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699章 给郡主府挖一条地道吧
    这世界上没有比暗恋某人数年后表白,然后赫然现对方也暗恋了自己许久更美好的事情了,李悠心中开出了一朵花儿,高兴得只想引吭高歌,可惜这座花园实在是太小了,若是闹出动静一会儿就该有人闯进来了,于是他只好走到石桌的另一边,将李令月紧紧抱在怀中。

    而李令月也是无比顺从,将身子斜斜靠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感受着他坚实的胸膛带来的温暖和安全感,俩人就这样没说一句话一起仰望着空中的满月,享受着这难得甜蜜和安稳,恨不得一辈子都能如此。

    可惜美好的时间都是短暂的,当蜡烛燃尽熄灭的时候,俩人终于意识到李悠也到了该回家去的时候了,太平郡主伸长脖子在李悠嘴角轻轻一吻,“李郎今日先回去吧,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咱们来日再找地方团聚。”

    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这是李悠听过最动人的话语了,他心中一热低下头去紧紧吻住了李令月的红唇,李令月身子顿时一颤,然后热情而又生涩地回应起来,俩人的唇舌纠缠在了一起,身子贴的更紧了。

    多年的夙愿今日一朝得偿,李悠甚至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想在这里就将太平郡主拿下,可惜园中吹过的凉风还是让他清醒过来,这里可不是适合的地方啊,他依依不舍地将手从太平郡主衣领中抽出来,“明日我早些处理完政事,然后去郡主府上拜访。”

    “妾身扫榻相迎。”李令月眼中满是春意,用浓得化不开的甜蜜语气回应,她现在一点儿也不羡慕郑妍儿了。

    “令月现在这么出去可不行,还是稍微歇息会儿吧!”李悠回到对面坐下,手指轻轻拂过李令月通红烫的面颊,她现在衣衫凌乱,脸上的容妆被汗水和泪水弄得一塌糊涂,纵然是晚上也能被人看出不妥来,还是得好生收拾一下才行。

    激情稍微褪去,李悠也渐渐冷静下来,既然二人之间也已经表明心意,那无论如何也该考虑考虑以后才是,他思索片刻开口问道,“令月今后是如何打算?待我攻入京城就明媒正娶迎令月过门可好?”

    说到这里李悠有些愧疚,依照李令月的身份和她在自己心中的地位,决不能和郑妍儿一般对待,可是自己当初已经迎娶了周南为正妻,日后皇后的位置也必然是她的,现在看来恐怕只有委屈李令月了。

    所以他才将迎娶的地点变成了京城,到时候他打算在京城中举办一场前所未有的盛大婚礼,以此来表达自己对太平郡主的爱意的愧疚。嗯,到时候要将西园送给她,让这里成为只属于他们俩人的私人花园。

    “我若是嫁给了你,可还能像现在一样担任官职处理朝政?”李令月的话将李悠拉回现实,她终究不是那种有了爱情就等于拥有了一切的女子,也正是因为这样她才能够让李悠如此牵挂,可是现在这似乎却成了他们二人之间的障碍。

    “我虽然不反对女子为官,但那应该是因与她的才华与能力,而不是出身何等高门大户亦或是嫁给了何等人物,郡主的政才固然胜过朝堂上大多数官员,但若是嫁给我之后继续入朝为官,恐怕会被人传为因人成事,日后若是有人想凭此效仿,对国事可谓有害无益。”李悠斟酌半天答道。

    李令月固然是因为自己的才华才获得了如今的地位,但是如果光明正大嫁给自己,以后怕是有人少不了会传说她和自己早有私情才得到了如今的地位,将来新皇登基后要是顶不住枕头风将一个完全没有能力的女子放到朝堂上来,这对局势的稳定可是大大不利。

    李令月闻言并未露出惊讶之色,看得出来她对李悠的回答早有心理准备,想到她此前为嘉州做出的种种,李悠颇为不忍,思虑片刻后继续说道,“令月,你若是依旧想建功立业,日后在后宫中仍然有大展拳脚的机会,不如......”按照李悠的想法,周南是个恬淡的性子,以后宫中的事物怕是要李令月多出一份力了,这样也可以不辜负她的才华。

    可是不等李悠说完,李令月就出言打断了他的话,“此事休要再提,我岂是困局宫中与那些小女子勾心斗角之辈?”她对宫斗根本没有兴趣,“既然如此,那这婚事不要也罢。”

    “令月!”李悠坐直了身子,伸出手来紧紧握着李令月的双手,好不容易俩人都表明了心迹,却没想到卡在了这里。

    “哈哈,我李令月岂是那种将凤冠霞帔看得如此重的女子?”李令月抬起下巴,满身的自负和不屑,“你我既然两情相悦,又何须顾忌这般俗套?自今以后我李令月终生不谈嫁娶,只在府中给你留个位置,你若是想来我自扫榻相迎,你若是不来,那我就依旧做我的臣子。”

    李令月这番话可谓是惊世骇俗,如今的女子莫不将婚姻堪称天大的事情,修习女红、钻研仪容,日日向月老祈祷莫不是为了嫁个好男人,但李令月却完全颠覆了这种想法,她竟是将事业看得比婚姻还要重要。

    对此李悠一面暗含愧疚,一面佩服不已,像她这般独立自主的女子的确天下罕有,方才的话不仅没让他感到不快,反而越的喜爱眼前这位特立独行的女子了。

    李悠侧过身子将李令月揽入怀中,他知道想要让李令月和郑妍儿一样留在宫中是不可能了,不过俩人依然可以长相厮守,只是不能被人知晓而已,这对他俩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反正这本来就是他俩的事情,又何须别人的认可?

    “此后我定不会辜负令月的情意。”思虑万千最终化为一句斩钉截铁的话,李令月听闻之后问问点头,将头埋在了李悠的胸口上。

    搂着李令月,李悠却是想起了另外一件事,看来拿下京城,重修郡主府的时候得多挖一条地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