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96章 张献忠
    “恭喜宿主获得召唤明末义军领张献忠的机会。  ”最后一个奖励也浮出水面,李悠抽到了赫赫有名的“八大王”张献忠。

    “嘶,这次的奖励给的可是够狠的啊。”李悠倒吸一口冷气,先是纵火利器“南蛮火”,现在又给了个嗜杀成性的“八大王”,也不知道是那个倒霉的家伙会成为李悠下一个任务所要对付的目标?只要能有机会用上这两个奖励中的一种,就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之前李悠也抽到过杀神白起,可纵使白起也是在无奈之下才坑杀了四十万赵军,并不是对平民百姓;而张献忠可不一样,他所秉承的信念乃是“天生万物与人,人无一物与天,杀杀杀杀杀杀杀!”七杀碑的传说言犹在耳,让人闻之即不寒而栗。

    当然关于张献忠嗜杀的说法颇有些是因为明代文人和请代朝廷的污蔑,《明史》中有云,张献忠“将卒以杀人多少叙功次,共杀男女六万万有奇。”一看就知道是胡说八道,明末清初全天下一共才多少人?就被张献忠杀了六亿?那时候全世界加起来有没有六亿人都不好说,张献忠那有这个本事。

    张献忠屠四川的传说更是广为流传,可是稍微查查资料就会明白,1646年,即满清入关后第三年,满清宣布张献忠已被战死,宣称四川平定,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满清真正平定四川是在十三年后的1659年攻陷渝城,张献忠死后十三年,清军才攻平定四川;要是四川百姓被张献忠杀光了,又是谁来抵御清军的进攻?

    诸多史料之中关于张献忠屠戮四川的记载漏洞颇多,据推测大概是清朝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统治,将大屠杀栽到了张献忠头上的缘故;后来由于《南山集》案,名将关于张献忠的记载纷纷被销毁,以至于没有确凿的史料为张献忠洗清清白。

    不过即是如此,张献忠嗜好杀戮的性格大抵还是可信的,只是没有史书中记载的那么夸张罢了;除此之外,张献忠在军事上也有几分本事,要不然也不会在战场上多次击败明军将领,攻入凤阳焚毁大明皇陵,并建立大西政权了。

    当然和李悠此前召唤过的白起、陈庆之等人比起来张献忠就要差上许多,可如果用对了地方未尝没有用处。

    看着张献忠的头像,李悠忽然想起了关于他的几个传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冲散了略微有些紧张的情绪;张献忠因为没读过书,所以在他当上大西的皇帝之后,所颁布的圣旨也大多是用白话写成,粗俗不堪。

    比如在他登基之后,有大臣询问册封皇后事宜的时候,他在圣旨里是这么说的:皇后何必儀注,只要喒老子毬頭硬,養得他快活,便是一塊皇后矣,欽此!

    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说:皇后不需要搞什么册封,只要搞得老子丁丁硬,让它爽歪歪,就是老子的皇后;这么实诚的圣旨在遍数历代也找不出来第二封。

    还有在他麾下部将刘进忠进攻汉中失败后,张献忠下旨斥责: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喒老子呌你不要往漢中去,你強要往漢中去,如今果然折了許多兵馬。驢毬子,x你媽的x,欽此!刘进忠,老子叫你不要去汉中搞事,你偏要兵到汉中,现在死了这么多兄弟,驴球子,x你妈个x,钦此!在圣旨里爆粗口,这也是不多见的。

    好吧,刚才已经得了“文明守卫者”徽章、郑成功的五万大军,还有诸葛亮的南蛮火,还有从班那儿也弄到了十五个技能点,这次任务的收获已经足以让李悠感到十二分的满意了,那么最后抽个张献忠出来虽然有点遗憾,但也不是不能接受,大不了将来不召唤他就是了,难道他在虎符之中还能影响到自己不成?

    而且自己现在的统率值和从诸多名将那里学到的本领已经基本上够用了,只要不遇上白起、岳飞、戚继光这样的不世名将,李悠自己完全应付得来,多一个少一个可召唤的武将影响也不算太大,所以他渐渐接受了这一现实,准备回房睡觉歇息。

    今日没有去周南房里,也没有叫郑妍儿过来作陪,李悠独自回到卧室,沐浴一番后上床歇息,临睡前他忽然有些警觉,虎符此前抽出来的武将都大有用处,他绝不会毫无原因就把张献忠送给自己,莫不是以后要遇到用得上张献忠的任务?

    想了一会儿,没有想出那些战事适合张献忠挥,李悠也就不再多想,闭上眼睛缓缓进入梦乡。

    第二日一早,李悠醒来,在周南和郑妍儿的陪同下吃过早饭,又逗了一会儿笑李珏,然后带着仪仗出门上朝。

    这段时间里嘉州治下渐渐恢复了活力,那些通过科举被提拔上来的年轻官员开始展露他们在实际政务中的才华,朝堂之上贪腐怠政之风被清扫一空,百姓尚能安居乐业,最近又有江南东道并入嘉州,海贸为朝廷提供了丰厚的赋税收入,国库中的银子渐渐宽裕起来;因此只要不是大范围的灾害,不用李悠出面这些大臣也完全应付得来。

    所以朝会很快结束,众人在几个大方向达成了一致意见,借着就下去召集个自己的小树开始实质性操作了,李悠也来到枢密院中和司马错、姚广孝等人商议起这次北上的计划来。

    此次北伐务必要收复京城,将盘踞在河南道的袁章大军歼灭,可不是一天两天能讨论完所有细节的,所以他们几个在参谋部的帮助下忙碌了大半天时间之后,就决定暂且回去歇息,剩下的事情明天再继续商量。

    姚广孝和司马错先行一步,李悠随后也准备离开,可就在这时,门口的官员来报有人要见李悠。

    “嗯?是什么人?”这天色已经不早了,会是谁呢?

    “启禀太尉大人,是太平郡主求见。”来人小心翼翼的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