多的东西咱们俩能背的动么?”果儿苦着脸说道,要是把这些东西打成包裹,怕是比她们俩加起来都要大了,“要不...要不让郑富和我们一道走?叫他来背这些东西?”

    郑富乃是郑飞黄配给郑妍儿的马车夫,是府中果儿为数不多说过话的男子,而且要是他肯一起的话肯定也会带上马车,到时候也能轻松一些啊。

    “尽说些胡话,若是让人知道我们和一个男子走了这么远的路,不知道还要穿出什么样的风言风语。”郑妍儿可是记得话本中有不少男仆借着这样的机会谋财害色的,虽然每次都被义士出手相救,可她却不感这个险。

    “那怎么办啊?这些东西奴婢可背不动。”果儿苦着脸看着床上的那一大堆衣服、饰、点心、玩物......这绝对出了她的能力。

    “这些都不要了,咱们少带些东西吧!”郑妍儿皱着眉头想到,依依不舍的将那个心爱的茶盏放到一边,拿起那本没看完的话本放在手中犹豫半天又丢了回去,盈盈姑娘的故事太过牵挂人心了,要是不带上自己恐怕会连觉也睡不着吧?

    果儿也在一边绞尽脑汁的删减着东西,那样她都觉得必不可少,俩人挑了半天才将东西丢掉一半,可剩下的这些依旧是她们无力承担的。

    “对了,小姐,听你讲话本里说逃婚...逃婚都是要女扮男装的,我们穿这些怕是不合适吧?”旧的问题没有解决,又冒出了新的问题。

    “我这倒是有一件当初参加诗会时穿的长衫,你去翻翻衣柜怕是还能找见。”郑妍儿想了会儿说道,可是这下又多了一件衣服,这准备带走的裙子怕是又要丢一件了。

    果儿把衣柜犯了个底朝天才从最下面找出了这套长衫,不过他自己的却依旧没有着落,只能暂且放下看看一会儿能不能偷偷摸到那些男仆的屋子里弄两件出来。

    “不行啊,小姐,东西还是多了。”经过精简的行李还是过了她俩的能力。

    “那就再丢一些。”郑妍儿握着手帕绞来绞去,这里面的东西丢下那个她也舍不得啊,可还是得想办法选出来。

    这次的挑选比上次艰难了许多,又过了好一会儿他们将重新选号的东西堆到了一起,依旧还不是不行。

    “再来,这次只带路上必须要用的,既然要假扮男装,那么这些胭脂水粉还有饰都不要了。”看着时间越来越晚,郑妍儿终于狠下心来。

    又经过了一轮筛选,除了那本话本,其余那些平时喜爱至极的玩意儿都被她留了下来,只拿走一些金银细软。

    “好,这下该差不多了吧?”看着最后包好的那个包裹,郑妍儿说道,“先等一会儿,等月亮出来的时候咱们就从后门溜出去。”

    吃着点心稍微垫垫肚子,俩人提心吊胆的留意着屋外的动静,生怕郑飞黄突然带人闯进来,一直到子时她们俩才背着包袱悄悄出门,向着后门溜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