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86章 大胜
    “大汗,再有三天的路程就到喀什噶尔了。  ”乱糟糟的行军队伍中,一名将军匆匆赶到卡迪尔汗身前汇报道,从遥远的布哈拉来到这里已经让这支军队疲惫不堪,他现在恨不得马上进入喀什噶尔城中休息。

    卡迪尔汗不满的看着那些散乱的军队,不过这也没有办法,这些军队并不全是喀喇汗国的士兵,还有相当大部分是来自各个真神国度的志愿兵,他们之所以前来喀什噶尔是为了传播真神的信仰,并不完全听从卡迪尔汗的指挥。

    “多派出些骑兵在前面探查消息,我想那些异教徒应该已经知道我们来了。”卡迪尔汗吩咐道,在他看来这次所要面对的敌人或许并不强大,如果他们真有实力的话,早就应该去攻打八剌沙衮或者拔汗那了,哪还用得着龟缩在喀什噶尔城中?

    就让这次的胜利为我奠定登上喀喇汗国至高宝座的基础吧,卡迪尔汗在心里默默说道,纳赛尔已经击败了萨曼王朝,如今依旧牢牢占据着大汗的至高宝座,这让他有些不甘心,但是只要攻破喀什噶尔,打通前往东方的道路,然后召集更多的圣战勇士征服于阗,那么他就将建立并不输给纳赛尔的功勋,还可以从于阗、高昌回鹘等地征召更多的士兵来壮大自己。

    带着这样美好的想法,卡迪尔汗继续指挥大军前进,没有多远在前方负责警戒的穆斯哈丁快马奔了回来,“大汗,前面有异教徒的军队挡路,看上去他们像是要在这里和我们决战。”

    “哦?有多少人?能看清楚他们所打的旗号吗?”卡迪尔汗坐直了身子,招手示意全军暂且停下,周围的士兵们响起了一片骚动,这些日子光行军已经让他们感到很不耐烦,早就想和于阗联军打上一仗了。

    “大概有两万人,打得是于阗国的旗帜,领兵的应该是尉迟僧伽罗摩,那个异教徒的国王。”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毕勒哥在李悠的命令下更换了旗号。

    “这么说来应该是他们的主力了?”卡迪尔汗果然上了当,才两万人马而已,我这里可是有四万多勇士的,就用他们的鲜血来洗刷阿尔斯兰汗失败的耻辱吧,卡迪尔汗做出了决定,“全军开始歇息,稍后展开进攻。”

    命令传开,数万喀喇汗国的勇士们齐齐出欢呼,在他们看来这些异教徒毫无疑问会沦为他们弯刀下的牺牲者。事实也似乎就如同他们预料的那般,等休息好之后全军加前进,没过多久就撞上了毕勒哥的大军,双方刚一接触,他们就陷入了溃败,众多敌人似乎被吓破了胆子,丢下上百具尸开始狼狈逃窜。

    哈!阿尔斯兰就是输给了这些人?胜利让卡迪尔汗忘记了危险,在心中无情地嘲笑着阿尔斯兰,随即立刻率领大军追击过去,当然他依旧没有忘记戒备,数百名骑兵冲在了最前面,负责延缓毕勒哥的逃跑度,还有查看道路两边有没有埋伏。

    可是那些败逃的敌人为了让自己的度更快一些,不断从自己身上掏出乱七八糟的东西向后抛开,铠甲、兵器还有丝绸、金银丢了一地,这些东西很快吸引了追兵的注意力,他们不再关注道路两边的情况,而是拼命追赶着败兵,希望能够从他们身上捞取更多的好处。

    追逐战持续了半个时辰,前面的败兵似乎用尽了力气,逃跑的度越的慢了起来,在前面领军的穆斯哈丁认为现在也该是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候了,于是派人前去统治卡迪尔汗,随即全军加快了行进的度。

    四万多士兵乱糟糟地向前方涌来,唯恐自己抢到的东西少了,根本没有人注意到道路两面那些异常情况。尉迟僧伽罗摩隐藏在山坡后面,战马的嘴巴被堵住,马蹄被麻布包裹以免出声响,士兵们默默地坐在地上,等候着山顶的信号。

    远方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尉迟僧伽罗摩和士兵们缓缓站了起来拉住了战马的缰绳,很快山坡顶上出了敌人已经落入包围圈的信号。

    “全军出击!”尉迟僧伽罗摩拔出了腰间的宝剑,翻身上马冲在了最前面,在他身后是积蓄了许久怒气的于阗国士兵们。

    正在追击的喀喇汗军队看到那些败兵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死死地顶住了他们的进攻,与此同时道路两边响起了巨大的喊杀声,无数士兵高叫着从山坡上冲下来,将猝不及防的喀喇汗军队分割开来,然后展开屠杀。

    喀喇汗军队顿时陷入慌乱之中,卡迪尔汗瞬间从天堂跌入地狱,他没有想到胜利和失败转换的如此之快。

    “敌人已经落入了包围圈,现在似乎该轮到我们登场了。”带着归义军在附近监控战场动态的李悠放下心来,敌人的反应丝毫没有出乎他的预料,很多备用的手段已经排不上用场,那么还是带着归义军去给他们帮帮忙吧。

    两万名士兵在李悠的率领下沿着大道向敌人冲去,收到信号的毕勒哥给他们让开了冲击的道路,刚刚感到压力稍微小了一些的穆斯哈丁还来不及庆幸,就见一支更为强大的军队迎面冲了过来,领头的那名将军正手持长枪刺向他的胸口。

    穆斯哈丁来不及反应,下意识的扬起弯刀想要挡开这一枪,李悠双手抖动,沥泉枪的枪身将穆斯哈丁的弯刀崩开,随即狠狠地刺入了他门户大开的胸膛,双手用力挑起他的尸抛入喀喇汗军中。

    领的死亡让这批喀喇汗士兵士气大为衰弱,他们纷纷失去了抵抗的勇气,掉转身子向后方逃去,可惜有预谋和逃亡和溃败是完全不同的,毕勒哥刚才能够逃脱他们的追杀可不意味着他们也能一样。

    “与我追上去,务必要把所有人都留在这里。”李悠可不想给他们卷土重来的机会,随即两万人像楔子一样破开敌军的阵型,直指卡迪尔汗的中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