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90章 灵州
    “定远侯此去一路小心。?  ”甘州城外,李悠亲自将班送出城外十里,如今禄胜在他的支持下已经顺利继承了甘州回鹘可汗的宝座,联军驻扎在这里继续修整和扩充兵力,而班将再次作为使者前往汴梁和大宋联络共同夹击李继迁。

    当然,指望大宋的军队打硬仗基本是不可能的,不过大宋终究是一个强盛的国家,拥有数量众多的军队,到时候只要他们派出数万军队靠近银夏,李继迁就不得不分出兵力来防备他们,如此一来李悠他们在西线承受的压力也会轻一些。

    而且大宋虽然军事实力渣到爆,却拥有富庶的财富,李悠他们接受大宋的册封,帮助大宋清除李继迁这个麻烦,他们总得拿出点东西来吧?粮食、丝绸、瓷器、茶叶这些要么是西域诸国用得着的,要么可以销售到那些西域商人手中换取财富,说不定能将这次出兵所消耗的军费全部赚回来,既然如此又何乐而不为呢。

    “主公且放心,在下一定不负主公所托。”班信心满满地回礼,然后翻身上马在众多士兵的簇拥下往东而去,与他一道的还有于阗、高昌回鹘和甘州回鹘的使者,想必这些人的到来可以让大宋朝廷好生享受一番万国来朝的荣耀吧?这也会给他们换来无数的好处,面子就让大宋得去,实惠由我们吃下。

    甘州城里,除了李悠率领的两万归义军之外,还有于阗国的一万军队,毕勒哥也获得了高昌亦都护的应允,继续率领这些军队跟随李悠来到甘州,而禄胜则成了此战用兵最多的一方,谁让灵州距离甘州最近呢,此战的胜负可是事关甘州回鹘的生死存亡,他看待李继迁就好像当初尉迟僧伽罗摩看待阿尔斯兰汗一般,为了保住自己的部族和地位,禄胜将甘州回鹘的全部家底都拿了出来。

    那些从喀什噶尔带回来的战马、铠甲兵器刚好可供他征召更多的军队,李悠的归义军也同样取得了不少的收获,同样在征召新兵,不过此战还用不上他们,所以依旧带着这些老兵来到了沙洲,李继迁的夏军可不是弱旅,没有经验的士兵遇到他们肯定会出现较大的伤亡,李悠可是很珍惜自己的子民的。

    忽然间李悠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情,说起来归义军和李继迁赖以起家的定难军同样属于唐代的藩镇,可惜到了大宋却要挥刀相向了。

    拓跋思恭因为帮助大唐剿灭黄巢起义而被封为定难军节度使,并赐姓为李,以后李家世代领有定难军,至今已有一百年,只可惜大宋没有大唐那般强大,让李继迁脱离了朝廷的控制而自立。

    像定难军这般在大唐时归顺中央朝廷,到了大宋却脱离其控制的藩镇一共有四家,除了归义军和定难军之外,还有唐玄宗时十大节度使之一河西节度使和控制安南的静海军节度使。河西节度使本来控制凉州一带,可惜因为安史之乱以及中原混战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如今这块土地落入了吐蕃六谷部手中。静海军节度使以交趾郡为治所,控制安南大片土地,在五代十国时他们击败了南汉之后逐渐脱离中原的统治,如今只剩下名义上的归顺而已,静海军节度使仅仅作为宋朝皇帝赐予越南丁朝、前黎朝、李朝等各朝君主的加官而已。

    两相比较可以看出大宋比大唐弱了多少,这四大节度使手下控制的土地可不在少数,而且这还没有算上大宋历代皇帝都耿耿于怀的燕云十六州,如今仅从控制土地和军队实力上来说,大宋比大唐弱了一半还不止。

    赵匡胤留下的重文轻武的政策也让这个国家是去了对外的进取心,要不然也不会出现韩琦这样视武将为草芥、司马光这样将领土拱手送人的文官了,可即使是这样,大宋依旧拥有许多勇武不屈的忠臣烈士,比如如今正在灵州抵御李继迁进攻的知州裴济。

    “敌军退了。”裴济将染满敌人鲜血的佩剑换入剑鞘,顾不上喘口气,立刻指挥着属下搬运伤员,补充滚木礌石,等所有人都开始吃饭他才坐下稍事休息。

    裴济乃是名门之后,乃唐朝宰相裴耀卿第八代孙,曾在后晋为官后归降大宋,宋太宗赵光义对他的才华颇为看重,认为他能堪大用,在骑兵北伐辽国时就让裴济随行并安排他驻守易州,裴济很好的完成了任务,打退了契丹人的多次进攻守住了易州城。

    其后辗转多任,曾在定州遇到三万契丹军队来袭,他主动出击大获全胜,一战斩杀数千契丹军,缴获牛马兵器无数,李继迁叛乱后,裴济被封为顺州团练使、管理灵州兼都部署,在他上任之后训练军队,开垦荒地,百姓深受其利,对他很是信赖。

    可惜在清远军陷没之后,李继迁率领大军积聚,切断粮饷的道路,将灵州城团团围住,裴济孤军无援,现在城中的粮食几乎消耗干净,士兵百姓也多有伤亡,眼看就要坚持不下去了。他在前不久曾经刺破手指写了一封血书送往汴梁求援,可是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援兵。

    “刺史,您说援军还有多久才能来啊?”裴济正带人巡视城墙,忽然一名上城助阵的百姓站起来问道。

    “灵州被围已经这么久了,朝廷该不是把我们忘了吧?”灵州被围已经数年有余,前次赵光义派兵救援未果,之后赵光义驾崩,赵恒继位,亦或是朝廷上忙于这些事情,亦或是被李继迁吓破了胆子,过了这么长时间仍然没有人前来援救他们。

    “朝廷绝没有忘记我等,再等些日子,援军定会到达。”裴济斩钉截铁的说道,他信心满满的样子让这些百姓渐渐平静下来。

    但等做完这些事情,到了无人处,裴济却皱着眉头看向汴梁的方向,那里依旧没有任何动静,没有一点援军到达的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