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64章 归义军
    “又回到了西域了啊!”李悠站在有些残破的城墙上,看着远方那熟悉的莽莽荒山、山顶皑皑的白雪,李悠开始研究起自己如今的处境来,他这次附身的是大宋特进检校太师兼中书令敦煌王曹延禄,当时上面这些头衔都是虚的,那些不过是大宋朝廷拿来糊弄人的玩意儿,真正管用的则是“归义军节度使”的名号。

    从大唐大中二年沙州敦煌县神沙乡人张义潮率众起事驱逐吐蕃人占据沙洲,建立归义军到现在,归义军已经传承了一百五十余年。在中原陷入五代混战的时候,他们依旧紧守着这块汉人在西域的最后地盘。

    安史之乱后,唐肃宗在灵武继位,命令西域诸军迅勤王,一夜之间,唐帝国在西域的15万主力精兵奉命东进,西域立时处于军事真空状态;于是被高仙芝、封常清、哥舒翰等名将打得抬不起头来的吐蕃人找到了机会,乘机侵吞了大唐在西域的诸多领土。

    大唐在河西走廊的各个要塞和城市都在孤立无援的境地下为吐蕃逐一击破,最后仅剩下了沙洲(敦煌)一座城池,安西都知兵马使阎朝杀了决定弃城率领百姓东逃的河西观察使周鼎,率城中军民死守沙洲,在坚持了十一年后,弹尽粮绝之下,阎朝不得不在和吐蕃的大将绮心儿郑重约定,献城沙州民众将不会被外迁后向吐蕃人投降。

    沙洲虽然陷落,但是得益于阎朝等人的坚决抵抗,让城中的汉人大姓张、李、索等氏族都没有流离失所,这就保存了一丝夺回沙洲的希望。

    吐蕃人在沙洲严令汉人不得穿着汉族服装,必须如吐蕃人一般,辫左衽,但这些汉人却丝毫不敢忘记自己的出身,每逢春节之时都在家中穿着汉服祭祀祖先,为之泪流满面。

    这些汉人忍辱负重等待着时机,他们一直等了六十七年,终于看到了一丝曙光,彼时因为吐蕃连年灾害,饿殍遍地,因而生了内乱,在内耗之中他们的实力大大削弱,大唐看到机会在自身实力已经极为衰弱的情况下动了西征,河东节度使王宰率代北诸军,于盐州大败尚恐热所率吐蕃军。次年12月,凤翔节度使崔珙奏“破吐蕃,克清水”,并一举收复了原州、石门等六关和威州、扶州。

    与此同时吐蕃人在河西烧杀抢掠,吐蕃人的凶残和唐军的胜利,让准备多年的张义潮举起了反抗的大旗,趁着吐蕃人大军离开沙洲的时候动起义,一时之间无数汉人全力相助,猝不及防的吐蕃人被赶出了沙洲,沙洲起义之后,河西的汉人纷纷起来反抗并6续不断的归顺到张义潮麾下,张义潮也因此而成为沙洲一带的最高统治者。

    此后张义潮接连往大唐派出了十队使者,结果只有僧人悟真一人抵达长安,整个长安都为之轰动,唐宣宗没想到河西的汉人仅仅凭借自己的力量就能够收复失地,为之大喜过望;可惜如今的大唐已经没办法给他们提供实质性的帮助了,只能给予名义上的嘉奖和封赏,归义军节度使、十一州观察使,管内观察处置,检校礼部尚书,兼金吾大将军。

    这些鼓舞让河西百姓士气大振,张义潮率领义军动了对吐蕃的全面攻势,不到一年的时间,除凉州之外的河西之地全部收复;后经过十多年的苦战,张义潮率军终于收复了凉州,“河陇陷没百余年,至是悉复故地”时人闻之赋诗赞曰,“河西沦落百余年,路阻萧关雁信稀。赖得将军开旧路,一振雄名天下知。”

    后为了避免大唐猜忌,张义潮前往长安充当人质,将权力交接给了侄子张淮深,可惜张淮深虽然在军事上不输于张义潮,在政治上却是远远不及,导致此前和汉人站在统一战线上的回鹘人脱离归义军,建立了高昌回鹘和甘州回鹘。

    其后数十年归义军的政权一直在张氏子弟中传承,直到朱温篡权时,张承奉终于脱唐自立,建立了“西汉金山国”,自号为“白衣天子”,但是他却是个志大才疏之辈,完全配不上这个名号,而且因为他背唐自立引起了沙洲军民的诸多不满,导致人心离散,沙洲被甘州回鹘所征服,张氏子孙也失去了执掌归义军的权力。

    在张承奉落败后,曹议金重建了归义军,并隐忍多年终于找到合适的机会击败了甘州回鹘,重新夺回河西霸主的地位。

    从此以后归义军的政权就归属曹氏子孙所有,流传至今已经有八十年了;在曹议金的儿子曹元忠死后,按道理归义军节度使一职应该落入他的儿子曹延禄手中,可是由于曹延禄那时候年纪尚小,所以由他的侄儿、曹元德的儿子曹延恭继位,这引起了曹元忠一系的不满,一直到十五年后曹延恭死去,曹元忠一系人马拥立曹延禄继位,但是这又引起了曹延恭子女的不满,一道不可磨灭的裂痕已经在归义军中出现。

    这就是我要面临的局势啊,翻阅了曹延禄的记忆,弄清楚自己处境的李悠不仅有些头疼,现在在西方有回鹘人虎视眈眈,在南边吐蕃人虽然不复从前,但依旧不可小觑,在东方大宋除了名义上的嘉奖并没有办法给归义军提供任何帮助,反倒是党项人李继迁围攻灵武,击败了宋太宗派来的五路援军,早已盯上了归义军所占据的土地;在北方则是辽国的上京道,可谓是四面皆敌。

    内部混乱,人心不稳,周围又是群狼围困,想要有所作为还真是不容易啊,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绪的李悠越的佩服当年纵横河西的张义潮来,这般手段委实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和无与伦比的智慧。

    当然,归义军在西域也并非没有盟友,李悠回头看向伫立在他身边的妻子,曹延禄这位夫人的父亲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