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89章 李继迁
    如今占据银夏之地的是党项平夏部人李继迁,李继迁是银州防御使李光俨之子,在他之前,平夏李氏仅仅是一个相对自治的割据势力,世代担任银州防御使一职,势力局限在夏州、银州等四州,和大宋的关系也较为和谐,他们依附于大宋向其称臣纳贡,遇到战事生还会相互配合;等到李光俨去世的时候,宋太祖赵光义还罢朝两天以示哀悼。

    如果继续这样展下去的话,平夏李氏或许会和府州折家一样渐渐纳入大宋的统治,成为大宋的边塞将门,可是大宋重文轻武的政策渐渐滋生了李继迁的野心;而他的族兄李继捧迫于族内压力入朝,并交出夏、绥、银、宥、静五州地则成了李继迁举起叛旗的导火索。

    李继迁和弟弟李继冲、亲信张浦等人组织党项各部叛宋,带着亲信逃亡地斤泽躲避宋军,其后有假装向大宋都巡检曹光实投降,埋下伏兵杀死曹光实,并用曹光实的旗号骗开了银州的城防,将其据为己有。

    接着又进攻会州,焚毁城池;大宋派遣重兵围剿,李继迁屡战屡败连银州都丢了,眼见自己无法独立抵抗宋军,于是李继迁派张浦带着重币到辽,向辽圣宗表示愿意归附,取得辽的支持;辽国为了牵制大宋册封李继迁为定难军节度使、夏银绥宥静五州观察使、特进检校太师,都督夏州诸军事,又将宗室公主许配给李继迁。

    得到了辽国的支持,李继迁的实力日益壮大,不断攻打夏州等边塞重地,赵光义见状赐李继捧姓赵,改名保忠,授夏州刺史、定难军节度使及夏、银、绥、宥、静等五州观察处置押蕃落等使,让他来防守夏州,试图利用李继捧对党项人和夏州等地的熟悉来消灭他这个桀骜不驯的兄弟。

    开始的时候李继捧的确打了几个胜仗,不过好景不长,李继迁再次使出诈降的手段,击败了李继捧,后来又占据了银州和绥州两地,大宋一时拿他没什么办法;李继迁也见好就收上表归顺大宋,大宋被迫授给继迁银州观察使封号,赐姓名赵保吉。

    其后李继迁时而顺服时而反叛,将大宋的西面搅得混乱不堪,三年前更是截夺宋军粮草四十万,又出大军包围灵武城,赵光义大怒之下派五路兵马讨伐李继迁,可惜因为配合不当及不熟悉地形等原因大败而归。

    等到赵光义驾崩,赵恒登基之后,为息事宁人,割让夏、绥、银、宥、静给李继迁,封他为夏州刺史、定难军节度使,事实上承认了西夏的独立地位;李继迁也从大宋一次次的推让之中看出了他们的衰弱,仍旧在边地不断掳掠以削弱大宋壮大自身。

    尤其是他们对灵州虎视眈眈,灵州乃是河西走廊进入中原的要塞,要是被李继迁占据灵州,那么于阗、归义军想要和大宋建立联系就困难多了;而且灵州距离甘州已经不远,李继迁在占据灵州之后,禄胜就该考虑自己的安危了。

    其实甘州回鹘也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了党项人的威胁,他们将部分兵力派往东方以防备灵州陷落之后李继迁趁势攻入甘州境内,要不然李悠当初也没那么容易拿下甘州。

    “先前于阗和高昌回鹘遇到喀喇汗人的进攻,我与禄胜将军率军来援,而如今禄胜将军很快就要面临党项人的威胁,于阗王和毕勒哥将军该不会作壁上观吧?”李悠似笑非笑的看着这俩人,“西域局势混乱,强敌众多,我等如果要生存下去,还是得相互守望才行啊,要不然等甘州陷落,沙洲被围之时,喀喇汗人若是再次东来,恐怕二位就只能孤军奋战了。”

    一是归义军和甘州回鹘在此次抵御喀喇汗国的战斗之中的确帮了他们天大的忙,尉迟僧伽罗摩和毕勒哥都没办法厚着脸皮拒绝;二来李悠说得也有道理,要是被党项人继续做大,他们恐怕就要面临党项人和喀喇汗人的两面夹击了,到那时候他们根本无力抵御这样的进攻,身死国灭只在旦夕之间。

    所以尉迟僧伽罗摩顺理成章的接受了李悠的建议,“敦煌王所言极是,唇寒齿亡的道理小王还是懂的,只是此次征战将士们疲惫不堪,又要留下重兵驻守喀什噶尔,恐怕我于阗国就只能派出一万兵马前往灵州了,不过此次缴获战马铠甲倒是不少,小王可以做主从我于阗应得的那一份中分一半给敦煌王和禄胜将军带走。”

    “于阗王如此大度,在下感激不尽。”禄胜在这里已经有一年多时间了,对于阗国的底细也是知之甚深,他明白尉迟僧伽罗摩拿出一万兵马已经近乎极限,实在不能要求他们太多,而且有了这些战马和铠甲,他们就可以武装出更多的军队,这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比直接派兵还要宝贵,于是连忙起身行礼致谢。

    “于阗王乃是一国之主,自然可以做主派出援兵,可在下还要派人向亦都护请示一番,不过料想亦都护也能明白此中的好处,定然不会拒绝。”毕勒哥连忙说道,他也清楚其中的利害,要是高昌回鹘坐视不理就大大得罪了其他三方势力,下次遇到喀喇汗国的进攻就只有他们自己扛了,这是他们绝对无法承受的。

    “嗯,我也会给亦都护写一封书信道明其中厉害。”尉迟僧伽罗摩和李悠同时说道,这也是在表明自己的态度。

    快马加鞭将信送到亦都护手中,他果然不敢轻视立刻派人送信回来,允许毕勒哥带着自己麾下的人马前往甘州助战。

    于是在修整了一段时间后,联军再次开动,缓缓向东行去,现在虽然于阗国的兵力大大减少,尉迟僧伽罗摩身为一国之主也需要留在于阗,但等将来到达沙洲、甘州等地,归义军和甘州回鹘补充上来的兵力足以弥补这点缺憾,根本不用担心兵力减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