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00章 八月嘉州夜正长
    “若是朝堂上只有令月一名女官,终究不好,所以我打算等拿下京城之后兴建一所女学,挑选女子入学修习各式学问,今后她们学成之后亦可参与到科举之中,到那时候令月就不会觉得孤单了。  ”虽然现在全面推广女子教育的时机还不成熟,但开一两个试点还是没问题的。

    如今大魏同样也有女学,不过那些都是教授女红、书画等陶冶情操之物,用来培养淑女,由此可见女子求学也不是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想必总会有一些天资聪慧又不甘心在后院之中闲坐终日的女子出于对太平郡主的敬仰而报名入学。

    “这方才是长久之计,若是没有郎君这番话,我还打算回京之后在府中兴办私学呢,记得当年在京城时,宁远伯家的千金,蜀国姐姐的女儿还有吴学士家的小妹都是英气不让须眉的巾帼女子,每每在西园闲话朝政时,她们都多有中肯之语。”说到这里李令月长叹一声道,“只可惜京城被北虏攻破之后她们都没了音讯,如今恐怕已经是天人两隔,如若不然这几位在朝中做个主事还是绰绰有余的。”

    对她的话李悠并不怀疑,这些女子的出身就决定了她们必然是读书识字的,再加上在府中耳濡目染,接触到父兄处理政务的细节,眼界要远比一般的新科进士要开阔许多,出上几个政治人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天下之大,奇女子也不会只有她们几个,我在江南东道时听闻汪五峰家有个远亲,自小帮着父兄打理生意上的事情,来往商旅无不佩服异常,令月若是有意可将她征召到你的衙门之中,帮着处理一些钱财上的事情定是绰绰有余。”李悠也想起一个合适的人选来,“以后我再让司马先生和范先生他们多加打听,想必还会有这样出色的女子。”

    “此事我记下了,明日我就去找汪五峰要人去。”分明是情侣之间的约会,话题却少有浓情蜜意的时候,不过他们俩却都没有感到有丝毫异样,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们俩才能走到一起吧?又说了一会话李令月收拾收拾站了起来,“今日天色已晚,我先回去了。”

    “好,明日我和南儿她们说一声,就不回府上过夜了。”李悠似笑非笑地说道,今日没有提前做好安排不方便把她推倒,明天可决不能放过。

    正在往外走的李令月闻言身子微微一颤,不过稍倾就恢复正常,她微微点头以示明白,然后继续前行,只是到了园门口的时候她才似乎想起了什么,忽然扭过头来笑着说道,“郎君如今身上可是沾上了不少我的香水味,还是想想回去怎么和南妹妹解释吧?”

    说话的时候眉宇之间风情万种,一时李悠竟然看得呆了,直到李令月消失许久他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将袖子贴到鼻子下面闻了闻,似乎还真的有香味啊?貌似还是牡丹的香味,华贵雍容不落凡俗,倒是和太平郡主的身份十分贴切。

    所以李悠回府之后先沐浴一番,换了身衣服才出去和周南、郑妍儿一起用宵夜,吃完之后以要琢磨北伐攻略为借口独自到书房休息,另外还告诉她们明日有事不回府上过夜,李悠忙起来的时候数日不回家乃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现在的确是准备北伐的紧要关头,所以二人不疑有他,只是叮嘱李悠要多多保重身体。

    李悠心中略有愧疚,只是现在还不是将他和李令月的关系和盘托出的时候,等拿下京城接她们过去的时候再说吧。

    第二日一早,李悠再次来到枢密院中,和司马错、姚广孝、许光等人还有参谋部一起继续完善着北伐攻略的种种细节,到了参谋室内,李悠完全将李令月的事情抛到一边,全神贯注的商议起每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从粮草运输到兵力配置,再从将领挑选到敌军动态,无不一一核实,一直到范蠡的肚子出咕咕声,他才意识到又是一天过去了。

    “今日就先到了这里吧,诸位辛苦了,明日咱们再接着商议。”从军情之中醒过来的李悠命人记录下今日所得,然后让他们各自散去,李悠自己则换了身装扮从后门出来登上了李令月安排的马车直接驶入李令月的府中。

    李令月早已做好准备,将后院中的侍女驱赶一空,准备好美酒小食等候着李悠的到来,二人都是相思已久,再加上昨日已经表明心意,见面之后**高涨不一会儿就到了软榻之上;和周南与郑妍儿不同,李令月尽管是第一次,却也不甘心只被李悠所掌控,按照避火图中的花样竭力想要掌握主动,俩人一时战了个痛快。

    “若是早知此中滋味如此**,当日刚来嘉州的时候就把你灌醉了拖到后院办了。”尽管那里还有些疼痛,李令月嘴里却丝毫不肯认输。

    “哎,在下也以为郡主当日的确该果决些才好!”李悠也笑着附和。

    俩人搂在一起又说了一会儿情话,李令月似乎想起了什么,“郎君当日在西园所做的词今犹在耳,不过为何那以后不见郎君有更多佳作问世?今日此情此景无论如何也该有好诗词才是,郎君可别辜负妾身的期待啊。”

    这下可难为李悠了,他记得的那点诗词似乎没有什么适合用到这里的,干脆还是自己硬来吧,李悠琢磨一会儿憋出了一打油诗:

    “八月嘉州夜正长,

    廿二佳人候西窗;

    温泉水滑洗凝脂,

    薄施粉黛盼檀郎。

    忽闻门上鸳铃声,

    跣足急奔环佩响;

    一阵香风扑面去,

    两点红唇送君尝。

    握手钩足似猿猴,

    口吐舌尖赛沙糖;

    面红耳热起春潮,

    急引檀郎赴牙床。

    撕破锦帛现樱桃,

    扯开绸布亮银枪;

    鬓乱钗横顾不得,

    红绫被翻波滚浪。

    玉炉冰簟鸳鸯锦,

    粉融香汗溢罗帐;

    敛眉拼将一身休,

    含笑尽君今欢畅......”

    一诗没有吟完,李悠的嘴就被李令月的双唇堵住了,第二轮的战斗就此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