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97章 郡主的心思
    嗯?太平郡主又不是外人,她想见自己大可以去府上拜访,又为何偏偏选在枢密院?李悠不禁有些纳闷,可是又不能不见,只好回到屋里坐下,命人去将太平郡主请进来,还不忘对他的亲随吩咐一句,“你先回去告诉夫人和郑姑娘,就说我今日大概要晚回去一会儿,让她们不用等我一起用饭了。?  ”

    不知道为什么,李悠下意识地隐藏了自己被耽误的原因,不一会儿太平郡主在一名小官的带领下来到了李悠面前,还没等他开口,李令月打量了一番屋里的布置,然后皱眉说道,“此处实在是有些乱了,不宜说话,枢密院的后院有处小园子,还算安静雅致,太尉大人不如移步到那里吧?”

    “就依郡主所言。”李悠感觉到李令月今日似乎和往日大有不同,可是却说不上来具体原因,就在她的劝说下起身前往后院。

    后院的园子的确不大,仅有数亩见方,园中有一片荷花池,荷花池中间是一座凉亭,凉亭里有石桌石墩,除此之外再无可供谈话的地方。左右随从麻利地将亭子收拾干净,布置好茶水点心之后悄无声息地离去,于是乎小园之中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因为天色渐晚,所以随从在离开前点燃了小园中的石灯笼,又在石桌上留下了几支蜡烛,乍看起来倒也别有味道。

    烛光下李令月的面容也似乎增添了几分娇媚,让李悠忽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往日遇到太平郡主都只顾得说些政务事宜,倒也忘了她昔日也是京中有名的美人儿啊!

    咦?刚才一路走来还没有察觉,刚才冒出那样的想法来之后,李悠顿时现今日的太平郡主似乎和往日大有不同。往日她来枢密院议事都是做男子装扮,不施粉黛,显得英气逼人,今日却是换了一身仕女容妆,绣着牡丹花的红色袖裙外罩纱衣,脸上薄施粉黛更添几分娇媚,髻高耸,步摇微颤,再加上鼻间传来时有时无的茉莉花香,让人不由得开始心跳加。

    虽然前日才在郑妍儿房里歇息过,可在任务世界的经历却将这种记忆拉得很长,所以面对这样的诱惑李悠一时心情难以平复,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觉得心头涌起一团火热,让人口干舌燥,难以自抑。

    而太平郡主那边似乎也颇有心事,低着头缓缓把玩着茶杯,竟然也是一直没有开口,俩人一时陷入极其微妙的沉默当中。

    “郡主!”

    “太尉大人!”俩人忽然又是同时开口,这下子越的尴尬起来,太平郡主也少见的露出小女儿态,面上一红再次低下头去。

    李悠总算略微缓和过来,他喝了一口茶待心情稍有平复,开始琢磨该如何开口,聊公事?似乎这种气氛下有些不合适啊?聊其他?会不会太过唐突?思虑再三,李悠自觉找到了合适的话题,“郡主,再过些日子我就要北上了,或许下次见面时就是在郡主的西园中了。”

    太平郡主似乎也想起了她和李悠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微微叹息一声道,“细细想来离开京城也没有几年,不知为何再回想起京中的事情就好像恍如隔世一般。不过小爵爷您当日那阙词做得的确不俗,做完之后我看南妹妹的眼中都开始冒星星了。”太平郡主眼神悠远,似乎陷入到了久远的回忆之中。

    “此事却是不值一提。”毕竟是抄袭,李悠还有些不好意思,“只是这几年天下纷乱,难得再有那般悠闲自在的时候,若是来日能返回京城,定要再去郡主的西园拜访。”

    “西园可不是我的,而是蜀国姐姐的......”说到这里,太平郡主也是面上一滞,露出哀伤的神色,“哎,只是不知蜀国姐姐如今何在?”京城被破之后,许多宗室贵戚在乱军之中不知所踪,这位颇得宠爱的蜀国公主也没了下落。

    今日这是怎么了?为何老是说错话?见到太平郡主眼圈微红的样子,李悠再次陷入手足无措的窘境,好半天才摸出一块锦帕递过去,太平郡主伸手接过去的时候,玉指轻轻滑过李悠的手腕,那温暖滑腻的触感让他不由得心中一荡。

    “当日许先生太过莽撞,竟然把郡主的府邸都烧了,待将来返回京城之时,在下定会为郡主重建府邸,只是不知道郡主喜欢何种样式?”李悠再次转换话题。

    “哎,若是回到京城,我怕是只能留在府中坐井观天了,府邸修得再好又能如何?”太平郡主用锦帕轻轻在眼角抹了几下。

    哦,是了,等回到京城的时候,恐怕自己就要取代福王登基称帝了,到时候太平郡主作为前朝的宗室,肯定不能和现在一般出入朝堂,那么闭门不出就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因为身份的缘故,料想也不会有人不开眼想要和她结亲。

    像这样一位活泼开朗、坚强倔强的姑娘就要这样孤独终老了么?李悠不由得有些同情,似乎明白了太平郡主今日的异样,难道是她明白了这些,方才和往日大不相同的么?是啊,等进入京城之后,彼此的关系就和现在大不相同了,太平郡主恐怕是在为自己混沌不明的前景而感到迷茫吧?以她的性子,怕是无法忍受那种困坐府中坐井观天的日子,既然如此,园子修得再大又能如何?了不得是一个大点的牢笼罢了。

    “郡主这些年来为我嘉州出力甚多,就算是...就算是来日...在下也不会辜负郡主,郡主若有所求,在下无不应允。”李悠含含糊糊地说道,对方毕竟是前朝宗室,纵然心中已经知道李悠取代福王登基称帝几乎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在言辞之间还是不太合适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免得再次引起她的感伤。

    “辜负?”太平郡主下意识地重复了李悠刚才说出的这两个字。

    嗯?这个词听起来怎么就这么的暧昧不明呢?李悠一时有些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