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98章 后花园,定情处
    太平郡主红唇轻吐出来的两个字犹如闪电一般劈醒了李悠,方才的种种疑惑此时豁然开解,为何太平郡主今日会换成如此打扮独自到访,为何那日迎娶郑妍儿时她会流露出那般表情,为何昔日泛舟嘉水时她看向周南的眼神中满是羡慕......她大抵在心里是喜欢我的,李悠刹那间找到了这一切的答案。?

    那么我对太平郡主又是什么样的想法呢?李悠震惊之后陷入了沉思,是的,在这个时代像太平郡主一样胸有丘壑,并且敢于将自己的才华展现出来,用才华而不是容颜来赢得别人的认可和尊敬的女性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这样的女子在后世不胜其数,在这个时代却是绝不多见,自从第一次听到太平郡主的传说时,李悠在心中就隐隐的生出了几分亲切感,只是因为身份等诸多原因才将其深深地隐藏起来。

    若论身份,她不仅是大魏的郡主更是周南的闺中密友,所以每次见到她李悠就下意识地不断提醒她的身份,将其当做周南的朋友,自己事业上的搭档来对待,纵使心中偶有波澜也很快随之消散,本以为自己可以一直这么下去,谁知道在今日,在这座安静的后花园中,昔日隐藏起来的种种被太平郡主的这个两字引燃,掀起了无尽的波澜。

    是的,我刚才想说的的确是不会辜负她对嘉州所做出的一切,如果没有她自己不会如此轻松将福王掌控在手中,如果不是她自己不会在当初的夺门之变中获得胜利,如果没有她朝堂上那些繁复的斗争不会如此轻松的安定下来。

    可是,我刚才所说出的那两个字就真的没有其他想法么?自己之所以揭竿而起为的是守护中原不受异族侵扰,为得是天下百姓能够安居乐业,为得是自己的野心能够实现。那么太平郡主所做的这一切又为得是什么呢?为了让天下人看到巾帼女子同样不输给男人?为了展示自己的才华?

    的确,全天下也只有在李悠这里才允许让女子参与到这些事情当中,只有这里才能让她获得自由挥的平台,可是她当初为什么肯相信李悠呢?归根结底还是她认可李悠这个人,而女子的认可往往都会是......

    回过神来再看向太平郡主,现她此时正瞪着大眼睛定定的看着自己,眼神中有忐忑,有慌乱,有羞涩,而更多的则是隐藏不住的期待,期待着李悠能够听懂她的意思,期待着自己的心意不会被别人辜负。

    在周南成亲的时候她还没有如今这么急迫,因为周南和李悠的婚事在她没有见到李悠之前就定下来了,纵使她此后有种种想法也不好和自己的朋友去抢。但是郑妍儿的到来又让她意识到,李悠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女子,哪位皇帝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那么等到了那个时候再想试探自己在他心中是什么地位就难了。

    “郡主!”李悠感到口中颇为干涩,昔日鼓舞士气时犀利的口才在此处全无用处,无比艰难地才吐出了这两个字。

    “嗯?”太平郡主并未着急,而是低声应了一声,语气似乎是在鼓舞又似乎是在安静的等待,等待着他说出自己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郡主!”李悠再次叫道,受太平郡主眼神的抚慰,他渐渐变得镇定下来,可心中那团火热今日却是再也无法隐藏了,绞尽脑汁组织着语言,最终长长呼出一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当初跟随钱兄第一次前往京城的路上,就曾经听他说起过郡主,当时我就在想是何样的奇女子才能让钱兄这般骄傲的人儿说起来都满是佩服,后来到了西园之中,第一次见到郡主的时候,我才觉,钱兄当初所言尚不及郡主本人之十一。”

    就像瓶子开了一个口,剩下的话儿自然如同流水一般倾泻而出,“说实话当初前往西园乃是为了提前看看南妹妹,殊不知到了之后满园的光彩都被郡主独占,一时间让我心神摇曳。”似乎回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太平郡主并为其吸引的时候,李悠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可是那时候我还只是个一心想着继承爵位好混吃等死的纨绔,郡主的光芒太盛,让人不敢接近,只好将心思隐藏起来,而南妹妹和郡主也是各有千秋,因而渐渐试着忘记郡主。”

    “可惜有些事情终究是无法忘怀的,当我跟随先帝出征横遭祸端之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郡主,那时在京中也唯有郡主才能让我无条件的信任。”听到这里,太平郡主的脸上也忍不住浮现出一丝骄傲的笑容。

    “之后先帝驾崩,我暗自揣测京中不可为,于是离开京城返回嘉州,可心中总是对郡主念念不忘,故而冒昧地派人时刻关注郡主府上的局势,一听到和亲一事就忍不住请许先生进京寻找郡主。”李悠定了定,似乎下定了最后的决心,他猛地抬起头来,用灼灼似火的眼神紧紧盯着太平郡主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这其中固然有欣赏郡主的才华,想让郡主为我所用的想法,但更多的还是无法忍受郡主会嫁给别人的现实!”

    说罢李悠伸出手来将太平郡主的手紧紧握住,“虽然听起来有些自大,但是我当时的确是这么想的:像郡主这般奇女子,纵观天下也只有我才配得上,若是有人敢从中阻碍,我定会率领千军万马去将郡主抢回来!”

    隐藏了数年之久,今日方才将心底的想法全数说了出来,李悠感到无比的畅快淋漓,可是一想到李令月究竟会不会接受自己,他又有些忐忑了。

    此时却见李令月咯咯地笑了起来,脸上绽开了花朵,眼珠却不断地流下,分明是喜悦中带着欣慰,她伸出另一只手将和李悠四手紧握,“君既如此,妾身又何尝不是啊!今日能听到这些话,妾身终于得偿所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