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02章 祭奠
    京畿道,嘉州军的大营之中,秦士信刚刚演练了一套锏法,只觉得浑身上下神清气爽、满是力气,正打算回到大营之中继续研究北虏的最新动态,如今枢密院已经向他透露了要在近期启动大军北伐的消息,秦士信闻讯激动得几乎不能自已,整日要么操练士兵,要么商讨北伐策略,他已经打定主意,绝对不让别人从自己手中抢走攻占京城的功劳。?  ?? ?

    “启禀将军,都畿道罗将军来访。”刚走到帅帐门口,一名传讯兵就匆匆走过来汇报道,并且双手递上罗世绩的身份文书以及前来此处的相关文件,要知道罗世绩现在肩负防御袁章的重任,没有上级的许可他无论如何也是不能擅离驻地的。

    “嗯?罗兄来了?”秦士信闻言既激动又觉得有些紧张,激动的是好久没有和这位生死之交见面了,紧张的是担心罗世绩会取代他成为攻打京城的主将,虽然是好兄弟,但他也绝不会将这份荣耀拱手让人。

    匆匆看过文书,确认罗世绩的行踪乃是得到了枢密院的允许之后,秦士信快步向营门口走去,“帮我给参谋部的人说一声,让他们先忙着,我今日另有要事。”

    “哈哈,秦贤弟,许久不见你看起来倒是越的健壮了。”刚一见面,罗世绩就大笑着迎了上来,只见他一身儒将打扮,看起来格外精神。

    “昔日在张大使麾下,有那些狗贼克扣粮草,我又何曾吃得饱过?如今军中顿顿管饱,时不时还有肉吃,时间一长自然就越来越壮了。”秦士信不胜唏嘘地答道,将罗世绩迎入自己的营帐之中,打开帘子让路过的士兵都能看到里面,这也是军中的规矩,凡将领私会必不能回避他人,乃是为了防备有人阴谋作乱。

    亲手给罗世绩倒好茶水,秦士信举起杯子道,“军中平时禁止饮酒,我就以茶代酒敬罗兄一杯,等收复京城之后我再和罗兄喝个痛快!干!”

    “干!”罗世绩也举起了杯子,二人一饮而尽,“今日匆匆一观,觉秦贤弟治军的本事更有长进,愚兄实在是佩服不已。”

    “罗兄哪里的话,这都是太尉大人教导得方啊。”秦士信哈哈大笑着回道,二人说了一会儿闲话,还是秦士信忍不住率先问了出来,“罗兄此次来京畿道可有什么重要公务?”

    “此次前来却非为了公事,而是愚兄的一点私事。”罗世绩的回答让秦士信顿觉轻松下来,他叹息一声道,“眼看着如今就要攻入京城,将北虏赶出大魏了,我又想起了张大使,我琢磨着此次北伐我或许要负责河南道的攻势,怕是不能到张大使坟前拜祭了,所以就提前向太尉大人告了个假,到张大使灵前拜祭一番,好让张大使在九泉之下能稍微安息。”

    “我近来也有此意,本想着罗兄路远加之事务繁忙就没有派人通知。”秦士信听到这样的话眼圈也开始泛红,“既然罗兄来了,那咱们明日一早就一起前往拜祭张大使。”

    翌日清晨,秦士信给军中告了个假,带着祭拜的酒肉供品、香火纸钱和罗世绩一道打马向张果的墓地而去,此处现在已经是嘉州军的控制范围之内,倒也不用担心北虏的大股人马,就算有少许探子偷偷摸进来,凭借他和罗世绩二人的武艺也完全应付的过来。

    来到坟前,二人先清理了一番坟头的荒草,然后摆上供品,跪在地上点燃香烛纸钱,不一会儿的功夫,俩人的眼泪就下来了,秦士信哽咽着说道,“张大使,如今再过些日子我和罗兄就要率领大军北上讨伐北虏了,您昔日的遗憾我二人定会为您弥补,等到京城光复之时,我和罗兄再来您的坟前拜祭。”

    “张大使,如今在嘉州伯治下,百姓安居乐业,贪墨之风一扫而空,昔日困扰您良久的流民也都纷纷回到家中重新开始耕种,我和秦贤弟日日不敢忘记您的教诲,勤加操练兵马只等攻破北虏大军,将阿鲁布和袁章的级取来为您报仇。”罗世绩接着说道。

    他二人久在张果的坟前一边焚烧纸钱,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自从归顺李悠之后河东军的种种变化,那些昔日河东军的将士也都不再为温饱而担心,战死沙场的后事有人处理,勤快好学之辈都得到了升迁,前途一片光明。

    经过这些年中原也渐渐恢复元气,嘉州的兵马已经过了北虏,眼看着北伐大业就要成功在望,在那之后天下重归一统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秦贤弟还说了,等天下重归一统之后,就让我帮他寻个好人家的女子,为他们老秦家开枝散叶,每次说到这些事的时候,秦贤弟都说您以前老是讲他脾气这般暴躁,在军中又没有攒下钱财,以后怕是不好娶亲,现在秦贤弟钱财也有了,脾气也慢慢的变好了,在嘉州之时有好些大户人家找我打问秦贤弟的情况想要结亲,眼看着这娶妻一事也不用犯愁了。”说到这里秦士信和罗世绩同时失声痛哭,所有的情况都在往好的方向展,可惜张果却看不到这些了。

    “张大使,某家将来成亲之后,定会将老婆带来给您看看,让她也给您敬一杯酒,到时候生下的第一个孩子过继给您名下为您继承香火,还望张大使不要嫌弃某家的孩子愚钝。”秦士信哭着说道,张果一心为国,无数百姓因他而活命,他自己却是没有子嗣留下。

    “张大使,如今我等对嘉州伯无有不服,等攻破京城之后,嘉州伯怕是就要取代大魏皇帝登基称帝了,这也是天下百姓期盼已久的事情,想必您在九泉之下也能明白,到时候我和秦贤弟定会全力支持嘉州伯,还望您勿要责怪。”说到最后,罗世绩方才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此时一阵微风吹过,张果坟前的松柏随风摇摆,似乎他是在借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赞同,秦士信和罗世绩相视一笑,心中最后的芥蒂也随之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