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04章 登陆
    今日的东海风平浪静,天空万里无云,犹如镜子一样平静的海面上缓缓驶来一支庞大的船队,桅杆顶端的点点白帆很快遮蔽了整个海面,若是有熟悉海上情况的人见了,不用猜也知道这是嘉州水师的舰队,因为在大魏附近的海面上,除了他们就再也找不出这样的舰队了。?  ≠

    在旗舰的舰处,钱骅意气风地看着自己麾下的这支舰队,和当初南下江南东道时,舰队的规模又翻了一倍,在得到江南东道积累的木材和工匠之后,嘉州方面打造新船只的度直线上升,不仅能够满足嘉州水师扩大规模所需,更能给大魏各地的海商们提供度更快、更为坚固、运量更高的商船。

    从江南东道到淮南道、岭南道,但凡做海上贸易的商人,无不以拥有一艘钱塘船厂打造的新商船为荣耀,他们从天下各处赶来在船厂外面排起了长队,想尽各种办法也要赶在别人前面弄到一艘新船;那些运气好提前排队拿到船只的商人一办完手续就迎来无数人的围追堵截,他们抬着大箱小箱的金银想要加价购买这些船只,可是尽管他们的价格已经开到了出厂价的一倍有余,这些幸运的家伙还是不肯松口。

    现在就将商船卖出去固然可以赚到一笔,可是只要他们将船只开到港口装满货物运到南洋诸国,一个来回就能赚到大半的船只,谁又会做这种杀鸡取卵的事情呢。

    当然那些商人争抢的再激烈也和钱骅没有关系,船厂的第一要务就是满足水师的需求,钱骅所需的战舰早已提前交付,而且无论是坚固程度、大炮数量还是度都远在那些商船之上,这次他带了上百艘战舰从钱塘出,入海北上,兵锋直指河南道和河东道的交界处,务必赶在李悠指挥大军攻入河南道之前扰乱袁章的后方,让他足不能相顾。

    “严将军,你看前面可是到了河南道?”钱骅放下望远镜,指向前面星星点点的小岛,如今水师之中虽然已经有了牵星板等海上分辨方位的仪器,但精度还不太够,想要更加精确的确定地点还是得依靠航路中的岛屿以及海岸的地形等等,而钱骅此前很少走北上的这条航路,故而只能询问更加熟悉这条航路的严振泉。

    换了身嘉州水师装扮的严振泉也显得精神了许多,他听到钱骅的询问后马上将望远镜对准了他所指的方向,稍一分辨就认出了这些小岛,他笃定的说道,“启禀钱将军,前面的正是乌湖岛,过了乌湖岛就进了乌湖海,沿着乌湖海再向西北行驶三天就能到达棣州海岸,而棣州就是河南道与河东道的边界。”

    “好!”眼看这次的航行已经接近成功,钱骅大笑着说道,“这可比预计的时间还要提前了两天,也不知棣州的人手做好准备了没有。”棣州这里同样有黑冰台的人马潜伏,他们将为钱骅提供路线指引、情报支持,以及帮着他们联络附近的义军。

    “纵然提前不知道,等我们拿下棣州之后再找他们也不迟。”严振泉信心满满地说道,他身后这支庞大的水师一共拥有战舰上百艘,水兵近三万人,其中两万人都是可以登6作战的士兵,加上战舰大炮的帮助,拿下只有数千兵马驻守的棣州完全不成问题。

    “可惜不知道棣州城外大河的水文情况究竟如何,若是河水够深、够宽,咱们把战舰直接驶到城外轰上几炮,那些城中的北虏恐怕就吓破胆子了吧?”钱骅略微有些遗憾的说道,棣州乃是建立在一条大河的入海口处,正适合用战舰起攻击。

    “末将以前率领商船北上时也很少在棣州停泊,还真是不太清楚这些。”严振泉也无奈的摇摇头,棣州一向不是热门港口,因此他也不知道。

    “呵呵,就算不知道也不过是多费点时间罢了,大不了咱们带人登6攻城而已。”钱骅转瞬就将这点遗憾抛到一边,召集水师诸将一同研究起攻占棣州的登6战方略来。

    三天后,船队远远地可以看到棣州城外的小山了,而城中的守军也看到了他们,一阵急促的锣鼓声后,棣州城四门紧闭,守城的士兵纷纷涌上城墙,紧张地看着海上行来的这一支前所未有的庞大舰队,北元的水师只有几艘小舢板而已,因此这一看就是敌人。

    “这么多、这么大的船?怕是能运好几万士卒啊?”守将普力额头冒出了冷汗,如今棣州城中仅有数千守军,其中还有半数是归降的大魏禁军,依靠他们能守得住这座城池么?是不是该考虑考虑自己的后路了?

    眼见船只渐渐靠岸,普力连忙指挥骑兵出城迎击,试图利用嘉州水师立足未稳之际将他们赶下海去,却不料北虏的骑兵还没有冲到登6的嘉州军面前,远处的战舰上就不断冒出火光、响起巨大的轰鸣声,一枚枚炮弹飞入北虏骑兵的军阵之中,挡在炮弹飞行路线上的人马立刻被撕得粉碎,三轮射击过后,沙滩上就满是北虏人马的断肢残臂,那些侥幸得以保全性命的家伙也被吓破了胆子,当下顾不得军令,立刻打马而逃。

    他们也不敢回到棣州城,且不说普力会不会处置他们的临阵脱逃之罪,就棣州这低矮的城墙哪里能挡得住刚才的神兵利器?于是他们干脆绕过了棣州城,抛下城池一溜烟的向西北逃去。

    大炮的威力和刚才那些临阵脱逃的士兵,让城中的守军顿时陷入慌乱之中,不断有人劝说普力弃城而逃,他琢磨了下也顾不得许多,当即将守城的责任丢给了投降的大魏禁军,自己则带着家小和北元士卒从西门狼狈而逃。

    等普力等人走远,守将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开门投降的命令,普力等人还不知道他和多数降将已经被黑冰台劝降,随即城门大开,钱骅兵不血刃地拿下了登6后的第一个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