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征战五千年 > 正文 第710章 破敌
    其实目前嘉州军所具备的火力水平并不足以如此轻松的碾压冷兵器时代的骑兵冲锋,只是北虏的骑兵根本没有应对热兵器攻击的经验,所以才会落败的这么快,要是他们继续冒着炮火前进,说不定真的能冲进火铳手的队伍中,当然对此罗世绩也并非全无准备,到那个时候自然有其他兵种前来阻拦。?

    “继续射击!”普其和薛奢木的逃跑并没有让火铳手的军官感到惊讶,他依旧面无表情的指挥着麾下的士兵向溃败中的敌军起攻击,伴随着一阵阵的硝烟和爆豆一般的枪声,那些在阵前掉转方向的北虏骑兵不断落马。

    不得不说普其和薛奢木做出了一个极其愚蠢的决定,他们在阵前调转方向给了嘉州军更大的打击面,火铳、大炮和手榴弹不断收割着北虏骑兵的性命,等他们掏出火铳的射程范围时,这次出来的六千兵马就只剩下半数了。

    “瞄准敌军逃跑的方向,将他们逼回去!”见到潘凤的骑兵已经做好了冲刺的准备,炮手们纷纷改变了作战目标,将目的从杀伤敌军换成了迟滞敌军逃跑的度,炮弹也从霰弹换成了实心弹,一枚枚炮弹落到了北虏骑兵逃跑的方向,让他们逃回营中的度为之一滞。

    就这么一慌乱的功夫,潘凤已经带着骑兵杀到了他们的背后,成建制、排着整齐队列的骑兵轻松地突破了阵型混乱、无心恋战的北虏骑兵,沿着中线将他们分成两块,然后分割包围来回冲刺斩杀。

    在第一波的冲击中,铠甲鲜亮的普其就被潘凤斩落马下,薛奢木也身受重伤,北虏的骑兵顿时失去了指挥,只能各自为战,勉强应付着嘉州军的攻击;嘉州军的骑兵甚至还有余力分出一部分人马来向吊桥起冲击,试图利用这个机会冲进北虏的大营。

    “拉起吊桥!决不能让这些南蛮子冲进来!”被连天的炮火震得目瞪口呆的乌萨里总算反应过来,连忙下达命令,这下子他也顾不得还有不少骑兵留在大营外面了,现在他们已经陷入绝境,根本没有逃脱的可能了,眼下还是保住大营要紧。

    “将军!”普其和薛奢木的亲朋好友纷纷生出兔死狐悲之感,这次乌萨里放弃了他们,下次会不会就轮到自己了?

    “还不快去!要是让南蛮子占据吊桥,咱们可就全完了!”乌萨里的怒吼将他们从失落中唤醒,是啊,现在自己还没有脱离险境呢,那还有时间去操心他们?于是众将纷纷行动起来,有的带上人马去帮着吊桥的守军转动绞盘,有的带着弓箭手飞快爬上吊桥左右的寨墙,将箭矢瞄准了急冲过来的嘉州骑兵。

    他们的努力总算没有白费,久在嘉州骑兵冲到吊桥前只有数十步的时候,吊桥终于被拉了起来,那些骑兵只能望着既深且阔的壕沟叹息了,随即一波箭雨射去,这些骑兵只能遗憾的收兵回去,继续和潘凤一起斩杀那些陷入包围中的北虏骑兵了。

    “降者免死!吊桥已经升起来了,你们逃不掉了!还不放下兵器投降更待何时?”潘凤不失时机地开始劝降,他手下的骑兵也暂时停止了攻击,纷纷退后几步,密密麻麻的兵器对准了那些包围圈中的敌军,只要他们稍有异动,就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这些北虏在中原祸乱多时,如果仅仅是将他们驱赶出去也太过便宜了,将来总有一天中原的大军会整军北上攻入漠北,所以他们从现在开始已经琢磨着准备好通晓漠北地形的带路党了,这些被包围的敌军中颇有几个衣着华丽的家伙,看上去就像是漠北部落中的贵人,这些人或者可是比死了有用多了,就算是那些普通士兵也并非全无用处,工部挖掘矿山、兴修水利、筑造城池都少不了苦力,就让他们用这些为自己赎罪吧。

    “愿降!愿降!”薛奢木大声喊道,他的胸口挨了一刀,要是在耗下去可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现在既然乌萨里拉起来吊桥,自己又被敌军团团围住,那么似乎就只有投降一条路了,他可不是不怕死的家伙。

    有薛奢木带头,除了几个死硬分子,其余的北虏骑兵纷纷抛下兵器,按照潘凤的命令翻身下马跪地投降,约莫有两千多名北虏骑兵成了嘉州军的俘虏,此次乌萨里派出营来试图摧毁嘉州军大炮的六千骑兵几无一人逃回营中。

    “今日就到这里吧,命人射一些劝降的文书进去,希望乌萨里是个识时务的家伙。”罗世绩并没有一战就攻下敌军大营的打算,今日最主要的目的乃是检验嘉州军新练成的这些火铳手和炮手的战斗力,如今目的已经额完成,那么就不用继续打下去了,更何况经过这么多轮的射,大炮的炮管已经热得烫,也该让他们歇歇了。

    随即数百名骑兵呼啸着冲到北虏大营前面,一支支绑有劝降书信的文书被射进了大营之中,又引起了营中的一片慌乱。

    “将这些文书都收上来全部烧毁,但有私藏、传阅、交谈此事的杀无赦!”匆匆看过一封文书后,乌萨里立刻做出反应;可是他手下的众将却是反应不一,见到薛奢木投降之后并未被当场斩杀,他们也纷纷起了心思,既然如今这里已经守不住了,那么投降报名似乎也算是一条出路啊?

    “加紧修补寨墙,再派人去向国师大人求援!诸位随我来,咱们好生商议一番明日若是这些南蛮子依旧这般攻打我们,究竟该如何应对才好。”乌萨里继续布命令,其实在他心里也明白这里大概是守不住了,可是没有袁章的命令他绝不敢撤退,现在唯有希望袁章能够派来援军支援,亦或是送来让他退兵的命令。

    但是无论那个命令,都不会这么快的传来,所以他还是要先继续坚守下去才行。